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飄燃紙-第21部分

乘機離開座位,往靠里面的一張座位躥過去,等雙腳在地上擺平,后面皇甫甫的腳也正好插進來,擱在我兩腳之間。醫生對于我們剛才提出的問題,實在難以回答,他所說的內容,一會兒是生物化同物質化之間的轉變,一會兒是電腦預制計劃,里面又牽扯到廢紙不廢紙的倒霉事。關于是不是廢紙,我同醫生,還有服務員,都有過考慮,反正無論什么糊涂的事掃興倒霉的事,可以忍可以不忍一說就穿不說便永遠不穿的事,我都能在處理廢紙的過程中將它們一一解決好!澳闾幚硎聝旱姆椒ㄒ呀浭株惻f了,涉及的面也窄,”醫生總是一把靠背椅子坐得穩穩的,對我反復數落,“一般的場景問題都能將你難倒!蔽覇査灰獨Я斯ぷ鏖g里的所有電腦?“您想干就試試看吧。每當你處理完一張業務廢票,這兒的電腦在檢索方面是不會幫你什么大忙的,你若不在那一張張業務廢票面前耍耍威風,那么你還會有什么出頭之日呢?至于這類事到底是好是壞,根本就不用去管!薄澳闶钦f毀壞一臺電腦也無濟于事?我原先也是這么想的。弄壞一臺電腦對我們來說有多大作用?是不是?只是弄壞了對我們沒害處罷了?烧f歸說,這工作間里幾十臺通電的腦子,有哪臺能及時幫我處理廢票?從以前定下的工作指標來看,每個月做下來,積累的業務廢票張數可逾百十來張,”醫生說:“你也太單純了,你的構思價值全跌在了單純上面!蔽蚁蜥t生吐出舌頭,表示我直到現在都還保存著那份純潔,“在剛開始的時候,雙方其實是有默契的,電腦的一部份日常工作就是要來處理這些幾經周折才被確認為是廢票的票據的。我若是真把電腦給毀了,”醫生聽我說到這兒,馬上改口說:“我是叫你停機,一停百停!薄斑@我明白,在工作間里停機,是個極其鄭重的決定,就是這個一停百停,一了百了……我停機,目的是讓我能有機會獨立處理大堆大堆的作廢票據!

  “每星期集中搞一次,就由我們活生生的人來搞,不要電腦參與!

  “當時我心急了一點,還說大話,不要電腦幫忙,可我從頭到腳還都穿著電腦工作服,腦子也醉醺醺的,不起一點作用!

  “穿著那身白大褂怎么行?你要徹底依靠自己!

  “每季一趟,工作量也不會很大,可我有時不能準時展開工作!

  “有時腦袋發昏,派不上用場!

  “你他媽的,不會過來幫我一把?”醫生把桌子上堆積如山的書刊摞起來,把它們往他臨時帶來的測量儀器皮袋里裝,他詛咒道:

  “狗日的小說寫到現在還沒能讓人進入村莊,連個舊村莊的確切遺址是從哪兒開始的都沒弄明白,活該有腦子不知道往哪兒使!

  “絕對沒有的事,”皇甫甫說,“煤車都被劫了好幾回了,劫到手的煤全部被存放在村中舊宅里。怎么說還沒進村子呢?”

  “元旦那天我就托人去問過那些在首飾店里裝修的電工,他們早把幾千根亂電線修剪整齊,就等著店里其它場所被人整理干凈!

