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武布天下-第25部分

不會是我?又或者是整個茍家?
等等等等,這些層出不斷的問題都將會是一個多疑者在瞬間心中都會冒出的問題,千萬別懷疑這些城府深厚的人是否會有這樣的強大的幻想能力。
如此一來,茍富貴即便是擔心寶貝兒子,但在多疑和無情這兩個負面xìng格的影響下就會躊躇,絕對不會親自前來,九成會選擇看周文略這個潛入者會不會最終找上他!
而只要他不親來,那么陳漢王這位武者巔峰的半先天高手作為他的貼身護衛,必然也不會親自跑過來對付他,這樣子的話,再加上已經被他干掉的保護茍尚德的賈亮,茍家這邊能夠派出來的頂多也就是常坤名和葉飛龍這兩個武者中期高手,就算是一起上周文略也不懼!
其實還不止茍富貴這個茍家當家人,事實上周文略甚至還將茍富貴手下的幾個高手和那些護衛們的弱點都算了進去——
既然是替茍富貴“打工”的,那么其實所有“打工者”的想法都是相同的,用“拿錢辦事”四個字來概況最恰當不過了,也就是說其實根本就是個**的金錢關系,根本不存在什么貼心的可能,而茍尚德這個茍家少爺如果在他們的保護之下出事的話,茍富貴必然會勃然大怒,那么他們肯定也要受到波及的處罰,即便護衛小隊里的那幾位武者高手也不例外。
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基于所有人類的自私秉xìng,他們必然會相應的或多或少都延緩茍尚德這里受襲的消息或者說結果!
雖然說最終茍富貴還是會知道這里的消息,延緩的這段時間絕對是有限的,但是對周文略而言,這卻絕對是一個致命的時間段,足以將茍富貴這位狡猾的梟雄都算計進去的重要時間段!
一切都在周文略的預料之中,茍尚德這邊的動靜完全足夠驚動別墅里的守衛了,沒有兩分鐘,茍尚德所在的三樓樓梯口別一下涌上來了幾十個壯漢,各個都穿著跟大門口那八個壯漢同樣的黑sè制服,手上也都已經帶上了各式各樣的武器,槍械到是沒幾把。
到不是說以茍家的能力弄不到槍械,實在是聯邦一直以來都有著槍支管制的習慣,而且隨著科技的發達,槍械的研制已經形成了兩個極端,要么就是上古年代的老式火藥子彈槍,要么就是甚至能夠配備在機甲和武裝鎧甲上的激光武器,但前者對于現在武學普及的人類而言,威力已經很小了,后者到是依舊強大,可管制卻極其苛刻的嚴格,聯邦是不可能看著這樣的武器流落民間的,就算是那些小有勢力的家族都不敢明著使用。
真正的在現實中進行過無情的殺戮之后,周文略強大的心理適應能力已經完全將過去在玉簡之中的地獄訓練經驗與現實結合了起來,眼前這些亂糟糟的蝦兵蟹對于普通人而言還是個震懾,但對現在冷酷無情的周文略而言卻是不介意一個個全部擰斷脖子扔下樓去的,不過那樣子實在是太麻煩了,這也讓周文略忽然有些理解教習為何要逼他學習兵器類武技了,沒有以殺人為目的的兵器存在,真正的戰斗起來,的確是很不方便啊。
不過,沒有兵器可不代表周文略面對這些小嘍啰們就沒辦法了,用消耗巨大威力也同樣巨大的降龍十八掌對付他們就是浪費,但周文略卻還有同樣強大的風神腿!
所以,當一群兇神惡煞的壯漢守衛們怒火熊熊地試圖將眼前這個還在閑庭漫步的年輕人揍死時,他們很快發現了,他們根本連目標都抓不!
在風神腿的恐怖速度下,踏著神風步的周文略此刻步伐幾乎就和風一般恐怖,每次移動都如同電影拍攝出來的特效一樣,出現在他們視線里的全部都是殘像,沒有一個實體!
