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殺人軌-第3部分

服,謝家榮心里稍稍安定下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剛才看到老人的那扇玻璃。
  窗外黑洞洞的……
  “警官大人,您幫我看看,現在……您從那扇窗戶往外看能看到人么?”謝家榮小心的確認。
  “現在?你瘋了么?怎么可能,我只看到你的影子……”江行笑著,向窗外看去,車速挺快,窗外一片漆黑,只能看到玻璃反射出的室內景象,謝家榮站在自己身后,低著頭似乎擔心著什么。
  不過現在不是和犯人聊天的時候。想到這兒,江行重新拿起手銬,正要轉身,忽然——哎?屋子里……什么時候多了一個人?
  江行的動作頓住了。盯著玻璃窗,江行看向謝家榮的背后。
  謝家榮現在低著頭,可以看到在他的身后有一道人影——
  “?你——”江行頓了頓隨即回頭,誰知頭還沒有轉過來,腦部隨即被重擊!摸著頭,江行艱難的抬頭向上看,看到了謝家榮面無表情的臉,手里拿著那個手提箱。
  “警官大人,對不起啊,我實在不想跟你去警察局,我對那地方一點好感也沒有!敝x家榮說著,用江行手里的手銬將江行和座位底部拷牢,然后將江行塞入了座位下面。
  “這里有點擠是不是?不太好受是不是?媽的牢房比這地方還擠還難受……您現在能體會我不想去警察局的心情了吧?”
  自己原來有前科,早就被通緝了,這次去了肯定被留里面吃免費飯!
  害怕坐牢的恐懼,漸漸壓過了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的恐懼,謝家榮終于在江行背沖自己的時候,用手邊的手提箱砸暈了對方——他想逃跑。
  將江行的襪子塞入他口中,然后將不知哪個乘務員鋪在座位上,長長垂地的椅套拉好,謝家榮最后笑了笑。
  “好夢!
  用力將手提箱再度砸向江行,謝家榮隨即將他及手提箱全部推入座位底下,然后徑自戴上身上這套制服配套的帽子,走出了休息室!
  座位下面,江行用力瞪著眼睛,嘴角在蠕動,然而神志卻逐漸離他而去。
  他只能看著謝家榮揚長而去,身后……跟著另一雙腳,那雙腳……沒有著地。
  ***
  其實他應該感謝那個員警也不一定:對方給了自己這套衣服。
  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制服,謝家榮有點得意:第一,可以掩蓋自己的身分,幫自己逃出去;二來……列車服務人員是車上可以到處走而不被懷疑的人!這不是給自己平白多了一條財路么?
  咳了一聲,謝家榮拉低了帽沿,回憶著自己見過的乘務員的樣子,開始像模象樣的巡邏。
  那個員警一時半會兒是醒不來了,又被他塞到那種地方,謝家榮覺得自己不趁機做上一票再走,實在對不起自己的祖宗和身上這套制服。不過……這天還真是冷!
  縮了縮脖子,謝家榮將手伸進口袋,弓起了背……
  深夜的火車還真的挺無聊,謝家榮揣著兜走在車廂內,幾個鬼鬼祟祟的年輕人看到自己之后眼神不太對了,看報紙的看報紙,裝睡的裝睡……見到此,謝家榮樂了——是同行,而且是技術不太到家的同行!
  不知處于什么心態,謝家榮甚至還在一名男子不顧自己在場、將手伸入一名女子皮包內的時候,按住了對方的手。
  “喂!兄弟,這皮包不是你的吧?”
  對方恨恨的目光和口里心虛的討饒,讓謝家榮莫名其妙有了一種虛榮心。
  “臭小子!想瞞過大爺的法眼,你還嫩了點!”
  對方連連的討饒讓謝家榮越來越入戲,到最后謝家榮根本就忘了,自己的本職和眼前被他罵得狗血淋頭的小子乃是一樣這種事。將下午在那個員警那里受的氣,全部發泄到這個倒楣的小子身上之后,謝家榮大模大樣坐在了一張椅子上。
  對面是一個小女孩,綁著一對羊角辮,穿著可愛洋裝的女孩看起來就像一個洋娃娃。旁邊呼呼大睡的女人該是她的母親;女孩乖巧的坐在座位上,看著面前攤放成一堆的零食!