  “醫生,早在那會兒,就是店里經常停電,卷簾門無法啟動的幾天中,我在店里值夜班,運木柴的卡車整夜整夜停在值班室外面,當時天上還飄著陣陣白雪,我在那會兒已想清楚,當小說寫到我們幾個人圍著界石轉悠時,就應該有人從舊宅里面站出來,站到幾百年未熱過一回的那條長長的院前階石上,他可以在臺階上說說話,說說有關于院內分水、分攤食品那檔子嚕蘇事,并且在那兒兼做分發食品的現場總指揮。從這點上來看,我們幾個人是應該進入村子的,進入冰窟窿授課,在北園河堤上把城里的運煤車翻個底朝天。至于電腦的使用日期,更要往前推,因為整個關于巨宅、界石、冰窟窿、通往城里的兩條公路(院前一條,北園河堤口一條)的設計方案都是由電腦來預測和完成的。店里沒電,那些裝修電工如何施工?”
88
醫生盤曲著瘸腿,高高坐在轉椅上,他想以不偏不倚的態度來認真聽取我關于小說的描述!皩戇M村子這件事……寫到進村,不,接下來需要擱一擱了。進村后第一眼被發現的東西……”“一片雪原!蔽艺f!啊诘厣系臇|西,它們身上都顯得有點毛茸茸。但在它們身上披著的不會全是冰雪之類容易化解的水性物質,它們身上有發膩的東西存在,但這種東西也沒能在我們的視線中保留多長時間。雪原上的景色逐步趨向寬廣淡雅。起先,進村的人無法一下子認出巨宅的廢墟在哪兒,后來看見了,但也沒能全面查明廢墟全貌,這樣迷迷糊糊走下來,一隊勘探人馬花了幾個星期的時間,只是在村子里兜圈子,而且每一圈走下來都是廢圈!薄拔覍懶≌f我看小說,或者與人分析小說,感覺都沒什么特別的,像某類表面很滑的東西,許多人喜歡擊打它們,許多人喜歡圍在旁邊時刻準備往物體中心部位擠,他們又打又擠,又擠又滑,人在那種地方圍觀久了,到一定時候必然會一擁而上,用腳去踩,但結果他們全都會在滑溜溜的物體上摔倒。我對你們的《進攻村莊》初步得出的就是這個印象(是意見?)!

  我輕聲輕氣,在自己座位上喝咖啡。服務員趕跑了幾個看熱鬧的小孩,走到我背后,說:“他說完了,你要起來反駁他幾句!

  “怎么反駁?”醫生先于我說。

  “怎么不好反駁?批判也可以,”我忽然變得很粗暴,“小說里的停電,同村子本身一樣,具有后現代藝術色彩。你以為你坐在這個店堂里,胡思亂想,或者坐了汽車火車趕老遠的路,(趕快走下車來),就真的能給世人找出一個規模宏大、其歷史也極為久遠的人類廢墟來?小說里面的事,”我腦子里的思維這時發生了逆轉現象,“小說的概括面是很廣,很模糊的,自然也很容易引起與世間萬物的沖突!蔽艺f。

  我請他們幾位坐下,說:“算大家說得都有點道理,可怎么寫,是起決定性作用的,我用的是自然滋生法,小說……現在幾乎所有稍有點頭腦的人都會在它的某段內容里找到抗拒滋生的力量源泉?尚≌f的自然滋生法告訴我,那批人快要出事了,因為他們離出事地點已經相當近了,如果不過去威嚇他們一下,所有在創作時伴隨于作者左右的神秘感應,都將顯形于小說的字里行間,艱難的自守階段會不復存在。說到這兒,在我小說里面那種密如芝麻、又假模假樣分期出現一些預兆的臨危狀態(你們在看我寫作的同時,也要仔細聽我是怎樣用語言來跟你們說話的)會如同在西風中倒伏的旗幟四角,紛紛鉆入行人身軀之間的空隙之中,你們先聽我跟你們解釋,”

  “服務員最沒氣力,”醫生坐在皮轉椅上說,“拎她一把,或是迎面推她一把,沒有不倒在床上的!

  “你們聽我跟你們解釋,”

  “滾蛋,又想到她了!

  醫生明明聽見營業員在柜臺里罵自己,卻裝出異常高興的樣子說:“這一說倒是泛指……”

  “泛指也罷,特指也罷,都是你與服務員兩人的事兒。樂事一樁,真是舒服透了,在那事上面,有人會恨不得把自己的骨頭全拆下來,堆放在服務員床上!