看似簡單的移動中,周文略的身體恰到好處地穿梭在十數人的圍攻范圍內,每一次的短暫停頓,手都會抓住某一壯漢拿武器的手腕,然后強行借壯漢的手毆打最近的一名同伙。
幸運點的被打胳膊、小腿,運氣倒霉的,直接腦門上就砸一棍子!
沒有章法,沒有套路,完全的快速移動,jīng準計算,絲毫不拖泥帶水的簡單有效!
讓樓道口一塊二三十平米的地方徹底亂成一團,所有人只看到一個黑sè的身影在他們面前不斷來回,根本不敢輕易把手上的電擊棍打下去,因為他們一個不小心就會打殘己方的人。
而這,還算是幸運的,真正悲慘的是接下來周文略開始進行了主動攻擊,風神腿作為秘籍掃描器評價為天階的頂尖腿法,淋漓盡致的發揮出了腿法的本質,所謂手是兩扇門,全靠腿打人,在風神腿的橫掃之下,蘊含著暴戾的狂風呼嘯,接二連三的慘叫聲在樓道口響成一片,僅僅不出一分鐘,原先沖過來的四五十個壯漢守衛,就只剩下四、五個害怕地躲到一旁,所有其他人都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疼痛地不敢起身了!
“風卷樓殘這風神腿第五式的腿法果然是適合群戰啊,效果不錯嘛!
看著眼前自己所造成的完美作品,周文略心里完全沒有一絲壓力,估計地上的那些守衛們知道的話肯定都會第一時間哭出來,有沒有這么坑爹的!
“小子,本事很大嘛,連我們茍家也敢闖,還打倒了這么多人,一定是活膩歪了吧?”
“阿坤,廢什么話,直接捏死他就好了!”
打了小的出來大的,符合一切網游的規律,還沒等周文略繼續去收拾最后剩下的那五個幸存者守衛,兩個yīn惻惻的聲音就從另一邊四樓的樓梯口響了起來,兩個穿著怪異的黑sè斗篷,手呈爪狀擺在身體兩側,尤其是臉上竟然滿是一道道怪異黑sè花紋眼珠子竟然是綠sè的恐怖中年人走了下來!
“常坤名?葉飛龍?!”
看到這兩個怪異恐怖的中年人,感受著他們身上那絲毫沒有掩飾甚至比之前的賈亮還要強大的武者氣勢,周文略眼內瞳孔微微一縮。
“哦?沒想到小子你竟然聽過大爺兄弟倆的名聲?”長的稍微瘦一些的常坤名似乎話要多一些,聽到周文略嘴中念出了他們的名字,頓時臉上猙獰的一笑,“那等下大爺就讓你死的痛快一點吧!”
葉飛龍長的高大魁梧卻是反而更細心一些,望了一些周文略身后房們支離破碎卻絲毫沒有動靜的茍尚德房間,眉頭皺了皺,“賈亮被你干掉了?哼,到是有些小本事!”
“賈亮就是個廢物而已!”常坤名卻是依舊不屑的一笑,沖著葉飛龍笑了笑,“你上還是我上?”
話雖然這么問,眼中卻全是好戰與惡毒,蠢蠢yù動。
作為同樣修煉手上功夫,又同樣在茍富貴手下作為高端戰力的競爭xìng“同僚”關系,而且修為還壓了對方一頭,以常坤名狂妄yīn沉氣量狹隘的xìng格是完全不可能看的起賈亮的。
再加上賈亮也不是什么大方的人,還不時的以修煉武當綿掌這樣正派的功夫自居,鄙視著修煉三yīn蜈蚣爪這樣的毒功而把自己弄的不人不鬼的他們師兄弟,常坤名自然就更不屑和厭惡賈亮了,這會兒見賈亮似乎被周文略干掉了卻是只有開心沒有忌憚,而且完全將那份對賈亮的不屑轉移到了周文略身上,自恃修為有著壓倒xìng優勢的他完全沒將眼前看起來只是速度蠻快的毛頭小子放在眼里。
“你忘記了來的時候陳老大說的話了么?”葉飛龍卻是粗中有戲,而且謹慎的多,再加上陳漢王先前交代過讓他們速戰速決,這個時候沒有如常坤名這樣自大,“我們一起上,快點解決了這小子!”
