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妖嬈女帝的絕色夫君-第176部分

終于扒拉出一瓶專門用來祛疤的軟玉膏,就連忙爬到男子身邊,伸手摸了摸他緊致平坦的小腹,要求道:“快翻個身,我來幫你涂藥!
  “麟兒,不用了,你給我涂過幾次,已經好得差不多了!焙裣乱庾R地拒絕女子,因為他不想讓自己背上觸目驚心的疤痕污了她的眼,傷了她的心。
  前幾次,她都心疼得為他落過淚,然后拼命自責,這不是他希望預見的。
  一切都是他在心甘情愿的前提下做出的選擇,所以,他并不想將自己曾為脫離暗衛家族所承受的痛苦成為麟兒心理上的負擔,更不想將此當成自己理應得到麟兒關愛的資本和理由。
  “放心,我這次不會哭了,不僅不會哭,還會笑著親吻它們!甭灏部闯瞿凶釉谙胄┦裁,就笑了笑,大方地否定他心里的想法。
  “麟兒你——”含玉愣住。
  “那些疤痕是你對我義無反顧的愛戀的見證,我應該坦然接受!甭灏残χ忉尩溃骸安贿^,如今的你既然專屬于我一人,我豈能容忍你身上布滿這些疤痕?不是因為它們丑,而是,我看著心疼!
  含玉眸光微閃,隨即一翻身,將自己的背盡數展露在洛安眼前,還主動要求道:“麟兒,若能將這些疤祛掉,就幫我全祛了吧!
  這世間哪個男子不希望自己在心愛的女子面前是完美無瑕的?而他自然也不例外,年紀已是他的硬傷,無法彌補,但在其他方面,他必須爭氣點,能彌補就彌補吧。
  經過前幾次的藥物治療,男子背上的疤痕淡化了不少,但依舊無比猙獰。洛安看見后,仍忍不住心酸,腦海里會自動想象出他當時受刑的場景,而自己卻不在,讓他一人受苦受難,憑什么?
  聽得男子的話,她強忍住自己話語間的哽咽,輕輕應了一聲,“嗯!
  含玉一聽女子厚重的鼻音就察覺不對勁,連忙轉頭看向她,勸慰道,語氣急切,“麟兒,你別這樣。如今我終于能光明磊落地與你站在一塊,一切都是值得的,況且,我現在已經不疼了,不礙事!
  “這是最后一次,以后絕對不會了!甭灏参宋亲,向含玉保證道,一邊用手指挖出一塊軟玉膏往他背部抹去,動作極盡輕柔。
  “麟兒!背聊似,含玉突然喚出一聲。
  “嗯?”洛安應了一聲,表示在聽,手上繼續給男子身上涂著膏藥。
  “我脫離了暗衛家族,這身武功本該廢去,但一向嚴格執行家規的家主大人這次竟放過了我,我一直在想這事是不是和你有關!焙窠K于問出一直縈繞在心頭的疑惑。
  “那小玉玉覺得此事與我有關么?”洛安賣起了關子。
  含玉想了想,隨即篤定道:“應該有關,因為除了你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能讓家主大人動搖的!
  “小玉玉真聰明!”洛安贊道,幫男子涂好藥,還為他按摩了起來,想讓軟玉膏被吸收得更快些。
  含玉聽洛安相當于承認的話語,心里一暖,一邊繼續問,“麟兒,你究竟跟家主大人說了些什么?還有,那時候你失去蹤影,我錯過你一次,便出去尋你,后來你回來,再次失蹤,我再次錯過你,而正是在這期間,家主大人稱不會廢我身上的武功,卻未說原因。說明那之前你已尋家主大人談過話,可知道我想脫離暗衛家族的事情的人屈指可數,其中家主大人肯定不會主動與你說,那你究竟從誰口中得知的?”
  “是半暖偷偷告訴我并暗示我救你的!甭灏蚕然卮鹆四凶雍笠粋問題,才答前一個,“于是,我尋了申管家,只跟她說,她若傷我男人,我必傷她家女兒!
