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劍怒蒼嘯-第2部分

奇地劍氣。每當看到別人手中凝結出象征本源的本命之劍,伊索就有一種失落的感覺。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是有本源的,只要在六歲的時候進行一個本源初始儀式,一旦渡過的話就能成功凝結出本命之劍,成為一名受人尊崇的劍士。相反,假如在第一次本源初始沒有渡過,那么就會永遠成為不了一名劍士。劍士,幾乎是整個斯塔大陸最普遍的強者職業,修煉劍氣,已經是經過近萬年的繁衍。
但伊索連本源都沒有,別說是本源初始了,就要他鍛煉基本的身體極限都無法進行。本源是萬物的一切,任何生命體都是靠本源來維持生命,只有本源才是與大自然親近的最好媒介。實際上,劍氣就是大自然當中的一種元素體,劍士通過本源為媒介將這種元素體吸納到體內,使自身變得更加強大。
愛麗莎見到身旁的弟弟有一段時間沒有說話了,又是那副傷心無奈的眼神,只得安慰道:“好了伊索,知道你肯定又是在苦惱了,開心一點啦,我們去郊外玩耍吧,聽說那里的小河有很多魚!”
伊索點點頭,知道每天這樣空想是沒有辦法的,也許這就是書上常說的命運吧。
沒走多遠,前面路段傳來一聲冷酷的吶喊:“所有人趕快讓道!”聲音十分冷峻,帶著標準的軍隊口語,路人于是紛紛駐足觀望。不一會兒,兩隊帝都禁衛軍騎著高頭大馬奔馳而來,擁擠的人流立即清出兩條道路。
“讓開,讓開,多多夫先生駕到…….”
多多夫?人群之中立即炸開了鍋,全部伸長頭顱朝著街道盡頭望去。伊索與愛麗莎當然知道多多夫這個人物,不止是他們,估計整個恩特帝國都知道多多夫的大名。多多夫并不是一名強大的劍士,有人曾估計多多夫的劍術只有可憐的劍者上階實力,但是這并不影響多多夫的名氣。
因為,多多夫先生是一位煉藥師。
如果說斯塔大陸什么職業最高貴,那無疑就是煉藥師。
煉藥師是世界上人數最稀少的一個群體,而成為一名煉藥師的條件幾乎是苛刻到極致了,東斯塔大陸與西斯塔大陸相加起來的人數估計有上億之多,而煉藥師的人數恐怕只有可憐的千人以內而已。因為,成為煉藥師的條件不需要強大的劍氣,而是——靈魂。
伊索曾經在一本書上面的解釋上了解到,成為煉藥師的根本就是需要強大而精純的靈魂,而宛如劍圣般的存在也沒有那樣的條件。雖然煉藥師的劍術很差,但是他有自己獨特的本領,歷史上曾經有些著名的煉藥師甚至可以輕易的擊敗實力不弱的劍士。
煉藥師煉制出的靈丹妙藥一直都是劍士的最愛,可以這么說,假如這個世界上沒有煉藥師,那修煉劍氣的程度也沒有如此繁華。眾所周知,劍士的形成是要靠本源渡過初始階段才行,而一些初始失敗的人只能成為普通人,而煉藥師可以煉制出一種藥,使人們在進行初始的時候機率大大提高。也就是說,一名不錯的煉藥師可以培養出一大群的劍士。
正是因為如此,煉藥師所煉制出的妙藥往往價值不菲,甚至超過了靈獸的本源精魄。只要是煉藥師,都是貴族們爭相搶奪的對象,那怕是一個最低等的低級煉藥師,也可一生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
現在這位恩特帝國最出名的煉藥師正是一名大藥師。
煉藥師的等級分為低級煉藥師,中級煉藥師,高級煉藥師,大藥師以及神藥師。神藥師幾乎是一個完美的階段,據歷史文獻記載,整個斯塔大陸萬年以來,也只不過出現了一位,F如今,大藥師幾乎是所有煉藥師的夢想,整個大陸已知的大藥師數量也就那么區區幾位。
而多多夫就是恩特帝國內唯一的一位大藥師,據說多多夫生活帝國的最東方,極東山脈的一個山谷內,那里是靈獸的樂園,危險性極高。往年,無論帝國如何勸請,這位多多夫先生就是雷打不動,完全不將皇帝陛下放在眼里。伊索曾聽父親講過,最大的一次儀式,就是現任皇帝凱德撒三十二世派遣自己的親弟弟去迎接,并且帶去了皇室的許多寶物和無數的金銀財寶,但是多多夫卻不屑一顧,還將親王給轟了出去。不知這次,這位傲慢的大藥師為何會來到了帝都。
終于在人們期盼中,首先寬有二十多米的街道盡頭閃現一陣耀眼的金光,接著就是顫抖大地的正氣馬蹄踐踏。不一會兒,人們終于看清,那些閃著金色光芒的是一大隊足有數百人身披金色鎧甲,頭插紅色羽毛的騎兵。
帝國王牌騎士團,御林軍第一騎兵師團——紅狐騎士團!