“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罷了!”常坤名有些不滿的撇了撇嘴,但陳漢王的命令他也不敢違背,只好應承了下來,“好吧!”
話音落下,兩人呈爪狀鬼一樣般的手便猛的揚了起來,齊齊的向著周文略沖了上去!
同時面對兩個武者中期的高手,周文略頓時陷入了殺入茍家別墅之后的第一個險境!
ps:嗚,3500字,希望大家喜歡,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持,收藏投推薦票,另外感謝翠綠的打賞支持,恩,大概明天會結束這個情節吧,不過面對半先天這樣目前最強戰力,還有些猶豫該給他配備啥樣的武功,各位可以到書評提議下,我個人是會把他寫的蠻強的,至少武功絕對會是高級別的。
-----【第九十三章 震碎全身經脈!】-----
蜈蚣雖長身滑稽,卻暗藏百爪,無論搖頭擺尾,皆有毒爪跟隨——這便是被演武工會官方評價為玄階高級武技的三yīn蜈蚣爪總旨之意。
此爪法看其名字就知道乃是一門名副其實的毒功,yīn毒至極,雖然攻擊力并不高,但卻長于出其不意,爆發極強,而且最重要的是,毒功自然不可能會缺了劇毒,也只有這個大殺器在,才能夠彌補其攻擊不高的缺陷。
另外,一門毒功能夠被評價為玄階高級,三yīn蜈蚣爪自然有其獨到之處,眾所周知,基本上所有的毒功都是一次xìng的,但是三yīn蜈蚣爪這門毒功最獨特的之處就在于被其擊中之后,其上附著的毒素能夠進行疊加!
這一個功能可以說真的是yīn毒至極了,一般的人要是挨了毒功之內基本上是不會當場就倒霉的死的,以現在的醫學技術,就算是得不到兇手仇人手上的解藥,送醫院及時的話基本上也能夠得到解救,可是三yīn蜈蚣爪這樣無限毒素疊加的話,要是多挨幾下那不是當場就要毒發身亡?
是以,三yīn蜈蚣爪盡管是一門毒功,但卻是有無數渴望獲得恐怖攻擊的武者選擇其進行修煉,這也算是少見的情況了。
畢竟毒功就毒功,雖然說以現今社會風氣的包容開放,不會像古代那樣動不動就覺得人家是魔門是邪派,只要你不以武者的身份到居民生活安全區去作jiān犯科,那么就算是演武工會也不會管你到底修煉的是不是毒功,但真說起來卻也是蠻別扭忌諱的,而且修煉毒功之后對身體的傷害也是巨大的,常坤名葉飛龍師兄弟這副不人不鬼的樣子就是拜修煉所賜。
“哈!小子,拿命來吧!”
常坤名yīn森森的大喝一聲,兩只手爪帶著詭異的綠芒襲向周文略,他一旁的葉飛龍雖然一言不發,但那綠油油的眼睛卻滿含著凜冽的殺意,讓人望之便不禁冷汗淋漓!
“見龍在田!”
腥風撲面而來,周文略臉sè平靜,口中一聲輕喝,九陽神功運轉全身,雙手之上龍形勁氣漩渦再次旋轉而起,左手掌太極劃圓,右手掌筆直平平拍出,以一擋二,怡然不懼!
“不自量力的小子!”
見周文略修為比自己二人低不說,面對自己師兄弟二人的聯手攻擊竟然還如此托大,傻不愣登的連躲都不知道躲要硬碰硬的樣子,常坤名詭異的綠眸越發的輕蔑,葉飛龍的嘴角也露出了一抹不屑。
只是下一秒,兩人的表情就驀然楞住了,滿面的不可思議,“恩?!”