  想要對付一個人,無論她原先有多頑固,只要戳中其軟肋,她便會立馬倒戈,這就是人性共通的弱點,誰也逃不過。
  而申雪的軟肋自然是她辛苦栽培長大的親生女兒音,雖自己用音威脅申雪顯得很不厚道,心理上也有些對不起音,但為了保護自家男人,她必須賭一次,就算不擇手段又何妨?
  含玉當即不贊同道:“麟兒!你怎能這樣威脅家主大人?感覺著實陰損了些!睂λ,申雪不僅是上司,更是恩人,平時雖嚴肅,但絕對是一個值得尊敬的長輩。
  其實,聽麟兒說是半暖暗中提醒了她,他心里很驚訝,因為他從未想過半暖竟會為他破了處事原則,但轉念想起半暖曾經也幫過他不少忙,他心里又瞬間多了幾分豁然開朗。
  “不然呢?難道你希望我任她傷你?”洛安反問。
  她的話語雖無賴,但也成功堵得男子無話可說。男子眸光輕顫,難以忽視心底因為女子的話語涌出的欣喜和暖流,沉默了片刻,他才望向女子,眸中隱現愛戀,至死不渝,道:“麟兒,謝謝你!贝嗽捤闶菍β灏餐讌f。
  “那小玉玉想怎么補償我?”洛安身子一傾,就躺倒在男子身邊,與他平視,話語間洋溢著笑意。
 。}外話------
  喵眼前有兩座大山,拖延癥和綿綿不絕的困意,難以翻越,另外學校的網真的無力吐槽,跟瀟湘作者后臺犯沖,就不讓喵進,喵快哭瞎,表示這章用手機傳的。錯別字沒改,明天改,因為太困了,睡覺,晚安!
  這是昨天晚上發的,就當今天發的吧,今天碼明天的,可以調整時間了。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 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第三百五十一章 愿意嫁你
  
  含玉一翻身,一把將女子抱到自己身上,手臂緊緊環著她纖細的腰肢,對她溫柔一笑,“任麟兒索取便是!
  洛安眼睛一亮,“嗷”了一聲,就低頭野獸般狂熱地吻上男子的唇,手繼續在男子赤裸的身上四處點火。
  含玉緩緩閉目,剛剛平靜下的身子在女子嫻熟的撩撥下重新起了反應,極力迎合著她的動作,任自己沉淪進她為他營造的情欲之海中。
  不一會,床榻輕輕搖曳起來,與床上男女的低喘輕吟聲交織出一曲愛戀之歌,回蕩在充滿著曖昧氣息的屋內,令人臉紅心跳。
  夜,還很漫長……
  第二日,洛安就帶著眾人去了念心和秋藥的長眠之地,每個人面色均很沉重,洛安和一眾男子跪下分別對眼前兩座冰冷的墳墓鄭重地磕了三個響頭。
  其中因為懷了孕身子重的云熙是由夜奴和黎歆攙扶著跪下的,洛安本不想讓他跪,但他執意如此,稱不想被特殊對待,洛安也無法。
  還有江恨離,是在場所有男子中面色最沉重悲傷的一個,即使面上戴著銀制泛著冰冷的金屬光澤的面具,依舊難掩其身上由內而外散發出的悲涼。
  眼前墳墓下的長眠之人是他本以為會在他成長之路上一直陪伴他身邊的惟一一個親人,可對方沒有,十幾年前,她就永遠地離開了他身邊,用自己的命換下了他的,令他悔恨的同時也滿心無奈和感激。
  奶奶,大仇已報,希望您能安息……
  想起那個曾經將他捧在手心里疼愛的慈祥老人,江恨離寒眸中已經盈滿晶瑩的淚水,周圍的人都已站起,他依舊跪在原地,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無法自拔。
  此時的他不再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而是一個因為失去親人而感到無助的孩子,脆弱而又敏感。