  現在的孩子真是幸福!謝家榮看著女孩面前的零食,有點餓了。
  女孩看著他吞口水的動作,拿了一根香腸遞過來,“給!
  謝家榮愣住了。
  “給!”女孩將香腸又塞近了些。
  看看左右沒人注意,謝家榮接過了女孩手中的香腸。肚餓時候的食物最是好吃,謝家榮吃完香腸感覺自己似乎更餓了,女孩于是又遞過一瓶飲料,這下換謝家榮有點不好意思了。
  “我不餓!迸⒎浅9郧。
  最后的結果,就是女孩面前的零食幾乎被謝家榮完全掃光,自始至終,女孩只是看著男人狼吞虎咽。
  “你……要不要喝這個?”舉著手里最后一瓶果汁,謝家榮這下也不好意思了。
  女孩搖了搖頭,非常認真的說:“美美不喝飲料,喝飲料會想要噓噓!
  “哎?”不喝飲料是因為會想要上廁所?這是什么理由?謝家榮不解!盀槭裁?不敢上廁所?”
  “嗯!泵忻烂赖呐⒂昧Φ狞c了點頭!懊烂酪缓蕊嬃暇拖胍,可是媽媽一直不醒不敢去!
  母親不醒所以不敢去廁所么?不愧是小孩子啊。小孩子大概都有過害怕廁所的時候吧?比如自己小時候,就有過因為掉下過農村里那種簡陋茅廁,而在相當一段時間內不敢入廁的經歷。
  “你喝吧,喝完叔叔帶你去!薄
  女孩晶亮的眼睛看著他,“真的?”
  “真的!
  “叔叔,廁所很可怕的!迸⒎浅S昧Φ恼f著可怕這個詞。
  “放心,多可怕的廁所叔叔都不怕!薄
  女孩終于放心了,咕嘟咕嘟將整瓶飲料喝光了。
  十五分鐘后謝家榮帶著小女孩去了廁所,女孩似乎真的很害怕,一直要他在門口待著。哼著歌等在廁所門口的謝家榮,甚至利用廁所對面的洗手臺,整理了一遍“自己的”制服,他現在已經完全認為自己是名鐵路局的員工了。
  一分鐘后女孩尖叫了一聲跑出來,緊緊抱住了謝家榮的腿,感覺到掌下女孩不斷顫抖的小肩膀,謝家榮覺得有點古怪。
  “怎么了?”這孩子到底……在怕些什么?
  將女孩安撫在門外,謝家榮笑了笑,“叔叔進去幫你看看,沒什么的!
  女孩想要說什么,然而卻一臉恐懼的沒有說出來。
  謝家榮再次站到了廁所里,仔細打量著四周,窄小的空間,由于潮濕而布滿水珠的窗戶……沒有什么?
  扁了扁嘴,謝家榮正要出去,忽然一聲響,剛剛打開一點的門板重新關閉——門被人鎖上了?
  是因為停站而鎖的么?不對啊……
  詫異中謝家榮聽到了門外一個不太熟悉的聲音,那聲音惡狠狠的說著:“要你壞老子的好事,你在廁所里吃個夠吧!” 
  一下子,謝家榮明白了鎖門人的身分——剛剛被自己抓包的小賊!
  謝家榮沒有大叫,他原本是打算大叫的,然而卻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身分。
  自己可是敲暈了一個員警的在逃犯!叫人過來不是自投羅網么?
  一時間,謝家榮只能困坐愁城。
  女孩有些擔心地在外面輕輕敲門,謝家榮發現自己真的變好心了,居然還能一邊要女孩不要找人來,一邊要女孩不要為自己著急,要她先回媽媽身邊去……
  “叔叔……你要當心,廁所外面……”
  女孩的聲音很小,后來說了什么謝家榮沒有聽清,只是女孩說那些話時的謹慎語氣,讓謝家榮不禁好笑。
  撒了一泡尿,謝家榮索性一遍又一遍的沖廁所消磨時光,他在想怎么出去,又是后悔又是焦躁,自己一早便出去不就什么事情都沒了?人啊……千金難買早知道!