兩人的三yīn蜈蚣爪攻擊到周文略身前時竟然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般直接抓到了周文略身上,而似被他身前一道無形的墻壁給生生擋住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以二人武者中期的實力竟然絲毫都撼不動這一道無形的壁壘!
看著常坤名和葉飛龍臉sè大變的樣子,周文略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他適才所使的見龍在田乃是降龍十八掌的第三式,這一式乃是這天下第一陽剛霸道掌法里少有的守式,完全的防御,左掌圓勁,右掌直勢,在身前布了一道堅壁,敵來則擋,敵不至則消于無形,可以說就等著常坤名和葉飛龍打上門呢。
對二人更雪上加霜還是,如今周文略還是以九陽神功這天下至陽的頂尖內功驅使降龍十八掌的,不提九陽神功修煉之后本身就可百毒不侵,光光憑借著九陽神功至陽至剛的屬xìng就完全是三yīn蜈蚣爪這樣的yīn毒功夫的克星,沒被消融都算好了,又何談傷到周文略?
這也是周文略敢于獨自一人面對兩個武者中期高手的原因,現在的他雖然實力絕對能夠壓制武者中期了,但和這樣的高手一挑二,他自然還是小心為上的,明白自己可以完克這二人,才有此計劃。
“小子,沒想到你還是個烏龜殼!”
又不信邪的圍著周文略攻擊了幾招之后,常坤名終于忍不住再開口挑釁了起來,但心中卻是焦躁了起來,修煉三yīn蜈蚣爪的他們自然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所修煉的武功的弱點,這門爪法本身就不是什么粗豪的功夫,走的乃是靈巧yīn狠的路子,面對一般人自然是效果大大的,但最討厭的就是和現在一般面對周文略這種防御極強的烏龜殼了。
葉飛龍的心情也差不多,功法活生生的缺陷就算他城府再深厚xìng格再謹慎也沒辦法彌補,三yīn蜈蚣爪和周文略的降龍十八掌一樣都是十八招,但本質上卻是一個天一個地,降龍十八掌招招霸道,可三yīn蜈蚣爪的十八招里有一半根本就都是誘招,一點攻擊力都沒有,完全就是為了真正能夠傷人的其他九招創造條件而存在的,而那能夠傷人的九招靠的也基本都是毒素攻擊,如果根本攻擊不到的話那就更是抓瞎!
局勢開始逆轉,幸存的五個壯漢守衛眼中滿是不可置信,原本在他們看來,有了敬若天神的常坤名和葉飛龍這兩位武者級高手前來,那么就算是周文略這個毛頭小子再強也要被立斃于爪下,可是現在的情形呢?常葉二人過去無往而不利的三yīn蜈蚣爪盡管依舊帶著詭異狠毒的綠芒虎虎生風,但卻連周文略的衣角都碰不到一下!
不但如此,一開始防御的周文略也開始了反擊,盡管看起來好像也沒什么效果,但事實上卻已經是常葉二人輸了,他們可是二打一!
常坤名和葉飛龍也是越打越憋屈,周文略的降龍十八掌給了他們很大的壓力,若非師兄弟二人配合多年默契,經驗豐富,在內力上又比周文略要修為高的多,還真擋不住那一招招狂霸的掌法,可饒是如此也不時的險象環生。
此刻的他們只期望著周文略的修為無法長時間維持如此強悍的攻擊,畢竟降龍十八掌的xìng質誰都可以看出來是一門強悍的同時也需要極大消耗的武功,按照常理而言不要說周文略一個小年輕了,就算是一些前輩高手都支撐不住這樣劇烈的消耗,到了那個時候也就是他們扭轉戰局的時候了。
不得不承認,常坤名和葉飛龍的這個想法其實是很正確的,不愧于他們老牌武者的豐富戰斗經驗,但千不該萬不該的是,他們恐怕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周文略這個逆天的家伙,是能夠用常理來形容的么?