  眾人都心疼地看著眼前那個就算跪在地上依舊挺直著腰板的玄黑色身影,想上前攙扶他起來并安慰他幾句,卻發現腳上仿佛灌了千金,邁不出一步,喉中也好像堵著什么,不知該說些什么。
  其中洛安心疼最甚,連忙走上前,并不打攪男子,而是跪至他身邊,與他同望向眼前的墓碑,緩緩道出,很真摯,“念師母,我與離兩情相悅,所以我會娶他為夫,寵他愛他,希望你能祝福我們!闭f罷,她再次對眼前的墓碑磕了三個響頭。
  “洛兒你這是做什么?”江恨離終于被洛安轉移注意力,側頭驚訝地看向她,很是茫然。
  “既然想讓念師母安息,身為她的孫子,你的終身大事怎能沒個著落?”洛安坦然地看向身側的男子,笑曰。
  不等男子答,她就轉頭繼續看向眼前的墓碑,繼續說,很平靜,“你知道嗎?念師母臨終曾留下遺言讓我長大后娶你,我便一直放在了心上,因此,從小我就認定你為我鳳沐麟的夫郎。所以,離,你逃不掉的!蹦┪惨痪,她說得很是邪氣。
  正因為如此,所以她小時候總是偷看離洗澡,心想這個男子以后早晚會跟自己成親,是自己的男人,她看看他的身子怎么了?
  而且,他要是身材不好,不符合她的審美標準,她還可以督促他多多鍛煉,練就她心目中的完美身材。
  結果是她太低估這個男子了,初次看見他身子的時候,她就再也轉不開眼了,還沒出息地咽了好幾口口水,心里直嘆,何止完美?簡直完美到令人血脈僨張!
  江恨離眸光顫抖了起來,目中流露出不敢置信,甚至還有受傷,瞪著洛安質問出聲,“你想娶我難道只是為了完成我奶奶的遺言?”
  “話說,我剛才的話你有沒有全部聽進耳里?”洛安涼涼地睨了江恨離一眼,“我剛才都跟念師母說了,我跟你兩情相悅,娶你后,會寵你愛你。
  我鳳沐麟犯得著跟一位自己心里一直尊敬著的亡者說謊嗎?江恨離,相處這么長時間,我對你的愛戀你難道從未用心感受過?!”她話語間已染上怒意。
  江恨離雙目游離了起來,顯然已經認知到自己的錯誤,很是心虛,輕聲解釋了一句,“對不起,洛兒,我,我剛才太沖動了,所以才——”
  不等男子說完,洛安就打斷了他,“別解釋了,我心里都明白。離,我現在只想要一個答案,拋卻因為容顏殘缺而生出的退縮,你心里究竟愿不愿意將你以后的人生交付到我手上?”她緊緊地凝著他怔愣的雙眸,只想要一個安心的答案。
  她有時也會害怕,因為這個男子從始至終都未給她一個肯定的答案,要不是絕對的自信以及她對這個男子熾熱的愛戀支撐著她,她可能真的早放手了。
  “洛兒,關于這個問題,讓我以后回答,好么?”江恨離垂了眸,不敢與女子對視,話語間含著祈求。
  他已經想好,若他的臉永遠無法治好,他會選擇默默離開,永遠不會再出現在洛兒面前。
  洛安苦笑,索性使出殺手锏,“念師母臨終的時候,最放心不下的應該就是你,如今當著她的面,我已經表態,可你呢?關于自己的終身大事,依舊含糊不清,甚至連提都不敢提,你讓念師母泉下有知,如何安心?”連她自己都覺得可悲,為了讓自己心愛的男子對自己妥協,她竟然得搬出一個亡者逼迫他。
  江恨離被洛安說得心里開始動搖,暗暗咬了咬牙,側在身邊的雙拳緊了緊,口中才憋出生硬的兩字,音量極低,“愿意!
  “你說什么?”洛安強忍住得逞的笑意,故作沒聽見的模樣,身子還微微傾向男子,將耳朵湊過去,“我沒聽見!
  “愿意!苯揠x額角掛下三根黑線,拔高了些音量。
  “?你說什么?我還是沒聽見!甭灏部鄲赖赝诹送诙,“今天耳朵不怎么好使!