  “與她在一起*,是我平生最感快樂的事。臭娘們,離開男人就沒法活了!贬t生見服務員即將從裝修電工那兒朝這兒走過來,趕緊把話說完。

  “這群外來工,不盯緊點就不跟你賣力干!狈⻊諉T剛到酒吧柜臺前,就說!澳銈兒攘艘淮笊衔,喝夠了沒有?來,你出來,那兒還要有人看著,你出柜臺來!睜I業員順從地走出酒吧間,一面依依不舍望著醫生,慢慢朝電工們走去。

  這次輪到醫生坐在我對面與我合作,對方是皇甫甫和服務員。一張黑桃老K被丟在桌子中間好久了,但還是沒人理會,我打出去的電話已經斷線,我心里想,這兒的事已壞了一半,那張黑桃K上現在正壓了一張黑桃A,隔了一會兒,電話鈴響起,醫生瞧瞧我,在他的眼神中似乎藏著一個暗示,“雨鞋你拿了沒有?”

  電話一端捏在服務員手里,“雨鞋?真要人的命,九點以前,我來家里取!狈⻊諉T說完,嘭的一聲將電話掛斷。我催人來這兒裝木料,前后一共撥了四、五個電話!罢f真的,”醫生收回他那張老K,說,“我們年老以后會不會也像她們那樣,老沒停地來煩人?”他的手頓了頓,掏出一張新面龐的牌!俺雠,反正在九點以前把雨鞋取來就行了!狈⻊諉T掛上電話,未及轉身,在桌角側斜眼偷看醫生手里的整副牌。我按自己的路子,出了幾張A。醫生跟牌跟得很緊,但他心里還是惦記著自己那張K!拔艺f,這些老人精神上是否完全垮了?才下了幾點細雨,就打電話來催別忘了帶雨具穿雨鞋!蔽倚睦锖軇e扭,電話打出去了也沒用,一大堆材料擱在幾塊濕板上,沒人料理,這店里的夜班現在值起來,變得越來越無趣無味了,值班人打出去的電話沒人理睬,這不是明擺著,值班人沒有半點威信可言么。醫生罵了幾聲臭牌,立即翹起腿,認真研究出牌對策,“跟你籠統講,也講不透徹,老捏著上手牌不打,干嗎呢?”

  “不許在打牌時講牌上的事!狈⻊諉T掛斷電話,坐下說。電話里說:“你只顧在值班時玩,不講一點紀律,雨鞋雨披今晚非準備好不可,一下班就帶著他們幾個往首飾店跑,哪家的人都會被你帶壞的。我知道值夜班是件非?鄲灥氖!

  服務員丟下電話,(話機就被擱在書案上),手反而去摁電話機上那塊活動片兒,(摁過了,有電話也等于沒電話,外面的電話打不進來),“我說,那些老人是否有點不正常?”我對服務員說,而且還搶著說,“你都四十歲的人了,在我這兒打個牌都要被管著!

  我起身替他們三位杯子里添滿水;矢Ωο磁,抽底牌十張,放在醫生面前。黑桃K由醫生打出,第一輪的第一局,醫生打出黑桃K,服務員捏著牌不肯落手!半娫捲谀膬?”皇甫甫問我,在態度上學了我的樣子(謙卑),我向他們指明了各自身邊一部電話的位置,我一邊嚼著廢話,一邊點煙來抽:“從打牌時起到現在,服務員已經接了幾個電話,那些老年人是否都有些神經不正常,為了雙雨鞋,自家的電話就這么打法,嘿!