荒狂的龍吟聲氣勢越發的逼人,周文略久戰之下不但未露出一絲疲憊,反而越大越興奮了起來,一開始還只是一味強悍霸道的降龍十八掌勁力,這個時候竟然開始忽強忽弱,忽吞忽吐,從至剛之中竟生出至柔的妙用了起來!
常葉二人死都沒想到,周文略竟然是拿了他們當陪練了,將自己對于降龍十八掌的領悟在他們身上一一驗證了起來,施展開來越發的嫻熟jīng巧,面對二人的聯手非但絲毫不落下風,而且乘隙反撲,越斗越是揮灑自如。
與周文略相比,常坤名和葉飛龍就憋屈了,周文略越是掌影重重,他們就越吃力,別的武功也就罷了,可天下第一的降龍十八掌又豈是那么好擋的,碰到一下就讓他們體內氣血足夠震蕩好一會兒了,尤其是常坤名,他的修為本身就要比葉飛龍低一些,如今久戰不下,他終于在慌亂之中出了錯,被冰心決影響下jīng神高度冷靜集中的周文略一下子抓住了機會!
“或躍在淵!”
周文略猛提一口氣,手中呼的一響,左掌猛然前探,龍形漩渦帶著金黃sè的勁氣便襲向了常坤名!
“你敢!”
常坤名眼見得周文略一掌就要印上他的胸口,頓時再沒有了之前的yīn陽怪氣,慌亂的喊叫著,不停的后退。
“阿坤!”
葉飛龍見狀亦是大急,他和常坤名現在可是唇亡齒寒,只要一個被周文略干掉了,那么另外一個也絕對逃不了,連忙的搶身來救!
關鍵時刻,急中生智的常坤名總算是給他找到了條生路,顧不得臉面的一個懶驢打滾狼狽的躲過了周文略這致命的一掌,只是還不等他慶幸,卻意外的便看到了周文略眼中竟然閃過了一道yīn謀得逞的冷冽!
順著這道冷冽的目光,常坤名心頭猛的一驚:不好,中這個小子的計了,他的目標根本不是自己,而是葉飛龍!
只是不等他提醒,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趕過來救常坤名的葉飛龍還沒來的及為常坤名逃過一劫松一口氣,眼角的余光便驚恐的發現周文略原本隱藏在攻擊的左手下方的右掌竟然倏地從左掌底下穿了出去突然向著自己拍了過來!
“砰!”
葉飛龍根本都來不及動一下,就被周文略這突如其來的一掌給拍了個硬硬實實,立時,一股巨力立時就將他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部震傷了,但更嚴重的卻是涌入他體內的那股狂暴如巖漿的內力,正在勢不可擋的沖擊著他體內的經脈!
“飛龍!”
常坤名掙扎著起身要來救葉飛龍,可周文略卻又怎會放過這趁你病要你命的機會?他之前之所以用這降龍十八掌第九式或躍在淵便是為了這一招的出其不意干掉這兩人中的一個徹底擊敗他們,此刻自然更是不會心軟,二話不說便又是一招“利涉大川”狠狠的拍在了葉飛龍身上!
這利涉大川乃是降龍十八掌的第七式,此招表面看起來聲勢平平無奇,實質上在降龍十八掌里卻也是罕見的猛招,猛力聚于掌,能硬生生震碎中招者全身筋脈,很辣至極!
“撲”的一聲,葉飛龍的口中猛然噴出一大口心血,瞪大了雙眼,嘴中“呵呵”著想說什么,卻再也說不出來,軟塌塌的倒在了地上,全身經脈都被震碎了的他再無一絲生氣!
“你……你居然殺了飛龍!”
看著葉飛龍被周文略干脆利落的殺死,常坤名驚恐的大叫了起來,再無一絲之前開始時的囂張與高傲,眼中滿是掩飾不住的恐懼,那是對死亡的畏懼。
周文略平靜一笑,在常坤名的眼中卻越發的顯得yīn森,他和葉飛龍唇亡齒寒,葉飛龍現在死了,只剩下他一個了,那還不是任由周文略搓圓捏扁?