  火車轟鳴的前進著。謝家榮蹲了下來,抓了半天頭,視線忽然落在了垃圾箱內。
  他的視線被垃圾掩映中的一個什么吸引住了,看到那東西的瞬間,謝家榮的心臟莫名其妙的加速了跳動,手掌縮了縮,然后不受控制的從那些臟物里面,拿出了那個東西——
  那是一個長方形的東西,一個相框一樣的東西……看著那東西的背面,謝家榮吞了一口口水。
  自己今天見過這個東西的,在那個老人的手提箱……
  可是自己不是將那個東西放在員警身上了么?連同那個該死的箱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謝家榮咬著牙,將手中的相框翻了過來!
  里面出現的是自己的臉。
  謝家榮詫異了,然后好笑的做了一個鬼臉——這個和自己傍晚在老者手提箱內發現的相框,長得差不多的東西,是一面鏡子。
  可是……這面鏡子讓人看了真是不舒服。
  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的,鏡子里出現的人影看起來不但不鮮亮,而且有些扭曲!
  鏡子里面作出的鬼臉,明明是自己的臉,可是卻讓謝家榮感到有點恐懼。
  可是——這面鏡子的框架和那個遺照的還真是相似呀……謝家榮看著鏡子的框架,不知道為什么卻是越看越像。說來也怪,那張照片自己一看就扔到一邊,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印象卻深刻。
  謝家榮越看越覺得這根本就是同一個東西,這面鏡子的表面是有一層玻璃的,是相框特有的。
  可是如果是同一個東西的話,又說明了什么?里面的黑白照片沒有了,露出一面鏡子,鏡子上映出自己的臉,這是怎么回事?
  謝家榮忽然感到一絲焦躁,這看上去就像一個不好的兆頭,仿佛……是自己的遺照似的……
  “謝家榮!” 
  忽然傳來了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
  “哎!”謝家榮本能的回答,話一出口就后悔了。這里知道自己名字的能有幾個人?糟糕!概不會是那個員警吧?
  謝家榮直覺的將視線放向廁所門口,可是半晌才發現聲音是從自己身后傳來的,身后?謝家榮皺起了眉頭轉身,忽然——
  他僵住了,他的身后是一扇窗戶。
  窗戶外面是火車外的廣闊空間。
  那個聲音得到回應后仿佛滿意了,不再響起,可是謝家榮的視線卻被那扇窗戶吸引住了。
  忽然發覺窗戶上面的水氣很詭異,F在是夏天吧?雖然快到秋天,可是怎么會有這么多呵氣呢?天冷的時候才比較容易形成的吧?
  雖然教育程度不高,可是基本常識謝家榮還是有的。
  謝家榮注意到,那個呵氣在不斷的變薄變厚,頻率非常的有規律,就仿佛順應著自己的呼吸……
  就仿佛有個人在窗外不斷呵氣造成的——
  想到這里,謝家榮猛地咬住了嘴唇。
  他忽然想起了那個叫美美的小女孩的恐懼——
  “叔叔……你要當心,廁所外面……”
  廁所外面……盯著窗戶,謝家榮開始不能克制的顫抖!
  打開?不打開?
  謝家榮將后背用力靠在門上,手指慌亂的搜索著門鎖,心里早已選擇了后面的答案!
  開門!快點開門!
  拼命的敲打著廁所門,然而就像沒有人聽到似的。好不容易終于有人過問,然而——
  “抱歉,沒事的,是乘務員在修廁所!”門外那個流里流氣的聲音,懶洋洋的解釋著。
  門外被重重踢了幾腳。
  謝家榮絕望了,盯著那個窗戶,緩緩坐到了地上。狹小的廁所內,他蜷縮著身子,不斷的發抖。
  會不會是自己的錯覺?那個聲音只響了一次啊。
  這個念頭稍稍鼓舞了謝家榮,他榮顫抖著虛軟的腿站起來,猶豫著……手掌緩緩伸向窗子—— 
  一寸一寸的小心接近著,窗戶外面……是什么?