  醫生緩緩收起黑桃K,意思像是在照顧我們三人中的某一人,桌上牌的局面對我們很不利,醫生改出了一張方片。牌的局面不好,(但醫生的醫術高明),被叫明了的幾張牌直從我記憶里涌現出來,方片被擺在黑桃K下面,我在心里自己勸了自己幾次,我終于開口說:“每人先打一個電話回家,告訴家人,自己在哪兒,但不能說是在這兒陪我玩牌,免得他們一個個詢問到值班室里來!薄八浪来粼谶@兒,有什么趣兒?”在電話里提起要在下雨天穿的鞋子,這會兒正齊刷刷被排列在屋子門口那兒。每次輪到醫生出牌,他總是要抬手用力摁摁捏捏自己的鼻子,等鼻中發出哼的一聲,牌才會落到桌面上,有時做完了這些手腳,他還不立即出牌,一副牌從左手換到右手,從右手換到左手,不停地換。我說醫生是在磨時間,跟人磨耐心,“都不知道,都不知道,”我說,“可能明天真的要下雨。在電話中老太太明確警告過我,”醫生與我合作打牌,在桌上抓牌,“老太太打了幾個電話過來?”

  “甭提雨鞋的事!狈⻊諉T一聲咳嗽,噴出的氣體中夾雜著許多亮晶昌的唾液沫子!翱赡悴荒懿焕硭@間值班室也夠坑人的,換到誰家里打牌不成?”

  皇甫甫跟了一張牌,他似乎理解了牌中的奧秘,一個人陷在椅子里直搖頭。跟牌,但就是不壓牌,隨著別人的好牌轉,一個圈子轉下來,好壞如何,都與后面的跟牌人沒多大關系。(他似乎也明白了對方為什么老要跟小牌而不愿出一張大牌的原因是什么)。

  “你算了吧,”皇甫甫說,“上次到你家里去,你家那個廁所窄小得讓人無法忍受,兩個人在里面小便,都小不過來。沒等我們用好馬桶,她就已經推門進來了!薄八@么早進來干嗎?”“早泄唄,”“廁所小,”

  醫生在打牌上有點霸主的味道,要好好看他臉色打牌,單看牌面,或者單看臉色,都不能在醫生面前出牌,

  “外面走廊里的風很大,你看吧,站在下風口,就是我當時站的那個位置:在你家廁所里,你撒出的尿液在風中分流,其中有一部份尿直往我褲腿上澆!

  “在門上我不是已經拴了一根鏈子了嗎?一進門,你就得拉住這條鏈子,把它緊緊扣牢在手心里,這樣多多少少能起一點擋風作用,服務員一時也進不來!眛xt電子書分享平臺 第九書包網
89
電話里好像有不少人在吵鬧,我受不了嘈雜聲,便把話機往桌上倒壓著放下。電話里說:當時周圍空間小,人又擠,兩個人同時站在里面往馬桶內排尿,臭味是有的,腥臊味也有,只是還不太強烈。不過話說回來,哪間廁所沒有這兩股味道?往廁所中灑香水,讓人在里面聞見香味,我看這個作用也是暫時的,時間久了,能夠留下來的,留在廁所里面的,也還是臭味和腥臊味。我當時正拚命往外排尿,可門外早有服務員在那兒推門,她要推開門往里擠,那股穿堂風就是在這時鉆進了廁所,起先一切都還正常,可到了后來,我的手(握著那東西)開始星星點點被澆上了第一批自己撒出的熱尿,隨著風勢加猛,局勢無法控制,同我一起站著小便的人,他左面那條褲腿,在鉆進廁所的風的吹舞下,被我的尿液澆濕了一大片,從褲子的布面上熱烘烘冒出熱氣,但作為安慰,灑在他褲管上的尿液,它們的氣味倒還可以,味兒并不像其它時間撒出的那樣又臭又腥臊,所以那人的褲子一直沒因為這尿味而被專門換下來洗過,他穿著這條褲子歡歡喜喜過了整整一個冬天。