-----【第九十四章 都是廢物】-----
常坤名汗珠如雨,從額頭上涔涔流下。剛才有葉飛龍的相助,兩人也只是勉強擋住了眼前這個小子的攻擊,現在只剩自己一人,還不是被對方隨便切嗎?
這個之前出場時還yīn陽怪氣牛逼哄哄的武者中期高手終于再也不敢有絲毫的優越感了,面對死亡的威脅,開始雙腿顫栗,站不住了。
“這位……這位小兄弟,你看,我們也是無冤無仇的,沒必要斗個你死我活不是……你看,我們打個商量行嗎?”
常坤名詭異恐怖的臉上勉強擠出一了臉討好的笑容,看上去卻是那樣虛偽惡心,“其實小兄弟你不知道,在剛才這一翻打斗中,我已經對你很是尊敬了,真的,我怕傷了我們的和氣可是都留著手呢,不過我也知道小兄弟你年紀輕輕就武藝高強,未來成就必然不可限量,所以看在我現在還有幾分本事的份上,讓我跟隨你吧!你是不是想殺茍富貴?其實我也早就看他不順眼了,讓我們一起去殺了他吧!”
周文略依舊沉默的注視著他,原本舉起的手卻是慢慢放低了些。
注意到了這個細節,心中暗喜著想年輕人就是好糊弄,心思被他三言兩語就說的有所動搖了,常坤名更加賣力地諂媚起來,“茍富貴那個老家伙翻臉比翻書還快,心思狠毒,吝嗇無情,身體更是差勁無比,這樣的人憑什么擁有茍家這么大的產業?!也只有少俠你這樣英偉的真漢子才配做老大的位置!不過茍富貴身邊還有一個高手叫陳漢王,雖然少俠也是驍勇無比,可是對上陳漢王的話,恐怕也不是對手。所以少俠,就讓我和你一起吧,這樣的話就算是陳漢王,在我們的聯手之下也只會如土雞泥狗、不堪一擊!”
說著這些,常坤名心中卻在暗暗的冷笑,他故意沒將陳漢王是武者巔峰半先天高手的實力說出來,為的就是麻痹周文略,將他引到陳漢王面前以陳漢王強大的實力來對付周文略,讓他報仇雪恨,畢竟半先天高手的實力足以引起不少的震懾了,萬一周文略不敢繼續上去了那可就麻煩了。
周文略一副對這些渾然不知的樣子,在常坤名的巧言令sè下終于收回了一直擺著的攻擊姿勢,慢慢的朝他走了過來,淡淡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就先放你一命,你前面帶路,看你表現!”
常坤名自以為得計,頓時大喜,點頭哈腰,一副十足的小人相,待周文略走到自己身邊時手向里一擺,恭敬道:“少俠,向這邊……”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卻再也說不出來了。
他艱難地低頭看去,只見自己的前胸竟然被生生打的凹陷了下去,五臟六腑完全被震成了無數的碎塊,無數的血絲正從他的七竅之中四溢而出。
“你也算是老大不小了,竟然還如此天真!
周文略依舊淡淡地說道,收回了同樣一招“利涉大川”印在常坤名后背上的手掌。
他今rì闖入茍家,又不是來搶茍家的家業的,純粹是來殺人報復的,要什么戰俘?退一步來說,就算要戰俘,又怎么會要常坤名這等沒有骨氣背生反骨的無恥小人?看似被他迷惑的一番作態只不過是降低他的心防,好能夠如現在這般輕松的殺掉他罷了。
正如最后對他說的那句話,一把年紀了怎么還會如此天真?敵人的話你竟然也信?只是不想承受一個武者中期高手臨死的反撲罷了,雖然不怕,但以周文略一貫謹慎的xìng格自然是不想出任何狀況將一切控制在自己手中,以穩就勝的。
到是有些可惜了今晚遭遇的這三個武者高手,就這么白白的被自己打死了,畢竟茍家被屠這種事明天傳出去,肯定是會鬧大的,一切都會在最大限度上的被調查的清清楚楚,不然用北冥神功將三個人都吸干的話,想必自己的內力一定會再上一個檔次吧?