居然是保護皇帝的御林軍,帝國的王牌部隊,可見皇帝陛下給予對方多大的待遇。
三百金甲騎兵過后,隨后是一輛非常豪華的馬車,馬車前面有兩名騎著白色駿馬的中年軍官,那多多夫估計就在馬車之內了。在馬車的后面又是數百名精銳的騎兵,足見帝國為了這位大藥師的安全,下了多大的功夫。
突然,人群上空驀地一聲氣爆,這動靜在這樣威嚴的場景之下顯得十分突兀。一時間,馬車驟然停下,所有騎兵全部圍攏周身,整齊地金屬聲音,騎兵們都抽出了自身的長劍。
16977.
-----【第五章 刺客再現】-----
這突如其來的動靜引得四處一陣慌亂,豪華馬車的上空突然出現一名全身黑色勁裝的人。收藏*頂點~小說~網
“刺客,快……保護多多夫先生的安全!”
一時間,全部的騎兵圍攏在一起,禁衛軍的警報聲響起,原本擁擠在街道兩旁的居民們各自慌散而逃。那兩位在馬車前面的中年男子面不改色,二人同時躥向空中,每人的右手同時出現一柄藍光縈繞,造型奇特優美的長劍。
愛麗莎對于這樣的場景也較為好奇,她帶著伊索只是躲到身后的一件商鋪門口。
“這兩個男子估計有劍宗的實力,水屬性的劍士!”愛麗莎對著伊索說,伊索雖然對劍士方面的知識也了解,但是卻沒有愛麗莎這樣正宗的劍士體會深刻。他也知道,判斷一個劍士的強弱可以根據本源來,而本命之劍恰好就是本源的寫照,但是普通人卻感應不出來,非得要本源初始過后的劍士才會有那么一絲的感觸。
黑衣蒙面男子身形尤為快速,來回周旋于兩名男子身邊,這兩名男子是多多夫的手下,都有劍宗的實力。二人圍著黑衣男子,持著各自的本命之劍發出各種威力強勁的攻擊。之間水藍色與火紅色的劍氣從交戰的中心向四處迸射。
“噗!”一道藍色水劍氣射在了伊索與愛麗莎身前的一個水果攤之上,這個水果攤立即化成了一堆廢材。這時候,一些大膽的居民躲在不遠處觀看者難得一見的強者之戰,伊索雖然不是劍士,但是他感到自己體內的血液似乎沸騰了。
“這才是強者的力量!”
帝都的號角吹響沒多久,從四面八方立刻涌來了許多士兵。
多奧帶著自己的屬下大概一千多人從城南趕來,身為禁衛軍統領,他要做到在帝都發生突發事件后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雖然這次迎接多多夫完全是御林軍一手接管,但是同為軍人的天職知道這事情可馬虎不得。要是這位大藥師少了一根汗毛,那么整個恩特帝國將會掀起不小的災難了!