  “洛兒!苯揠x清楚女子的小把戲,很是無奈地喚了一聲,見其依舊演戲演得起勁,他只好用平時說話的正常音量道,很認真,“洛兒,我愿意的,只要我的臉能好,我便嫁你為夫!
  這一直都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他怎會不愿意?
  有時他甚至想,若不是因為容顏殘缺,怕拖累洛兒,他可能早嫁給她為夫,估計孩子都能為她生幾個了。
  洛安樂了,不再為難男子,伸手就執過他的手,無理地要求道:“那我們提前對念師母行一次成親時拜高堂的禮吧,念師母看見了,一定會很高興!
  說著,不等男子反應,她就一把將他拽起,率先鄭重地對墓碑鞠躬。
  江恨離不想惹女子不悅,只好照做,手上下意識地回握住她的手,心底也有幾分竊喜。
  兩人身后一眾人都見證著這一刻,心里均感觸良深。
  尤其已經跟洛安確認關系的另外五個男子,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們已相互磨合了解,即使有時候見洛安單獨對誰好,心里還是會泛酸吃醋,但絕對不到嫉妒的程度。
  因為他們心里都明白自己此生注定不能獨占洛安這樣美好的女子,而洛安也放不下他們中每一個人,從沒有偏愛誰,也沒有冷落誰,所以他們根本沒有勇氣,也沒有立場嫉妒。
  因此,此時見洛安和江恨離終于往前發展了一步,他們均是祝福的心理,心想江恨離這塊堅硬的頑石身上終于生出裂縫了。
  之后,洛安又帶著眾人去了鳳歸山上的墨宮原址,原本的斷壁殘垣已經不再,只赫然立著一座精致的莊園。
  而這座莊園就是洛安這些年精心打造出來的杰作,花費了不少財力物力以及人力,目的就是為了懷舊。
  因為這座莊園完全是以洛安前世所居住的雅莊為原型建造的,由于這世沒有郁金香這種花卉,洛安索性將花田全部改成了果園和菜田,既可起綠化的效果,又可收獲水果和蔬菜,很實用。
  一進莊園,除了洛安、江恨離、夜奴和玲瓏玉已經見識過莊園內景象的四人,其他人都驚訝地打量著四周,尤其不遠處頗具現代風格的別墅,著實吸引人的眼球。
  “洛安,那是什么房子?怎么長得這么奇特?”葉逸辰遙遙指著那棟別墅,一邊好奇地問向洛安。
  “那棟房子名喚‘別墅’,你之所以覺得它奇特,是因為以前從未見過它,以后看多了就會習慣!甭灏踩炭〔唤,一把拉過葉逸辰的手往別墅的方向走去,“走,今晚我們就住這里!
  “麟兒,這別墅難道是你自己設計出來的?不然娘親活這么長時間怎從未見過這種樣式的房子?”鳳熾天也忍不住問出聲,滿心震驚,實在難以想象她家女兒已經強大到何種地步。
  “陛下,這還用問?”不等洛安回答,玲瓏玉就幫她答了,“這丫頭古靈精怪著呢!腦袋里盡是各種各樣的鬼主意!”
  一旁的洛安訕訕一笑,未言,比之剛才,步伐更匆匆了幾分。
  終于進屋,一行從未見識過別墅的人都東摸摸,西看看,在洛安的引導下將整棟別墅都轉了一圈,并認了自己的房間。
  鳳熾天和夜奴得伺候寧玥和寧邪梳洗,在雅莊用完午膳休息了片刻就回皇陵了,申雪同行,負責保護鳳熾天安全。
  于是,雅莊只剩下洛安,她家六個男人,黎歆和玲瓏玉。
  懷有四個月身孕的云熙嗜睡越來越嚴重,脾氣也變得有些古怪,很黏洛安,比如每次午休洛安必須在旁哄著,他才肯睡。
  因此,用完午膳,洛安就抱著他上了樓,老媽子般伺候他上床,然后隔著被褥輕輕拍打著他鼓起的小腹,給他哼起了搖籃曲。
  云熙突然從被窩里挪出手拉住洛安的,眸中流露出祈求,“兮兒,我有件事想求你!