  謝家榮想到了自己曾經在窗外看到的那道人影。
  怎么才這么一會兒工夫就忘了呢?忘了自己當時的恐懼。
  那道人影……理智上,謝家榮不相信自己當時看到的是真實的,可是中國人本質上有種迷信思想,雖然事后再看那道影子已經沒了,但當時的那種恐懼,已經深深印在了謝家榮的骨血里。
  打開吧,打開就知道了。謝家榮慢慢的將窗戶向上推——
  火車里的窗戶絕大多數是不能打開的,這是為了防止出現事故,然而像吸煙區和廁所這些味道比較重的地方,窗戶卻還是能打開的,且用的是推拉式設計,這自然也是安全上的考量。
  一寸寸的推著窗戶,謝家榮覺得這窗戶特別難開。
  風從被打開的小縫里鉆進來,吹打在謝家榮臉上,讓他幾乎睜不開眼,感到似乎有什么液體濺到自己臉上,謝家榮用袖子擦了擦臉。
  窗外,什么也沒有。
  夜色如墨,現在是午夜了,只能聽到呼呼的風聲,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呼——果然,自己竟然被一個小女孩的話嚇成這樣,太可笑了吧?
  謝家榮的喉嚨里發出一種古怪的嘎嘎聲,他笑著,將手掌扒上窗戶,閉上眼睛任由那強勁的風吹著自己的臉,心里有種說不出的快意,良久,謝家榮感到自己的頭腦清醒了不少,正要關上窗戶,忽然——
  謝家榮再度抹了抹自己的臉,好像有什么東西順著風吹到自己臉上了。他沒有太在意,直到視線不經意的挪向自己的手……
  “!”謝家榮立刻哆嗦著跳開,看著自己的手,好像在看什么不該看的東西一樣。
  他的手上沾滿了紅色的液體!想到了什么,謝家榮匆忙拿起了那面鏡子,對!照鏡子!
  將鏡子從地上撿起來對上自己臉的時刻,謝家榮發現自己的手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
  鏡子里,不知何時變成了那張老人的照片,照片上黑白色的老人正嚴厲的、怒氣沖沖的瞪視著自己,紅色的液體從謝家榮的臉上滴下去,滴在鏡子上,那浴血的黑白人像變得異樣的猙獰。
  謝家榮拿著鏡子,顫抖的湊近了窗口。
  大概就是為了防止人探身出去,廁所的窗戶能打開的極為有限,謝家榮勉強將自己的頭探出去,不過這已經夠了。
  仿佛著了魔一般,謝家榮緩緩的探頭出去。
  視線下是鐵軌,火車正在高速運行著,謝家榮感到有液體掉下來,滴在自己的脖子上,引起一串雞皮疙瘩,順著自己的脖子麻麻延續到背脊,吞了口唾沫,謝家榮硬著頭皮將頭抬了起來,望向車頂,然后,他呆住了—— 
  上面是一個人頭,不知為什么掛在窗戶上的一個人頭,那個頭被窗戶的某個部位勾住,順著剛才被自己推上去的玻璃,被高高掛在了自己上方,從那個頭上滴下血來,滴在謝家榮的臉上,眼里……
  謝家榮看的仔細,那個人頭上的臉……分明是遺照上的那個老人!
  此刻,那個老人正嚴厲的、怒氣沖沖瞪著自己……
  沒錯!自己看到的沒錯!就是這個人頭一直吊在窗戶上看著自己!他在找自己!
  “!媽媽救命啊……”嘴里哭爹喊娘,謝家榮感到眼里一片血紅,想到那是什么的時候,謝家榮心里一陣緊縮!
  他推攘著,想要把自己的頭從窗戶里退出來,可是手忙腳亂之間,謝家榮發現自己竟然死活無法擺脫這個窗子!
  他開始用力踢打,用腳踹門,可是門外只有那小混混放肆的笑聲,謝家榮焦急著,他無法控制自己失禁,也無法控制眼淚將自己的視線搞得更加朦朧。
  他只是驚恐的看著自己的上方,看著那顆詭異的人頭,順著風拍打著玻璃,發出咚咚的聲響,那顆頭像個風干的桔子吊在枝頭,仿佛脆弱的隨時能掉下來,砸在自己頭上……
  朦朧的視線里,那顆頭竟然真的掉下來了!
  謝家榮只聽到“咯嚓”一聲響,感到什么東西重重的撞在了自己頭上,脖子一陣熱,然后,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
  門外的小混混仍然用腳踹著門,可是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卻迫使他不得不讓開。
  他看到一名老人從里面走了出來,老人?自己鎖進去的不是一個年輕人嗎?