“多多夫先生,請您放心,帝國一定會保護您的安慰!”這次帶隊的紅狐騎士團大隊長卡扎負責這位大藥師的全程安全,假如一旦多多夫先生出現什么事情的話,迎接他不只是處罰那么簡單了。
在接連兩聲尖銳的氣爆聲后,高空中的戰斗似乎已經結束了,那兩位有著劍宗實力的劍士已經被擊倒在地面之上。隨著高空墜落,鋪著青石磚的地面被砸出兩個不深不淺的大坑。
恰在此時多奧已經帶領一千禁衛軍來到了這條大街,多奧陰沉著臉,在遠處地時候整個交戰的結尾已經落入到他的眼中。他深知那兩位男子有劍宗的實力,而能輕易地擊敗兩名劍宗,那會是什么級別?
“會不會是昨日奇襲皇城的……刺客?”這個想法讓多奧產生了幾分擔憂,那個刺客可是貨真價實的劍圣哪!
黑衣人擊敗兩人之后遂從高空直落而下,速度非常的快,他以食指中指代劍,一道顏色極為暗紅的火劍氣直接將被騎兵層層護住的馬車給破開。在重騎兵的驚呼之中,卻發生了驚奇的一幕。
那道暗紅色的劍氣似乎停頓在了一層白色的透明護罩之外,而在白色光圈內,一位頭發花白,長眉白須的白袍老者平穩的端坐那里。老人面態和藹,雙手的交叉處,四掌的中心有著一團跳動詭異的仿佛火球般的白色氣體。
暗紅色劍氣小時候,那層白色護罩也相繼消失。黑衣人停止在空中紋絲不動,靜靜的看著馬車之內的老人。
這時,大街的另一頭傳來陣陣鏘鏘聲,卻是一大隊密密麻麻的士兵奔跑而至,而這些士兵的旗幟募然正是御林軍。
“哈哈…….昨晚被你跑了,現在你可跑不了!”一個狂傲的笑聲出現,在御林軍的上空幾米左右一個身披重鎧的將軍快速飛翔而至。
“是菲特那個老混蛋!”伊索認識這個將軍,他就是御林軍的統領,也是父親的死敵菲特-克里亞。見到菲特的到來,伊索朝著自己的父親看去,果然,原本還坐在馬背上的多奧也瞪起雙腳,不甘落后菲特,也朝黑衣男子飛了過去。
于是,菲特與多奧一前一后的圍在了黑衣人的前后,而在下面,這條四通八達的大街早已被無數的士兵給圍住。大隊的弓箭兵將目標瞄向刺客,幾乎將所有的退路圍得水泄不通,猶如鐵桶一般。
“萊納!”突兀的,卻是那個叫多多夫的白袍老者開口,他的聲音十分沙啞蒼老:“沒想到我們又在這里相遇了,這里現在有這么多的軍隊,你難道還是不死心嗎?”多多夫說完后,將目光轉向自身頭頂名叫萊納的黑衣人。
“…不知死活的螻蟻,你以為這些士兵就會困住我嗎?螻蟻再多,它終究還只是螻蟻!”萊納的語氣充滿十足的傲氣,完全不將任何人放在眼里。
“那加上我呢!”晴空之上,一道男子聲音響徹天際,所有人循聲望去,在遙遠的天邊一個黑點越放越大,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出現了黑衣男子的身前。來人大約四十歲左右,一身青色的華麗劍士服裝,有著一頭黑色的長發,尤其是一對放著精光的眼睛。
士兵們還有一些遠處觀看的居民們已經認出這個中年男子,一個個驚呼:“古托大人,我們的第一高手古托大人來了!”古托,號稱恩特帝國第一劍士,絕對的劍圣實力,古托成名及早,據猜測現今差不多有過百歲的年紀。古托的出現,令在場的士兵們更加興奮,有一位強大劍圣坐鎮,就是千軍萬馬也是不堪一擊。
“嗡…!”幾道悶聲響起,多奧與菲特同時喚出了本命之劍,菲特是風屬性劍士,多奧是木屬性劍士。在菲特的一聲大喊之中,他率先動手了。菲特手中那柄長一米四左右寬十公分的青色巨劍上,青光驟然大盛,菲特高舉大劍,暴喝一聲,憑空虛劈而下。