  “說吧!甭灏膊唤獾乜聪蚰凶。
  “明天去隔壁醉云山莊的時候把我帶上吧!痹莆跻娐灏岔谢笊,淡然地笑了笑,解釋道:“我現在雖不是醉云山莊的少莊主,但山莊內部事務基本都還記得,所以,將我帶上吧,我能幫上你!
  “你知道我想吞并醉云山莊?”洛安一驚,同時心里有些感動。
  醉云山莊的一切本該屬于這個男子,如今,她卻為了自己的野心要將其搶奪過來成為自己的囊中之物,可這個男子不但無一句怨言,還想著幫她,令她不免自行慚愧。
  而她這次來沛城,除了想讓自家男人見見美人爹爹和姑姑,并讓熙跟夜爹爹父子相認,其實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親臨醉云山莊,對山莊里的財物進行盤查,并且以最快的時間了解該山莊旗下的各大產業特點和走向,方便墨宮以后對這些已經頗具規模的產業進行逐一吞并。
 。}外話------
  終于有點存稿了,明天一定能寫到女主登基了,呼——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 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第三百五十二章 永遠一起
  
  “兮兒,你如今是我的妻主,也是我孩子的娘親,那便是我的全部,我自然會將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你心中所想,我會通過察言觀色揣測出來,所以兮兒,我知道你想做什么,而我身為夫郎,以后會做你堅實的后盾,竭盡全力支持你!痹莆跆谷坏匦聪蚵灏,眸光異常堅定。
  “熙,謝謝你!甭灏矟M心感動,都不知該說些什么,只強忍著眸中的酸澀哽咽著道出一句,手上更緊了幾分,不愿放開這個將她珍惜至此的男子。
  云熙笑了笑,將洛安的手挪至他鼓起的小腹,緊緊貼合著,“兮兒,孩子在動!
  洛安一愣,手心里清晰地感覺到一陣輕微的動靜,她眼睛一亮,溢出濃濃的驚喜,連聲叫出,“動了!動了動了!小長樂在動!”
  那一陣輕微的動靜后,就開始平靜下來,仿佛剛才那場動靜只是鏡花水月,但兩人都清晰地感覺到了,相視一笑,面上都洋溢著幸福。
  洛安彎腰抱住男子上半身,在他唇上、臉頰上親了好幾口,蹭了蹭,很是依賴,軟糯出聲,“熙,有你和孩子在身邊,我真的好幸福!
  “我也是!痹莆趸乇ё÷灏,蹭著她的發鬢笑答。
  “小長樂這會子肯定在睡覺了,你也快睡吧!甭灏膊桓业⒄`男子休息,連忙松開他,給他重新掖好被子,一邊哄道。
  云熙應了一聲,閉上眼,不一會就睡著了。
  聽男子呼吸變得均勻綿長,洛安低頭吻了吻他的額,就輕手輕腳地走出了房間,并關上房門。
  樓下,葉逸辰正側躺在沙發上小憩,而另一座沙發上,蘇子淇正曲腿坐在上面津津有味地看著小人書,見此,洛安連忙從自己房間拿出一塊毯子,下樓后,就悄悄走至葉逸辰身邊將毯子給他蓋上防止他著涼。
  蘇子淇見洛安過來,就將注意力從小人書轉移到了她身上,一雙水亮的杏眼中透著歡喜。
  洛安給葉逸辰蓋好毯子,回身就捧住蘇子淇的腦袋,由上至下分別在他的腦門上、鼻梁上、唇上親了一口,然后壓低聲音叮囑了一句,“待會想睡覺回房睡,聽到沒?”
  蘇子淇羞紅著臉乖巧地點點腦袋,應聲道,同樣壓低聲音,“聽到了!
  “這才乖!甭灏残α,伸手揉了揉男子上面已經長出一厘米左右頭發的腦袋頂,感覺蠻扎手,“小淇,回頭我給你燉點何首烏湯,保你明年就能擁有一頭烏亮的長發!