  那人走路的樣子很怪,非常怪,讓人看起來渾身發毛,小混混怔怔的,看著那個老人慢慢走遠……
  ***
  “媽媽,我要噓噓!苯壷蚪寝p的小女孩再次扯動母親的衣角。
  “真是麻煩……”挨不住女兒再三的打攪,女人愛困的打著呵欠,牽著女兒的手去了廁所。
  這節車廂的廁所不知為何鎖上了,沒有辦法,女人拉著女兒去了下一節車廂的廁所。
  “真是的,這么大了還不敢自己上廁所……說什么廁所窗外有個老爺爺看著你……怎么,這次怎么沒有說?”看著從廁所里出來的女兒,女人碎碎念著。
  女孩目光奇特的看了看母親。
  “這次不是老爺爺,是大哥哥!薄
  女人奇怪的看了女兒一眼,隨即自己的尿意也來了,要女兒在門口等著,她隨即進了廁所。
  “那孩子胡說些什么呢!第一次坐火車的緣故么?火車開著,窗外怎么可能有人——”女人沖著馬桶,站起身來的時候,視線卻不自禁的向窗戶看了一眼。
  然后……
  “啊——”女人尖叫,沖出了廁所到處喊著:“來人!快來人!” 
  女孩站在廁所外面,抬著頭看著窗戶外面。
  “這次是認識的大哥哥,所以美美不怕了。一定是他幫美美把那個怪爺爺趕走了,可是……大哥哥為什么哭了呢?”
  窗外確實有一個男人,睜著眼睛,看著車廂內。
  更確切的說,那是一個男人的人頭,不知從哪里來,似乎是被車廂外面的什么勾到,就此掛在了廁所的窗外來回擺動著,和女孩對視久久。
  女孩說對了,那個人頭確實在哭,然而,從那雙驚恐瞪大的眼睛里流出的不是眼淚,而是暗紅的鮮血。
第五章 人質
  林叢不耐煩的正要抓住那人的頭將其拎起,誰知卻抓了個空……
  沒有頭?這個人沒有頭!
  ***
  “你是員警?”聽到沐紫的話,郭小琳似乎很驚奇,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的聲音忽然轉低,“員警先生不會無故出現在這里吧?說吧,是不是這車上有通緝要犯,您是秘密埋伏在這里伺機捉拿的?”
  眉毛都不帶挑一下,武鐵飛只是抱著胳膊閉目養神,“沒你想象中那么精采,員警也是需要休息的,我正在休假中!
  “真的?要是真有事情,你一定要看在我們認識一場的情況下,提醒我們一聲啊,我們這種老百姓,搞不好就被那些窮兇惡極的犯人當肉票了……”
  像是想到了自己看過的警匪片,郭小琳握緊了拳頭,有點激動——警匪片里的綁匪都很帥!“呵呵,就像那個人……”郭 琳指的是沐紫。
  大仔頻頻點頭,“那個人確實可疑哩!”
  這兩個人有些異想天開的話,讓武鐵飛皺緊了眉頭,不過武鐵飛倒是同意他們最后一句話——那個少年看起來確實有點可疑。
  自己現在確切的說是在強迫休假中,接連不斷的爆炸案無法偵破,高層給自己的上面施壓,上面的給自己施壓,現在這種情況美其名曰是休假,可是任誰也知道,在這么關鍵的時刻被迫休假,實際上和停職差不多。
  回到老家待了一段時間,心里越發的窩囊,武鐵飛于是決定提前結束休假。趕上了學生返校高峰票難買不說,又搭上這樣一節火車。不過即使如此,他還是堅持坐火車。
  對面那個女人的孩子又哭了,那女人不斷哄孩子卻哄不好,孩子哇哇哭著,哭聲機械而執拗,旁邊的郭小琳咯咯笑著,那個叫大仔的年輕人就好像一只麻雀,唧唧喳喳比女人還嘮叨……
  自己怎么這么背?周圍凈坐了些這些麻煩人物,原本不是好好的么?自己原本的鄰居沒有走的時候……
  武鐵飛的眉毛又皺了皺,那個人……如果自己沒有記錯的話,確實是和那個沉默的年輕人一起的,他的行李還在,沒有什么理由半途丟下同伴和行李下去,然而他卻沒有回來。
  那個沉默的年輕人不肯吐露他的名字也就算了,他竟然說出了自己的身分!自己有說過么?員警的職業特性使然,武鐵飛睜開眼睛,向沐紫消失的地方走去。
  旁邊有幾個男人吸著煙,吐出的白色煙霧憋在小小的空間里,讓人看不到兩邊的車廂。武鐵飛看了眼窗戶,將其開大,白色的煙慢慢瀉出。
  沐紫出現在另一頭的窗戶前,扯了扯嘴角,“員警先生,你在提防我么?”