一道巨大透明的青色劍影從他本命之劍飛出,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而黑衣人完全沒有閃躲的意思。就在青色巨劍快要擊中之際,萊納周身一米的范圍突然出現一個暗紅色的球形光圈,青色巨劍撞擊上面發出一身沉悶的響聲后消散得無影無蹤,而紅色光圈只是輕微的顫動一分。
多奧揮起那柄細長的綠色本命之劍,在空中劃出幾個動作古怪的招式,隨后他的速度越來越快,而在長劍之后也出現無數的殘影,最后劍尖赫然指向萊納,無數道劍影連續撞擊在紅圈之上,一陣瑰麗繚亂的光芒之后,萊納還是完好無損的站在那里。
“哼,不知死活!”古托大喝,快速的凝結出本命之劍,那柄深沉的青色長劍一出現四周的壓力驟然上升,所有實力弱小的士兵們只覺得胸口仿佛大石壓過般。古托消失在原地,眨眼間已經出現在了萊納的胸前兩米左右,舉劍就砍下。
“轟……….”如同雷電般轟鳴,交手處亮起極為耀眼的光芒,有青色也有紅色最后化為純白色仿佛第二個太陽一般。
“啊…….”所有距離較近的士兵們已經丟掉武器,蜷縮在地上,古托與萊納的攻擊能量太過強大,將周圍的元素全部激蕩起來,引起了這些弱小本源的共鳴。
而在兩大劍圣交手的下方,我們的主人公伊索正在抱著自己美若仙子的姐姐,一臉慌張的喊著:“姐姐,你怎么了!”那惱人的光線太過強烈,刺得伊索睜不開眼睛,他根本不知道愛麗莎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只得心中祈禱不要被那凌厲的劍氣所傷到。
“不知道啊,可能是他們的戰斗太過強烈,引得我的本源劇烈激蕩,好難過,啊…….”愛麗莎的聲音就在伊索的耳畔,伊索覺得奇怪,外面哀聲一片,似乎有許多的士兵在那痛呼,按理說這些正常人,就連姐姐劍師的實力也如此難過。
“奇怪,我怎么一點感覺沒有??”
愛麗莎的呻吟還在繼續,伊索看不見任何東西,只能在原地守在姐姐的身旁,大約過了一段時間,耳邊傳來劇烈的轟鳴,緊接著四周一片混亂,不斷有木屑和碎石朝著自己二人飛來。伊索用雙手護在姐姐的頭上,低著頭,嘴里不禁咒罵了幾句。突然他感到腰間一緊,一雙大力手臂將他提了起來,伊索覺得他似乎在不斷的升高,最后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在高空之中,而下面的景物在不斷縮小。
“那是……帝都?”伊索看著腳下一個四方形的建筑,他害怕的抬頭一看,頓時嚇暈了。
時間回到剛才,帝都城西的上空亮光差不多持續了一分鐘后,轉而變成了一陣爆炸聲響,青色與紅色劍氣拖著長長的尾巴朝周圍胡亂的迸濺,將四周的房屋全部擊碎。古托身形快速的朝后退,憤怒的看著遠處。
萊納的眼光狠厲,由于蒙面并不能看清是什么表情,他坐在一只背生雙翅,全身雪白的豹子模樣的靈獸背上,而豹子的后退抓著一個人影,轉眼之間變消失得無影無蹤。
愛麗莎發現胸口本源平息下來,那股壓力也逐漸消失了,漸漸恢復的主意識?墒撬l現從剛才伊索熟悉的聲音消失了,不禁睜眼一看,卻發現……
“伊索…伊索…別鬧了快出來,你知道這并不好玩,快出來!”愛麗莎臉色蒼白的看著四周,她的腳下是廢墟一片,急促的呼喚幾聲后,愛麗莎發現了事態的嚴重。她慌張跳出來四處尋找,并不斷嘶喊:“伊索,快出來,你在哪里?”