  “真的?”蘇子淇受寵若驚,大眼更明亮了幾分。
  “自然,我什么時候騙過你!甭灏蔡貏e喜歡看蘇子淇神采奕奕的小模樣,跟只得到美食的小狐貍似的,呆萌可愛,看著心情都會不自覺地愉悅起來。
  “小玲,你真好!”蘇子淇很容易滿足,一把抱住洛安的脖子主動獻吻,可他顯然得意忘形,忘記眼前的女子是一匹狼了。
  見男子如此主動,洛安眸色一深,直接將男子按倒在沙發上,狂熱地啃咬著他的櫻唇,手也不老實,探進他衣襟肆無忌憚地吃起了豆腐。
  蘇子淇突然緊張了起來,雙眸總下意識地瞟向躺在另一旁沙發上的葉逸辰,生怕他會突然醒過來看到他和洛安親熱的畫面,感覺到女子的動作,他身子猛然一顫,隨即就變成了僵硬的木頭,都不知該如何反應,唇上依舊被女子侵占著,想回應,卻力不從心,因為身上女子帶給他的酥麻觸感他實在無法忽視,想掙脫,也想要更多,十分矛盾。
  “嗯~”他實在受不了了,唇畔忍不住溢出難耐的一聲,手無處可放,最終只好摟上女子的腰肢,卻發現她的腰肢很細也很軟,本來是因為無可奈何才有的動作漸漸變成其中飽含愛不釋手心理的,輕輕摩挲,也想在女子身上留下屬于自己的印記。
  然,不等他下定決心也對女子行那輕薄之事,女子就松開了他,指尖挑著他尖小的下巴,明明是無比輕佻的動作,眼前的女子做起來卻透著一股難言的優雅,他一點都討厭不起來,雙眸依舊歡喜地看著女子,隱隱害怕,又隱隱期待,結果聽女子說,“放心,我說過,洞房花燭夜才會要了你的身子,所以今天肯定不會碰你!彼睦镱D生出了一股失落,也挺無奈。
  “怎么了?”男子眸中一閃而逝的失落沒有逃過洛安的眼,她笑得邪肆,想起婁瑞兒曾經與她所說,瞬間有些明白眼前這個男子心里在想些什么。
  “小玲,有時候我還是會怕,甚至會有你還不輸于我的錯覺!碧K子淇伸手覆上女子的胸口,垂著眸,不敢看向女子帶著審視的雙眸,語氣很平靜,但掩藏在平靜背后的卻是無盡的不安和忐忑,“你我本無交集,若不是那次陰差陽錯的相遇,我們彼此就是陌路人,再無交集的可能!
  “什么叫‘本無交集’?”洛安不以為然,雙眸堅定而又認真地望進男子的雙眼,像將自己的信念完整地傳達給他,“你我既然已經相遇,便是命中注定,縱使眼前有千山萬嶺,我們也早晚會翻越這些障礙來到對方面前,明白么?”
  “小玲……”蘇子淇眸中一酸,被女子的話語觸動到,繾綣地喚了一聲,忽然,他將腦袋埋進女子懷里蹭了蹭,嘀咕道:“你我相遇既是命中注定,那我們一定要永遠再一起!”聲音很輕,但話語間的堅定不容人忽視。
  “我們當然會永遠在一起!甭灏灿H了親男子的額,忽然,她想起什么,連忙問出,“對了,他們人呢?”