  電話里說:我在開始時就已意識到了,要建成一個簡易廁所,得先把棚子拆掉,用棚子的料(外加少許石塊、水泥),在客廳與南房的交接處搭建一個能遮擋便桶的木條板廁所。棚子在院子里臨近火場,這家伙本身就是個會引起火災的不穩定因素,從棚子上拆下來的一塊塊木頭,你仔細用鼻尖聞聞,上面帶著濃烈的焦糊味。做拉門,或是做推門,當時還沒確定下來,匠人先把門框固定在墻壁里面,木料有些發黑,手摸上去,順著木紋往下,橫一條豎一條都是黑色的,且不說還有不少沒法用手去摸的地方,這些都還不說,手在木料上滑淌,黑乎乎的摸木頭感覺,你說這種經歷是第一次有呢還是以前就曾有過?在燒焦烤紅的木頭中,我說主要是在這兒,在這兒,木頭怕遇見一個撫摸自己軀體的老手,在廁所落成的那一天里,我害怕與人同時擠進去行方便,你下面在很舒暢地排尿,(就像你的嘴巴正在很舒暢地進補營養液),站在你旁邊的人摸著你的背,他的手心貼著你的身體,手背又不時磨擦周圍的木板,“還是那些廁所里的木板?”“還是!薄瓣P于移動廁所,你聽說過沒有?移動的,”排尿時的沖擊聲非常響亮,他帶領幾個匠人在院里拆棚子,弄得院里到處都是飛塵,滿院子烏煙瘴氣,沒一處像樣的地方。我們先用濕布將一根根被烤焦的木料上的煙火色擦去,瞅準一個機會,把木條如數浸泡到院子后面的河水中,我自己則把一根小木條插入河中的木頭里面,在木條上懸一塊布,作為記號,警告院外那些手腳不干凈的街巷惡徒,叫他們別太靠近這條河。房子打基用料的選擇還是沿用老傳統,選用一批堅硬的石塊鋪在地面,石塊受到壓力,往泥地深處狠命扎根,再在石塊中間灌入水泥漿,變干后,水泥的灰條兒在石縫中像一條條蛇那樣,相互咬緊盤死,它們更像書本里的上下格子線,還像罩住鴿巢四周的很細的鐵絲網,我設想廁所的門,既可以往里面推,又可以往外面拉,這使得進出廁所的人對這扇門會形成一個新概念,這不像以前,那時進去出來,人的動作都有規定,往里,門要拉,往外,門要推,所以,當時我在門上預先就扣了一條鐵鏈子,在旁邊門框上再相應釘一個圓鐵扣,把鏈子穿入扣眼中,誰拉住鐵鏈,誰就控制了廁所的門,當時只是隨便設計設計,找來幾個熟人幫著做了這事。

  這地方現在還是一片空白,空白之處必然顯得無比寬闊,可是離遼闊還有不少差距。一批批舊房子連在一起,房與房之間有不少空地,這些空地即將要被人點火燃燒。我在客廳中做監工,一直緊盯著工匠們干活,等匠人們把建房基石全都按圖紙填壓到位,在石縫間抹上水泥,水泥變干,可以負載重量了,我立即催促他們在基石上豎立木柱,讓木柱圍成一圈,完事后,又催他們沿著每根柱兒劃出一些固定的線和點,并往線和點上釘木板,板子釘過大半,工匠中有人提議,可以上主梁了,于是一部份工匠一轟而上,爬上柱頂,架設主梁,不隔多久,也就是主梁在幾根木柱上被剛剛架穩,在主梁兩側便七七八八搭出了一批側翼短梁。這當中幾乎沒人歇過一歇,除了一個專職在下面測試馬桶立位、測量下水道長度的技術員,其余工人都干得上氣不接下氣,十分辛苦!斑@事傳出去不怎么雅觀,”醫生捏著自己的喉結,說,“在自己家中的廁所里……”