多奧緩緩落地,目視萊納消失的地方,他不明白為何在那只靈獸的腳下還有一個人,而那個人似乎非常眼熟,但就是想不到是誰。
“伊索…你在哪里?”背后不遠那帶著哭泣的叫喊將多奧的目光拉過去,循著熟悉的聲音他看見了那個驚慌失措的少女,皺眉道:“愛麗莎……”
愛麗莎眼眶濕潤,一雙水眸之中盡是慌亂,極美的面孔白皙一片還掛著淚痕,神情十分凄美。見到自己的父親,愛麗莎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匆忙跑到多奧馬下,哭喊道:“父親,伊索不見了,就在剛才我們兩個在旁邊觀戰的時候,伊索他不見了!”
“伊索不見了?你們兩個剛才就在旁邊?”多奧拖著下巴一陣思索,忽然臉色一白轉向萊納消失的地方,大叫一聲:“壞了!”
16977.
-----【第六章 神秘的地洞】-----
陰暗干燥的地洞內,伊索緩緩的超前爬動,在他的身后有一絲微弱的光芒,那個黑衣人萊納就跟在他的身后。
伊索有點恐懼,畢竟這個大陸至尊地位的劍圣可是一名刺客啊,如果他一不高興就會宰了自己,他想這樣一個人殺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螞蟻那么容易。
“快點兒!”萊納低喝了一聲,他的聲音有點微弱,但還是充滿了威嚴,不過他好像受了傷:“咳……咳…”
自己不過十二歲的年齡,而且連正常人都不如,從小體質孱弱的他哪能經得起這般勞累,伊索差不多已經在這樣一個只能剛好容下成年人身子的地道里面爬行半個多小時。讓他不得其解的是,剛才那只巨大靈獸放下自己之后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緊接著跟隨黑衣人進入到了這個山洞。
以伊索所了解的知識來看,按理說,這樣一個山洞常年處于陰暗地步,應該是潮濕寒冷的,為何伊索反而到覺得這里空氣干燥,而且越來越熱,幾乎是大汗淋漓了。
“也許是太累,從來沒有這樣的運動過,所以才會出這么多汗吧!”伊索只能這樣想,大約又爬行了十幾分鐘,就在伊索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迎面吹來一陣暖風,要比之前的猛烈些。
“快到盡頭了!币了饔行└吲d,高興的是終于可以爬出這條該死的地道了,果然不一會兒,在后面微弱的光線下可以清晰的看見,洞口就在前方。
從洞中走了出來,面前還是一片漆黑,這里似乎空間變得十分寬敞,那種悶氣的感覺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趁著那絲微弱的亮光,伊索走到石壁面前,氣喘吁吁的坐了下來。在一名劍圣手上,伊索可沒有憑借他這樣的身體能逃脫出去,還不如乖乖就范,至少從一路上看來,這個強大得一塌糊涂的刺客似乎不會傷害自己。
萊納手里握著一顆夜明珠幾乎是從洞里面爬了出來,在滾落下來的時候他劇烈的咳嗽了幾聲,似乎是嘔出什么東西來,伊索不用猜也知道那肯定是鮮血,因為他的鼻子已經聞到了幾分血腥味。
“不要停,走……!”萊納帶著命令的口吻對著伊索輕吼,伊索無奈的搖搖頭,跟著他的足跡一步步搖晃著身體。
“這……”走了一小斷路程,伊索不禁張大了嘴巴,他發現這似乎是一個洞窟,更或者是應該是一個廢棄的地下宮殿。四周的墻壁上面到處都是殘舊破碎的雕刻,而在他的前方隱隱泛著紅光,這些紅光仿佛就如火把般,將腳下的道路都慢慢照亮,而且四周的溫度又升高了那么一點點。
最終,在萊納的帶領下,二人都停了下來。伊索十分震驚,因為他現在所處的環境的確是像書中描寫的那種古老的地下宮殿。據一些文獻記載,上古時候還沒有帝國的形成,那個時候只有部落種族,他們會信仰不同的神靈,然后會建造一種神殿,用來試圖將神靈留在人間。由于年代久遠,這種事情書上記載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說后世人經常找到這些隕落的宮殿,并且得到了一大筆財富。