  武鐵飛咳了一聲,去拉沐紫身前的窗戶。這里煙霧太嗆人,這個人有病么?仿佛沒有嗅到一般。武鐵飛看了看窗戶,正要將頭探出去,卻被拉住了。
  “最好不要隨便將頭伸出去,這種危險性員警先生不懂么?”沐紫嘲諷的笑著。
  武鐵飛愣了愣將動作停下,再回過頭來的時候,赫然發現身后的白煙全部消失了,連吸煙的人都不在了,這些人什么時候走的?
  有些怪異,不過武鐵飛沒有太在意。
  “這里……以前有人因為將頭伸出窗外死掉!毖矍暗哪贻p人忽然開口,武鐵飛不由抬起了頭。
  “是一個頭發雪白眉毛卻烏黑的老年人,車上的列車長,十七年前因為聽到火車運行前方有爆炸聲,所以伸出頭想要探個究竟,結果被飛來的碎片切掉了腦袋!
  “……你怎么知道?”這件事聽起來很是匪夷所思,可是武鐵飛更關心沐紫為什么會知道的如此詳細。
  沐紫笑了,“聽車上的乘務員說的!”
  武鐵飛默然,看著對面的沐紫,眉間皺出一座小山。
  沐紫卻只是微微笑著,看著窗外的人頭,當著他的面拉上了窗子。
  ***
  “有人用這種方式死……死過?”
  車上的服務人員正忙著安撫由于車上死人而慌亂成一團的乘客。段林則是因為事前和死者有過對話,而被重新叫回了職員休息室。
  他的面前,列車長摘掉帽子用手抓著自己光光如也的禿頭。
  “唉!其實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十七年前我剛剛上車工作的時候,那個人是我們將要退休的老列車長,挺好的一個人,有一次因為聽到前面鐵軌上有聲響,于是著急查看,他就把腦袋這么從窗戶里探出去了,結果……
  “唉,當時他的頭就像現在這樣掛著,掛了好久好久……”
  談到以前的上司,列車長眼里有點淚,“他是個挺好的人!我當時進來的時候,還以為又回到當年了呢……” 聽著列車長的敘述,段林心里卻越發有種不安的感覺。
  老人?人頭?同樣的死法?這也太巧了吧……
  “當年那個老列車長……長什么樣子呢?”慢慢的,段林說出了自己的問題。
  只是一個猜想,猜想而已。如果那個老者就是當年的列車長……
  “很正經的一個人,有點嚴肅可是人很好,非常井井有條,每天都是衣冠楚楚的,他是當兵出身……”
  段林的心里咚了一聲,沒錯了!就是那個老人家!事情很明顯,那個“鬼”盯上了謝家榮,然后讓他用同樣的方式死去,這種事情叫“替死”。
  鄉下出身,外公和婆婆都給自己講過不少鬼故事,其中有的就是替死鬼的故事,那些枉死的鬼魂會在自己無故死去的地點徘徊久久,尋找替死鬼,他們只能用這種方法升天…… 
  如果自己的猜測沒有錯,那么謝家榮就是那名老者的替死鬼,可是……
  “列車長,這里原本不是有個員警么?”那個員警到哪里去了?段林擔心著他的安危。
  “哎?我來的時候這里就沒人啦!有員警么?”
  列車長的反問讓段林更加擔心,那個員警不會遭遇到什么了吧?
  “我沒殺人!沒殺!”
  從外面扭送進來一個年輕人,穿著流里流氣,一看就不像好人,此刻這人嘴里只是翻來覆去重復一句話。
  “別說謊了,證人已經指證了,就是你把死者關在廁所內的,就算不是你殺的也有連帶責任!”押送年輕人進來的列車服務人員是個挺瘦小的人,不過力氣似乎頗大,硬是把一個比他高大一圈的人壓了個服服貼貼。
  被推倒在座位里,年輕人兀自喋喋不休的為自己叫屈。
  “我沒殺人……沒殺人……我發誓我只是把他關進去,我在廁所外面你說我能干什么?”