或許直接突破到武者中期也有可能呢,周文略暗暗的想著。
…………
“怎么樣了?”
別墅頂樓的書房里,茍富貴一覺醒了過來,老了,睡得短,也不深。
陳漢王拿起書桌上的遙控器,按了幾下后,書桌上空出現了個光幕,將周文略擊殺葉飛龍和常坤名的一幕清晰的顯現了出來。
“都是廢物,全部被解決了,我們有些低估這個忽然蹦出來的小子了!
語氣依舊平靜,陳漢王斯文的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眼鏡,仿佛此刻遭遇到了失敗和打擊的不是茍家這邊一般。
而如果說他只是個保鏢這樣沒心沒肺還有理由的話,讓人驚訝的是,身為茍家的家主,茍富貴驀然得知這不利的消息后臉上竟也是和他一般平靜,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道:“賈亮和尚德那里呢?”
陳漢王冷靜道:“我調了少爺房間隱藏的監控,賈亮也被干掉了,少爺沒事,只是被廢了!
“沒死就好!逼埜毁F的眉頭一挑,淡淡道:“查出這個小子的身份了么?”
“應該就是和少爺起了矛盾的那個周文略,今天少爺帶賈亮出去把他的一個朋友抓了,現在還關在地牢里,上門來尋仇的!标悵h王看了看監控上周文略,說道:“我們過去到是一直都想錯了,以為這個小子是運氣又或者背后有誰在保護著他,卻沒想到這個小子到是真有幾分本事!
“憑的是他手頭上的那套武技吧,看樣子威力不錯!逼埜毁F端起一直放在自己面前的那杯已經涼了的茶,喝了一口,“你去解決他吧,如果能招攬就招攬,畢竟幾個廢物既然死了那總要有人好使喚的……唉,如今這世道可真是越來越亂了啊,人老了就難免力不從心了……”
陳漢王微微點頭,沒有說什么,平靜的退出了書房里,周文略的實力通過之前從監控中的觀察,身為半先天高手不缺眼光的他早就摸的差不多了,很jīng準的判斷出也不過是武者后期的實力罷了,雖然算的上強了,但卻遠不是他的對手。
這一點,就足夠了,也是他和茍富貴都沒有絲毫慌亂的原因,因為實力就是一切。
正如茍富貴說的那樣,賈亮常坤名葉飛龍這些所謂的武者級高手平時的確要給幾分面子,但是真的說到底了,也不過是打工仔或者說打手罷了,只要有錢有勢,死了也就死了,難道還怕招不到新的?不是廢物是什么?
一路再也沒有阻攔地上到別墅的頂樓之后,周文略很容易地找到了位于最zhōng yāng的書房大門,望了下走廊里的監視器之后,他有些淡漠地笑了笑。
作為一方梟雄,茍富貴的確是個老狐貍,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肯定已經知道自己已經干掉了他手下的那些個高手和守衛了,就連兒子茍尚德恐怕也是兇多吉少,但他卻依舊坐的如此之穩,到現在都沒主動找上自己,只是依舊平靜的在書房中等待著他的到來,這是十足的自信還是什么?
或許有一張半先天的頂尖高手這樣的好牌,的確是有這樣的資格吧?
周文略暗暗的搖了搖頭,如果這一次闖進來的不是自己的話,茍富貴到目前為止的表現還真是沒錯的,但他卻是絕不會知道自己的真實實力,如果在未修煉九陽神功和降龍十八掌之前,他還真沒有那個自信面對一個半先天的頂尖高手,但是現在嘛,結果還真是不一定了。
深吸了一口氣,周文略繼續向著中間的書房走去,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個身穿白sè功夫裝的男人,一個無聲無息便出現在了他前方的男人。
這個戴金絲邊框眼鏡的中年男人很是溫文儒雅,給人的感覺很好很傳統,很是令人能夠泛起好感,相比起現在殺戮了老半天,難免沾染上些灰塵和血腥味的周文略可要強多了。
但周文略卻明白,這個給人好感的儒雅男子,正是他今晚所要面臨的最大敵人,半先天頂尖高手——陳漢王!