  都說是用木料圍成的廁所,其實也不符合實際情況,說它三面是木板,第四面是磚石,第五面靠墻,現成的一面屏障,這倒比較接近事實真相。我催工人們上梁,讓三個壯漢爬上木柱頂端,其中一個在柱頂接過從底下傳遞上來的粗木條,在對面,那兩人見他拿穩了木條一頭,便奮力朝他那兒拋擲繩索,大概拋了七、八下,在繩子頂端被預先縛著的鐵抓手僥幸抓住了木柱頂部。到這時,提著圓木頭的匠人,他的手腳要變得飛快,他必須一把捏牢鐵抓手,用力在抓手上摁幾下,讓鐵抓手固定下來,然后用別在后腰皮帶里的榔頭猛敲抓手寬厚的背部。當抓手的尖刺深深陷入木柱之中,柱上三個匠人才開始拉的拉,遞的遞,把一根粗圓的主梁安在兩至四根立成直線的木柱頂上。有人相信我說的這些話,也有人根本不信,他不信我說的話,就應該不折不扣相信我寫的,寫成的小說要是沒人信了,這自然很使作者痛苦,若是從來就沒人相信小說中的人和事,要是這樣的話,一點都不回避,要是我寫出的辛苦小說、幸福小說不能發表出版,對我雖然是件非?鄲婪浅@Щ蟮氖,但要是不能出版,再在這個基礎上加上小說內容不能使讀者信服,或是人們看了我的小說,反倒信起別人寫的小說來了,那么對于我來說,簡直……如果事情都有一個回避,或說得更理想一些,有一個第二世界讓人躲一躲,那么到事兒結束時,就會有個結局出來,到那時人們將會感到自己天也有了地也有了,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相信我寫的東西是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找到市場的,有人相信我信任我,我怎會沒有市場?人們不相信我時,對應的市場才會消失不見,時間限制明確,時間短暫,

  “你家那五個墻角的廁所就是通風條件差,里面悶!

  “只能供一人使用,你可以調節手拉鏈子,讓穿堂風吹進來!

  “那條濕褲子……”醫生死命往前探腦袋,說話時因而在喉嚨中憋著一口氣。

  “那次真是被毀了,”

  “在里面哪一次是十全十美的?一共有幾次?”
90
醫生的心思還在牌上,“一見到里面各面墻的頂角加起來是五個,就讓人心煩!彼f著把一張牌拎在桌子上。電話里說:你這個混小子,到現在才想到要拎這張牌出來。我面對工匠氣鼓鼓的臉,忙賠笑臉,“對于怎樣建造市區中央會議大廳,我沒什么可說的,可對于建造廁所,恐怕情況就不同了。這廁所雖說不是什么重要建筑,但同其它建筑一樣,它也起碼應該有個結構合理的問題,我說的是主要建筑,像雄偉壯觀的市區會議廳,里面可以說是遍布了廁所這種基礎設施,它們在每個角落,每步樓梯的拐彎處,在人們想像不到的偏僻隱蔽地方(像盛世與敗世都會存在的遺賢那樣)給急需方便的人提供場所,一個廁所要有自己的合理地位,我是說廁所的使用壽命應該與它的主人(主房)壽命相同,就是說,它們雖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經過努力,可以在同年同月同日求得死亡,在同一天失去各自的使用價值!蔽姨崞痣娫,貼在耳邊聽了一會兒,覺得現在若是丟開電話,光敘述自己的意見,整個談話將會顯得更為隆重熱烈,若再去面對幾個女人來談,氣氛又會變得熱情而又妖野,丟掉電話造成的過失是,我以后的全部談話會變得空口無憑,要是有了這一點,談話可能要滑入危險的一面,像俗語所說的,它將變成死無對證的一個疑案,或者沒這么可怖,但我說了半天……說了也等于白說,說了還不如不說……“同意的請舉手!睂Ψ秸陔娫捴羞M行表決。他們似乎已經下了一番功夫,他們那兒出現了大家下決心進行表決、以表決來決定事態如何發展的健康跡象,我想這時丟棄電話,我又怕自己真會這么做,(立即行動,丟開它,那么所有因此而引發的過失會劈頭蓋臉向我沖來)我端正了一下握牌與握電話的手勢,清清嗓子眼,對他們說,既然兩者使用壽命的長短應該相同,在主房上用一根鋼筋,相應地也應當在廁所墻里安上一根同樣型號的鋼筋,在主房上用掉多少水泥、磚塊,在廁所上也要如數花費,我咬著牙說,花費,同樣的花費,你們懂嗎?“至于這間廁所的造法,它的外在形象,也就是整個相貌,我的取位是:它應該完全模仿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我要你們模仿五角大樓,只要按照圖紙設計要求,非常嚴格地去執行,就能大功告成!笨晌矣X得我的話在電話里被他們這兒一片夾板那兒一片夾板夾得死死的,不能自由動彈。