  “我們又不是說你殺了人,確切的說你反而不可能殺人,只是證人說,死者確實是被一個你這樣的年輕人關在廁所里的,然后他就死了,我們只是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發現!绷熊囬L端上一杯茶,安撫著看起來不太正常的年輕人。
  “哼!你們……不要冤枉了好人喲!”年輕人接過茶,賊呼呼的眼睛小心挑起來飛快的掃了眾人一眼。
  喝著茶,年輕人似乎鎮定了一點,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他抬頭道:“我進去廁所之前,里面出來過一個人!
  這個線索讓段林和列車長都震了一下,對視一眼,列車長示意年輕人繼續說。
  “是個老頭子,年紀很大,對了!那人看起來和他差不多!敝钢熊囬L,年輕人道:“他、他穿著像你們的衣服!
  “什么!”
  “沒錯,我特意多看了幾眼,因為那個人挺詭異的,對!就是詭異!走路扭扭歪歪的……然后我就進廁所了,我發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年輕人說著,又開始反復為自己伸冤。
  “老人?請問是一個看起來有些嚴肅,頭發都白了,可是眉毛卻異常黑的老人家么?”段林忽然開口,說出來的話讓列車長和年輕人都是一驚。
  “你也看到他了么?就是那樣一個人!你看!有人給我作證耶!”年輕人拉住段林,叫個不停。
  透過那人微黃的頭發,他看到了一雙瞪得大大的眼睛,段林知道這個年輕人沒有說謊。
  “沒事的,你既然沒有殺就是沒有殺,好好安下心來說清楚,他們會理解的!
  就在這個時候,列車長腰間的對講機忽然響了——
  “報告列車長!我們在十車廂堵到一個疑似犯人的人!現在該怎么辦?請指示!”
  列車長也發了愁,該怎么辦?自己不是員警呀!
  可是這個時候能作出決斷的似乎只有自己,列車長只好硬著頭皮作出指示,“你們小心,對方可能有兇器,你們要乘客離他遠一點,我們馬上趕到!”
  說完,列車長便集結了眾人一起趕去,臨走前看著段林有點猶豫,“小伙子,你能和我們去一趟么?”
  “好的,沒問題!
  ***
  面無表情站在廁所里的人是林叢。他原本一直坐在十五車廂閉目養神,可是原本平靜的心在聽到一句話之后,有些急躁了。
  “你是員警么?答案是……‘是’對吧?” 
  那個年輕人的話讓林叢心頭一震!條子?怎么這里會有條子?
  他心里罵了一句郭小琳那個混球!說什么要偽裝成自然的乘客,可是變成現在哪里自然?兩個現行犯和一個條子相談甚歡?
  他們兩個人的任務,是在這班火車的某個位置安裝炸彈。這班火車的終點站——B市火車站,火車會在早上八點整到達,而那個時候,那里會舉行一個慶典,他們的目的就是給那場慶典加點“焰火”——利用幾顆炸彈。
  市內都已經戒嚴了,想要再安裝炸彈并不容易,可是那些條子怎么也想不到吧?炸彈會坐著火車到來。
  要想通過安全檢查并不難,難的是組裝和安放;他負責安裝,而郭小琳負責引爆,等到他們兩個一下車,這輛火車就引爆,場面一定很壯觀。
  事情是這樣計畫的,原本也很順利,可是知道自己對面的男子是條子的瞬間,林叢的安心開始出現裂縫。焦躁著,他決定提前安放,自己包囊里的火藥味要是被那個條子嗅出來了……這枚炸藥就等于是安放在自己身上的了。
  于是,趁武鐵飛還沒有起疑,在他離開之后兩分鐘,林叢和郭小琳交換了一個眼神,向前面的車廂走去。
  包里這些炸彈都是小型的,附著型的炸彈方便安裝可是卻不容易拆除。嘲諷的笑著,林叢走進了倒數第二個安裝地點——十號車廂的廁所。
  廁所是很理想的地點,因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ofqdz.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hi彩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