ps:謝謝翠綠的打賞。
-----【第九十五章 陳漢王的兵器】-----
“年紀輕輕的,你也很不容易了,能走到這里,還殺了常坤名那幾個廢物……不介意的話,我想先問一下,你不是哪個勢力的人吧?比如說愛爾伯塔家族又或者稻家之類的?”
與周文略想像的不同,陳漢王這位半先天的高手并沒有立刻就動手,而是好像拉家常一樣的問起了周文略話來,聲音很有些磁xìng,就連周文略這個相斥的同xìng都不得不承認很是動聽。
周文略也很老實的搖了搖頭,“我和他們什么關系都沒,也不知道別的什么勢力之類的,聽都沒聽過!
都到了這份上了,當然也不需要再扯什么虎皮,本身就要靠著實打實的真功夫硬拼了,實話實說又如何,說到底,還是要看誰的拳頭夠大夠硬。
不過自然也不可能就被對方的幾句話放松了jǐng惕,經過教習地獄訓練的豐富戰斗經驗早在第一時間就放開了冰心決,敏銳的感受著四周的情況,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人埋伏在周圍,身上更是早就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面對敵人尤其還是面對著一個勢均力敵足以威脅到自己的強敵,周文略絕不會被任何手段麻痹迷惑。
陳漢王點了點頭,卻是依舊還是沒有動手,反而說出了一番出乎周文略意料的話:“既然沒有的話,那就好說了……我想可能小兄弟和我們茍家有一些誤會,所以才會有小兄弟今天這樣的舉動,說到底,一切都不過是我們少爺和你同學之間的一些小矛盾,你的那個同學現在還在別墅的地牢里,我們完全可以將他交給小兄弟你,并讓我們少爺對你們賠禮道歉,該出的醫藥費和賠償什么的我們絕無二話,今rì的事情也可以都作罷,化干戈為玉帛……而且我們對于小兄弟真的很是欣賞,如果小兄弟愿意加入茍家的話,我們愿意提供每年一千萬聯邦幣的聘任費用,不知道小兄弟有沒有這個意向?”
陳漢王和茍富貴自然不會像茍尚德一樣的目光短淺,正如茍富貴所說的,常坤名他們幾個廢物死了也就死了,換來周文略這個前途無量還更好用的打手那不是更好?至于說要茍尚德賠禮道歉什么的,那就更算不上什么了,不過是一番姿態而已,就能贏得一個前途無量的年輕高手效忠,這筆生意的得失傻子都會算吧?
而且陳漢王也自信,一開口就是每年一千萬的薪金,像周文略這種年紀的小年輕對于如此巨大的誘惑如何抵擋如何拒絕?
“每年一千萬?”
周文略的眉頭果然跳了一下,慢慢走了過來,“真有這么多嗎?”
言語間語氣猶豫,似乎已經被說得有些心動了是的。
陳漢王到是沒那么容易失去jǐng惕,隨著他的腳步退后了一步,依舊微笑著看著他,“看來你是拒絕了,真是可惜了……同樣的招數用第二次是沒用的,剛才你殺常坤名那個蠢貨的場面我通過監控器看得一清二楚,難得你還想用這招來對付我嗎?”
周文略也笑了,半先天高手果然就是半先天高手,果然厲害,不單是實力絕頂,腦子也比那些蠢貨要強不知道多少了,比單純的武夫難對付多了。
“像你這樣的少年高手,前途無量,要么就是招于麾下,要么就是盡早扼殺,否則成長成起來后遲早必然是我們的心腹大患!
陳漢王不再和周文略多說,動作優雅的挽起了袖子,嘆息了一聲,“真是可惜了!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ofqdz.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hi彩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