面前時一個圓形的空曠‘大殿’,地面上的地磚雖然已經坑坑洼洼,但總體上還顯得平坦。整個大殿充斥著火紅色氣息,而在大殿內有許多破舊的石柱子,尤其是在大殿的中央,有七塊明顯是人工雕琢的紅色石頭。這七塊石頭體積相差無幾,大概直徑有半米,石頭綻放著妖異的火紅色,仿佛在石頭表面隱隱燃燒出一層火苗。七塊石頭圍成一個圓形,而圓形內部全是雕刻了各種奇異的符號和文字,這種文字與現金大陸上通用的文字有區別,就像是一種奇怪的圖畫字。
最讓伊索吃驚的是,在他正前方墻壁上的一個高達十米左右的石雕,雕刻的是一個非常英俊的男子,男子的頭上生有雙角,就像山羊的角一般。伊索覺得這個雕刻十分眼熟,仿佛在一本書上見過,但是現在就是想不起是哪一本書上面。
萊納將蒙面的黑布和頭套取下,露出了真容,這引起了伊索的注意。面前的這個劍圣刺客大約三十歲模樣,有著一頭妖艷的火紅色頭發,并且最讓伊索吃驚的是——他簡直太英俊了,精致的五官輪廓,略帶寒意的眼眸仿佛一把利劍一般,神情十分冷峻。
萊納走入那個刻畫奇異字符被七塊紅色圓石圍成的圓形內,對著伊索說道:“你最好在邊上老實一點,不要出聲!”
伊索一愣,立刻滿口回答:“我嗎?哦…好的,我保證不出聲!”
在伊索懼怕的眼光中,萊納盤底而坐,忽然他的身體出現一幅奇異地畫面,只見從他的胸膛部位出現一道類似開口的白色光芒。一團白影憑空出現,正是從那個白色開口內飛出的,白影落在了萊納身前。伊索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有著純白色毛發的可愛小貓,這只白貓氣息十分微弱,瞇著眼睛,輕微地喘著氣息。
“小白,你傷得很重,現在只有這個辦法救你了!”萊納的聲音回蕩在這個密洞之內,伊索怔了怔,他這是在和誰說話呢,我嗎?可是一所覺得自己并不叫小白啊,難道就是因為自己的皮膚白了一點?
“不行,你這樣做動靜很大,你會招來許多的麻煩的!”這個中性聲音的出現令伊索著實嚇了一跳,伊索仔細掃掃四周,但這里除了他和萊納外沒有其他人了?等等……伊索最后將目光落在了地上的那只貌似可愛的小貓身上。
“千萬不要這么做,這樣只會害了你,現在你也受了傷,估計連一名劍宗都敵不過,不要…….”中性化的聲音有焦急,有憤怒,還有哀求!伊索眼珠子都快凸了出來,竟然真是這只貓發出的聲音。
回想起先前萊納所乘坐的那只雙翅豹型靈獸,似乎是有受傷的痕跡,莫非…….?
伊索曾經閱讀過有關靈獸方面的知識,并且還有一段時間入迷過。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人類擁有本源來修煉強大的力量,而靈獸只不過在思想方面基本上低于人類,但也相差不大,有的強大靈獸智慧更是趕超人類。
靈獸的等級劃分為怪獸—妖獸—魔獸—圣獸—神獸,每個等級劃分為上中下三階,每個靈獸體內都會存有靈獸精魄,形狀與圓形鵝卵石差不多,一般存在靈獸的腦袋里面。相對于劍士的實力,怪獸的威力相當一名劍者,依次遞進,而靈獸的身體天賦歷來高于人類,尤其在后期,一只圣獸級別的靈獸絕對強大于普通的劍圣。普通靈獸的價值集中在靈獸精魄,一枚怪獸的精魄價值一百金幣,就算上階怪獸的精魄也只有區區幾百金幣。而越強大的靈獸,其價值卻成幾何倍遞增,一枚上階妖獸的精魄市場價值絕對超過一萬金幣,而圣獸的精魄卻是價值連城,相當于一柄圣器的價值,甚至在某些方面有過之而無不及。
至于神獸?估計所有人都認為,在神靈離開大陸的那一天,整個斯塔似乎是沒有神獸的,近萬年的歷史,所有的文獻上記載幾乎都沒有神獸的痕跡。
一只能夠口吐人言的靈獸,那會是……圣獸!沒想到這只可愛的小貓竟然是頭圣獸,而且這只圣獸伊索似乎根本就沒有在那些書籍上見過?