  “他們?”蘇子淇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小臉依舊羞紅,仿佛熟透的蘋果。
  “就是玉他們人呢?還有玲瓏師母,她又去哪了?”洛安提醒道。
  “玉公子、夙公子,還有江公子好像去地下室切磋武藝了,還有玲瓏師母,剛才她就一直念叨著要去西南的斷崖看看!碧K子淇如實答曰。
  “這三人……”洛安很無奈,這才發覺自家男人絕大多數都會武功,身為習武之人,總是想提升自己的能力,而提升能力的最佳方式就是與他人競爭,所以自家這三個男人總是相互切磋也是再所難免,她表示理解。只是,她最擔心的就是他們會在這切磋的過程中誤傷對方,都是她的心頭肉,任何一個受了傷,她絕對會心疼死的。
  可轉念一想,她又覺得自己多想了,因為自家這三個男人一個是暗衛家族培養出來的最優秀的子弟,一個曾經人稱“江湖第一高手”的玲瓏師母的得意徒弟,還有另一個,更不用說了,曾是天界的帝君,好不容易下趟凡間,他會給自己找具平庸的軀殼么?答案果斷不是,所以,這三個男人應該能打成平手,況且,一起住有段時間了,她從未見過自家哪個男人身上添彩的,這樣想著,洛安徹底放心了。
  眼珠子一轉,在蘇子淇耳畔打了聲招呼,“小淇,我去看看師母,你繼續……”她沒有說完,話語間還染了濃濃的曖昧挑逗。
  “沒有你,我一個人能繼續什么?”蘇子淇扁起小嘴,下意識地回道,一雙大眼委屈地瞅著洛安。
  “繼續看小人書呀!”洛安直接給了男子一個爆栗子,寵溺地笑罵,“笨!”說著,她在男子唇上親了一口,“走了!本驼酒鹕,往屋外走去。
  察覺自己失言,蘇子淇羞愧極了,臉頰滾燙滾燙的,上面簡直可以煎熟一個雞蛋,拿過手邊的小人書遮了自己的臉,聽女子步伐聲漸遠,他才從小人書下探出腦袋,松了口氣。
  另一邊,洛安為節省時間,直接使出輕功往莊園的西南方向急速飛去。
  那里是一處斷崖,斷崖之上,有一個被荒廢的獨立院子,四周仍圍著七零八落的籬笆,里面只有一幢殘破得搖搖欲墜的屋子,滿地雜草,附近還堆著一大片廢墟,好像這里曾經發生過九級地震。
  洛安面色沉重起來,悄悄走上前,至屋門外,果然見一抹素雅的身影正安靜地坐在里面那張破舊的小床上,垂著眸,面色黯然,似懷念,似哀悼,不知在想些什么。
  “師母,如今已經物是人非,無法挽回,請節哀!甭灏矡o奈地嘆了口氣,徑自走上前坐到玲瓏玉身邊,勸慰了一句。
  這里就是師母曾經囚禁顧惜諾的地方,當年,自從建造魔宮,已經瘋狂成魔的師母心里就誕生了一個可怕的想法,就是既然那個男子喜歡富貴名利,那她就讓自己擁有這兩樣東西,然后再去奪那個男子,看他會不會重新看上她,并選擇她,她甚至想,若那個男子還是不要她,那她便殺了帝王,奪了鳳天的江山,直到男子點頭滿意為止。
  于是,她就在精致華麗的魔宮里依照當年她和顧惜諾曾經短暫棲息她親手搭建也是她親手摧毀的愛巢樣子建造了一個一模一樣的簡陋院子,心想若男子若愿意與她走,她就讓他住這里,她和他還能回到從前。
  這個院子與魔宮格格不入,屹立在這陡峭的懸崖上,亦如師母曾經瀕臨奔潰充滿絕望的心境,而師母看到這熟悉的院子,就會憶起曾經不堪回首的痛苦往事,可雖如此,這里卻是師母最愛來的地方,因為,痛苦有之,快樂,亦有之……
  后來,師母闖入皇宮,問顧惜諾她已經有金窩銀窩,已經有綾羅綢緞以及山珍海味,他還愿不愿意跟她走的,卻不想,男子拒絕了,而且是毫不猶豫地拒絕,師母一氣之下,就毫不猶豫地將男子強行擄出了皇宮,接著將他帶回當時的墨宮,并軟禁在了這里。
  自從將男子軟禁在這里,她就開始對他瘋狂掠奪,男子的拼命掙扎和苦苦哀求沒有澆熄她的怒火,反而挑起了她隱藏在靈魂深處的邪念和獸欲。