  “動你個熊,”他們之中一人在電話里惡狠狠對我嚷道,“廁所弄到現在,幾面角落已形成圖紙上需要的五個大角。你還有哪點不滿意?你有不滿的地方只管沖我來,何必跟手下人糾纏不清!痹鞄念^兒現在終于肯露面出來說話了,他是建造廁所的(經理),可我是什么?我是什么角色、什么東西?在這場廁所風波中,我只知道這廁所就造在我家里,廁所主人是個什么概念?“你們是否完全明白,廁所的主人就是這家的主人,廁所就是家庭!蔽覛庋嫒f丈,硬是把經理頂了回去。這群人縮著腦袋,提著水泥袋開始攪拌混凝土。一陣陣干燥蓬飛的水泥灰落在他們頭頂,在他們頭頂的黑色頭發中間圈出了一塊較黑頭發淺淡得多的灰*域來,遠看起來,這些工匠都似乎有了禿頂,那沾滿水泥灰的頭頂就是一塊隱藏在稀發里輕易不愿見人的灰色頭皮。廁所五只墻角在建筑基礎上已初見雛形,角上高出部份直抵木柱根部,低處則沉入基石之中。拌熟的泥漿被工匠倒入木頭夾板里,夾板一步步傾倒,使五只墻角一邊往上升高,一邊又被預先定下形狀,包括墻角的外延部份和斜射部份也已有了自己的形象。一般來講,凡家中基建之事都要由我來做監工,由我這個家庭主人(同時也是廁所主人)在旁邊不斷向做事人提醒,要是事情都成這樣的話,這樣來做監工這樣來思考問題,那說明我在以前的日子里還沒被累人的事兒拖垮,說明我還是有一線希望的,這想法恐怕只能為我做某種補償,像誰一樣呢,我看就像女人,女人們整天提了個針線活兒,東一針西一針慢慢把一件東西織好,把它熨燙整齊,放入衣櫥……可我剛才是要看我究竟像誰,酷似誰,像一半不行,像透了,又會有后遺癥,會擺脫不掉的,第一根主梁剛剛被架好,我便煞有介事在為廁所劃定的區域內來回巡視,一擺手,我表示自己對他們的工作已經認可了,接著第二根梁又架在了我頭頂上,同樣,又是我手一揮,表示認可,可接下來,那些工匠未見動靜,到最后我才明白,這間廁所一共只需上兩根主梁,往后上什么,沒人知道,可在上面這會兒還空了一大半地方,工匠們互相瞧瞧,在屋頂爬來爬去折騰了半晌,最后決定打消顧慮,立即替我在主梁左右側(兼前后側)鋪上延伸至四周的側翼小梁。

  電話簿一直被擺在話機底下,作為一樣工具,電話簿在這兒只是被當作墊子來使用,但我并未都照著這個標準來要求所有文本之類的東西,沒要求它們沉入一切硬性物體之下,充當墊子,工匠們上廁所時,把用過的手紙丟在糞槽里,像他們這類舉動……也無需花多長時間……我從廁所里出來,拍拍自己腰間的皮帶……“還是那個傾向,有時有,有時沒有!贬t生態度趨向強硬。

  “往里面去一點不行嗎?一根次要的梁占了這么大一塊地方,”他差點沒把手中一塊水泥往領頭抬梁上房頂的工人扔過去,“找個位置都不行了!

  我總嫌醫生做事太費手腳,“無用的腦子,”我說,“你找找它們不就省事了!蔽医舆^醫生遞過來的購買建材的介紹書,說:“你看你,我說么,這書這么厚,肯定是一本建筑材料方面的采購指南!

  “提起來,你把書提起來擱在書案上!

  “肯定是一本帶有專業指導性質的購物指南!