萊納臉上閃過一絲決然,他雙手平托,很是突兀的,一共四件物品出現在了空中,這四樣物品閃過火紅色的光華,圍繞著萊納的身體四處旋轉。這些神奇的物品造型非常奇特,有類似于長劍,鎧甲,王冠還有一顆‘寶石’。
“就算他們來了,這里是家族的圣地,依靠這個神之法則,任他劍靈的實力,神也會保佑他的子孫!”萊納瘋狂的大吼著,那只圣獸仿佛是嘆息的一聲,它已經不再說話,似乎氣息更加微弱了。
嗡!
“啊……”
地洞之中充斥著萊納扭曲的叫喊,他的胸口亮起火紅色的光芒,這奇異的光芒籠罩在四件物品之上產生了一陣響徹靈魂的轟鳴,伊索匡扶這腦袋,似乎是有什么東西進入到了腦海里面,緊接著眼前一黑,變暈厥過去。
“我的祖先,我偉大的火焰之神,請您允許的子孫開啟你那崇高的意識!啊………”萊納艱難的念出一串咒語過后,最后大喊了一聲,而他胸口的火紅色光芒逐漸拉長,竟然奇異的變成了一把長劍形狀。隨著萊納的咒語,四把物品相繼顫抖,在奇異的火紅色光華之中消融,最后變成了一把粗**粒米,長兩米左右的權杖。權杖的頂端就像一朵造型奇異的花翎,在最起眼的要屬那顆紅色寶石。
萊納眼神熾熱,他神情激動,嘴角不斷的抽搐著。伸出雙手艱難的握住權杖的中心,在他觸碰到權杖的時候整個人為之一顫,似乎靈魂欲要脫殼而出。在他最后一聲吶喊之中,萊納站起身子將權杖狠狠的**到了腳下圓形的中心。
異變發生了!
整個地洞劇烈顫抖起來,而造成圓形的七塊石頭原有的紅光變得更加瑰麗濃厚了,那些符文和字畫全部閃亮起來,整個地洞變成一片紅色的海洋。
“普恩的先祖,請您救救火焰的朋友吧!”萊納雙手合一做出一個虔誠的動作,這些如同流水般的紅光仿佛隨著他的引導,撲向了地面之上的那個白貓。萊納面露喜色,但很快臉色沉了下來,陷入了不可置信當中。
這些優美的火紅色線條更多的是撲向了圓形之外,那靠在墻壁上已經昏厥的孱弱少年。
伊索的胸口閃著一個非常光亮的紅點,忽閃忽現如同星辰一般,而火光就順著這個光線竄涌進去,幾乎大部分的線條是進入了伊索的體內。仿佛是承受了無比的痛苦,伊索臉部扭曲開來,發出一連串的哀鳴,逐漸的他的身體飄向了高空,他的四肢不斷的痙攣。
小白貓幽幽的睜開眼睛,順著萊納的眼光看過去,明顯的瞳仁睜大了許多,中性的聲音疑惑道:“怎么回事?這……”萊納搖搖頭,雖然他無法解釋眼前的這一切,但是好像他的心理有了一個更加完美的答案:“我想…….我想我見到了家族文獻之中所提到的一個異數——天源!”