  男子很痛苦,逃了幾次,但每一次都會被師母抓回來,師母為了防止他出逃成功,還特意將魔宮里的所有狗洞和密道封死。
  后來,男子出逃不成,便玩起了自焚,他似乎也很懷念以前的日子,想與這個于他而言無比熟悉的院子同歸于盡,一起消散于熊熊烈火中,于是,他將自己關在屋內,故意打翻蠟燭,片刻,屋子里就燒了起來,幸好師母及時發現,把火撲滅,將他救出,他才保住一條性命,這也是這屋內被火燒焦的程度比外面嚴重的原因。
 。}外話------
  喵繼續拖,乃們看著辦吧,滴蠟,皮鞭,黃瓜,任君選,但一定要溫柔。
  另外,介個是填坑的章節,【第23章】和【第26章】,歡迎回看。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 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第三百五十三章 皇位傳承
  
  然,將顧惜諾救出后,師母一點沒有高興的情緒,反而很痛苦,因為男子竟然寧愿死也不愿與她在一起,這份決絕,這令她情何以堪,實在難以想象男子究竟對她厭惡到了何種地步。
  師母在斷崖邊發瘋地尖叫出聲,親手摧毀了附近幾幢小屋,成一大片蒼涼廢墟,后來,她將自己一個人關進屋內反省了一天一夜。
  出來后,她貌似釋然了不少,主動將顧惜諾送回了皇宮,再不去打攪,而自己繼續當著自己的大魔頭,幾乎將注意力全部投注在了魔宮的擴展建設之上,沒幾年,魔宮就她帶入了當時的鼎盛時期,江湖中無人敢貿然上門招惹。
  回到當前,玲瓏玉聽得洛安的話有一瞬的怔愣,隨即苦笑出聲,“丫頭,你不懂,有些事情不會因為時間的逝去而淡化,反而會變成深入骨髓的印象,想起,便會不自覺地傷懷一番,更何況那個男子……”她垂了眸,手上輕輕摩挲著床榻,仿佛情人間的愛撫,繼續呢喃,“我現在還愛著他,來到這里,又怎會不觸景生情?”
  洛安不反駁,走上前,將梳妝臺上已經歪倒的銅鏡扶正,一邊繼續問出,“那師母為何不將這里恢復原樣?”
  “恢復了又如何?屬于這里的人不在,已經沒有意義了!绷岘囉窬従彽,眉眼間暈開一抹濃濃的惆悵。
  “也是!甭灏灿X得有理地點點頭,突然轉身笑看向玲瓏玉,帶著調侃,“師母,若我沒記錯的話,他離世的第二年,你就尋了我姑姑和美人爹爹回宮,收她們為徒,開始將自己的才學傳授給她們,目的就是為了給當時的魔宮培養出優秀的繼承人。所以,我一直在想那時你是不是已經想脫離魔宮,但魔宮畢竟是你親手打造出來的,就這樣舍棄了也覺得可惜,為了讓其更好地傳承下去,你就親自在江湖中搜尋,想為自己找一個滿意的繼承人,恰巧,你碰上了我姑姑,認為她是一塊好苗子,就將她帶了回去,親自培養她,為此,你也熬了不少年,見我姑姑終成氣候,你就亟不可待地將宮主之位傳給了她,而你徹底從江湖中消失了一般,再無蹤跡可尋,只因你已成了那座皇陵的守墓人,這世間之人任誰都不會想到你堂堂魔宮宮主不當,卻偏要來這清冷之地當一個守墓人。師母,不知這其中內幕我猜得可對?”
  玲瓏玉寵溺地看著眼前的女子,眸中隱現幾許贊賞,“你這鬼丫頭,什么都逃不過你精明的心思!”
  洛安得意地一挑眉,賣乖道:“不然怎么配做師母您的徒弟呢?”
  跟洛安閑聊道現在,玲瓏玉心情好了不少,猜到洛安心里的小九九,索性話題一轉,問出,“丫頭特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ofqdz.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hi彩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