  “抬高點,放在書案上……”

  “絕對是本厚書,是這本東西?”

  醫生對我亂翻他的藏書很反感:

  “你下次再來吧,這兒的書都是被編上了號的!

  “這書有多厚,”

  “你下次來翻吧。這樣……不可以把這幾種書攪和在一起!

  “另找一本刊物給我,前面要有目錄的!蔽艺f,一邊又多少有點恐慌地望著那堆建筑材料。

  “你放手,不能亂了編號。你放不放手?”

  “您決定了?”我有氣無力問醫生,

  “決定?決定個屁!憋@然,醫生沒聽懂。我補充說:“您決定不讓我干預您的建材采購工作了?”醫生聽到這兒,好像頗覺突然,肚中的火氣頓時消了一半。他想到平日自己在采購方面所遇到的各種難題,便向身后尋了一把椅子坐下,然后對著那堆被聚攏在墻角的建筑材料眨巴眼睛。

  “所以我說么,您還得將那冊建材采購書拿出來給我看,讓我替您挑選。光讓眼睛跟著廣告詞轉有什么意思?光跟著廣告轉,只能把自己比下去!

  醫生一時沒了主張,他遲疑了幾分鐘,站起來,走到里房,從電話簿底下抽出那本書。電話簿剛被醫生壓在電話機下面。

  “沒別的了,就這一本!彼褧f到我跟前,

  我接過一看,書很薄,但書的開面卻大得驚人,足足有五分米見方,紅色封面,上面印著某戶人家的家居生活場景。我拿著書,懶得去翻開。這時領頭上梁的工人從房頂上爬下來,他走到我面前,略帶得意之色,對我和醫生說(一邊說,一邊還向房頂斜瞄著眼,并輕輕捶著自己的后背腰兒):“我到這屋子上去看了一遍,參照參照,房頂是怎么上的,這廁所的頂也就怎么上!薄安灰,廁所是五角形的,它的頂部也應體現出這一特點來!薄安还忭敳恳怀鲞@個特點,廁所的地面歪歪斜斜也到處在往這神奇的五只角上湊著,而墻面卻光滑著呢!

  我看了書中幾頁插圖,這些圖在表現手段上采用平面畫法,上下里外沒多大進出。只有其中一張插圖例外,這張圖反反復復講的是一輛自行車在陽光照射下出現的幾個不同的地面倒影,倒影與車子本身在概念上完全不一樣,但它們相互之間仍有很深的牽連,這就構成了事物內在的縱深度。工匠們在上廁所大梁時好像也懂得世間存在著這一道理,影子與身體不同!暗珡囊婚_始,事物各自都有各自的道理……”醫生見我讀了幾頁書后說,“我上街采購建造廁所的材料,身上就帶著兩樣東西,一樣是錢,一樣便是這本書。此書每節都有側重點,你越讀下去,越感到有必要將書中講述到的在采購方面的常識弄清楚,什么這種材料比那種材料性能好,但它的價錢貴,這種比那種更現代化,但后者比較結實,施工時也沒很多講究,等等等等!

  我選了書中一張圖片,將圖片順書脊撕下來,在征得醫生同意后,又選了一張圖片撕著,我慢慢說:“比來比去,不都是白比了?材料當然是現代化一點的好,貴一點的好,造廁所從來就不能馬虎。有沒有指導性強一些的書?”

  “由您來選材,這是我早已下了決心的。您故意跟我鬧別扭。我們是有書的,可那些沒書指導的人,那些在建筑上沒經驗、又掏不出建筑學文憑的人,對他們來說,要造個像樣的東西,那真是麻煩太多了,而我們是有書的,這些日子您要把這書時刻揣在懷里,有空就拿出來研讀,在這方面,您要苦干一番,舍得花精力!

  “不跟您說了!贬t生扭過肩,哼了一句!安桓剷。你對我在采購方面存有偏見,沒有一次被你贊揚的!

  “像你這么說,”醫生微微笑了笑,“他們這些人?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ofqdz.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hi彩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