卡斯努城的西郊,這里有著連綿的小山坳,溪水潺潺,花草盛開。
其中在一座較為平坦的小山低下,忽然空氣變得馬蚤亂不安,一陣直插天際的紅色光柱猶如玫瑰花般盛開,紅光映紅的天空,赤霞萬里,一時間天地變色,電閃雷鳴!大約幾分鐘左右后,紅光隨即消失,大自然的景象又恢復如常,仿佛一切都未曾發生過。
刷!
突兀的一個身影出現在了紅光消失的地方!
一個女人,一個堪稱傾國的美艷女人!
16977.
-----【第七章 第一次源息】-----
感受到一股柔和舒適的力量流淌全身,伊索愜意的瞇起眼睛,他發現自己擁有的本源力量,而這一切似乎是如此美妙。當他發現自己的體內凝結著一道猶如長劍般的光團,而且,他的手中也能出現一把造型優美的長劍。
“幸運的小子,快醒醒!”
天空之中出現一道沉穩而蒼老的聲音,伊索手中凝結的本命之劍隨即消失,四周的一切景象全部煙消云散。當他的眼眸之中出現那個紅發英俊男子的時候,伊索環顧四周,自己還是在這個神秘的紅色地洞之內。
原來這都是夢啊,伊索失望之極,不過細細體會剛才在夢里面的時候,那種感覺似乎非常美妙,總使是一個飄渺的夢境。
萊納將臉龐從伊索面前挪開,放在伊索額頭上的右手收回去。隨即,伊索發現那股自上而下流淌的柔和力量隱退。經過這樣的一幕,伊索的心境變得平穩下來,這個叫做萊納的刺客對自己并沒有敵意,那么自己的人身安危也就沒有威脅了。
“放心,以我劍圣的地位和尊嚴,難道會殺害你這么一個殘廢之人?”萊納輕屑道,他的目光似乎看穿了伊索,讀懂了伊索的心思。
伊索尷尬的摸摸腦袋,承認了萊納的話,一個劍圣是什么地位,連帝王都難以請動的人物,這些強大的劍士高高在上,不會屈尊降貴來對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薄弱少年。仔細的,伊索似乎發現了一絲不尋常,他覺得這里的空氣之中充滿了一些神奇的東西。
這些東西像是粒子一般,這一發現令伊索好奇倍增,于是他更加刻意的去探索。
“好多…….成千上萬,哇!全部都是!”
萊納聽后眼中滑過一絲驚嘆,他問道:“你發現了什么?”
伊索肯定的點頭,喜道:“非常好玩,這空氣之中有很多透明虛幻的粒子,你難道沒有發現嗎?”
這一回答,讓萊納震驚不已,能夠在正常的情況之下感應出這么多的元素之力,那天賦之高不低。雖然腦中十分激動,不過萊納還是平靜的問道:“那……這些粒子,又是什么顏色呢?”
“紅色,如火焰般的紅色!”
“什么?”萊納驚呼出來,全部是紅色的話,那就是火元素之力。這個少年對火元素有如此之高的感應力,這還只是正常情況下。萊納感到自己的心開始顫抖了,這個半大少年的天賦應該是相當驚人了。
“也對,如果真是天源的話,也能說明其天賦卓越!比R納心中肯定一分,于是他走到伊索的面前,說道:“你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力,按照我所說的事情去做!”
伊索正在揮舞著手掌,將這些神奇的‘粒子’拂動,聽到萊納的指示,他還是乖乖就范,不過心中還是嘟噥了一聲,這個家伙要自己干嘛。
“閉上雙眼,集中精神,摒除一切雜念,用你的精神仔細去感應周圍的一切,慢慢的……”
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力…這個萊納所說的方法有些像是劍士的修煉方法——源息。以前伊索聽過父親大人說過,劍士的力量來自于體內的本源,而本源只有通過源息來逐漸變強,而萊納現在所說的動作與當時父親所說的一模一樣。
伊索雙眼閉上了,四周變得一片黑暗,當他精神高度集中的時候,他發現已經有黑暗開始變得模糊了。這個時候,外界萊納的聲音又在響起了:“放平自己的心境,仔細感應周圍的一切,將你所感應到的東西,用你的雙手將它引?br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ofqdz.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hi彩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