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位面之超級大亨-第9部分

”柳濤鄭重的對史政說道,很快電話里傳來一陣鍵盤的聲音,史政果然在網絡尋找博遠集團。
“大史,公司是我從別人手里換來的,剛剛開始起步,目前有一處煤礦,一塊油田,我手邊有幾個人才不過沒有自己人,我想讓你過來幫我!绷鴿嵵氐膶Υ笫费埖。
“你是認真的?”
“認真的,不過你要到西山省來工作一段時間,等到公司上軌道之后,總部會遷到明珠市去。你在這邊工資按我說的來,不滿意我可以再加,房子和車子我也給你們配一套,我真心希望你能來幫我!
“讓我和我老婆商量一下,這個事情我做不了主!笔氛罱K沒有答應柳濤的要求,畢竟他在常市已經工作了一年多了,而且工作很穩定,已經和老婆買房子準備結婚了,而柳濤的公司現在剛剛起步,能不能成還不一定。
“可以,我希望你盡快給我答復,如果可能盡快到崗,我需要自己人!
ps:兄弟們,還差400收藏才到一千,真心跪求兄弟們支持收藏,求票!我會努力的,我真的會很努力的,求破掉各種第一次!
第三十八章 第一次沖突
“兄弟,你可真行,沒想到這才畢業多久就有那么大的企業,我和我老婆以后的幸福日子可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了!笔氛䲣焱觌娫拵缀鯖]有任何的猶豫就和他女朋友說了自己的想法,年輕人總歸還是有一點拼搏之心的,當天晚上兩人就決定為自己的幸福拼一把。于是第二天兩人趁著休息坐車來到了太元市,接車的自然是柳濤。
“阿斯頓馬丁db9,兄弟,厲害!”當柳濤領著史政和他的女朋友姚媛兩人來到路邊史政看到柳濤的車子是驚訝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柳濤笑了笑打開了車門,史政做了進去感受了一下里面的配置,心中也是驚訝不已,頂級配置,這輛車至少需要六百萬左右。
“朋友送的,沒什么好奇怪的,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今晚,盛元酒店,我請客,想吃什么隨便吃!绷鴿χ鴮④囪匙扔給了史政說道:“你知道我的開車技術,現在還沒有駕照,你來,如果覺得合適車送你了!
柳濤的一句話差點把史政的臉都嚇綠了,尤其是他的女朋友姚媛。姚媛家是常市人,經濟條件雖然好,可還沒有好到這幾百萬的車說送人就送人的地步,這得是多大的土豪!史政接過了柳濤的鑰匙,坐在了駕駛的位置上,感受了一下,贊嘆了一句,好車。
“你小子沒有駕照也敢在路上跑,也不怕交警把你給扣了!笔氛贿呴_車一邊笑著對柳濤打趣道:“盛元酒店,五星級大酒店,看來你小子真的發達了,媛媛,今天我們使勁吃,反正這小子現在估計窮的也就剩下錢了,把我們平時一輩子都吃不上的鮑魚海鮮什么的,我們點兩份,吃一份扔一份!
“我說班長,錢也不是這么花的,你還是好好開車吧!绷鴿迒手槍κ氛f道,自己人就是這點好,說起話來沒有那么多的拘束,同時看著路邊的交警,指了指車對史政說道:“你要是在一輛桑塔納上上一個這個車牌,我估計你在整個西山省橫行都沒有人會去查你一下,更不要說你開著阿斯頓馬丁了!
車牌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征,王海不是西山省最有錢的那個人,但是絕對是那里面的之一,有一個牛b的車牌自然是不在話下,送給柳濤的這個車牌除了開頭兩個是字母之外,剩下的都是三個8,能有這種車牌的人,除非對方肇事,否則交警也不會閑的蛋疼去查你。
“有錢人就是好,我又想到了以前那個經典的笑話,等我有錢了,我買一輛寶馬,一輛奔馳,一個在前面,一個在后面,我在中央騎自行車,看來你小子要不了多久就能實現這個宏偉的目標了!
“行了,別調侃我了,也不怕嫂子笑話!绷鴿χ牧艘幌率氛募绨,他明顯的能夠從史政的語氣之中聽出了嫉妒之意,兩人在一個平臺上起步,卻有著天壤之別的機遇,柳濤笑著說道:“這次來了就別回去了,你和嫂子現在太元市玩幾天,下周一正式上班,你和嫂子就給你配一輛車好了,車系什么的你們自己選,然后找我報銷就可以了!
“至于房子的問題,我想我們在西山停留的時間也大概就一年左右的時間,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和嫂子租房!绷鴿χ鴮κ氛f道:“等到了明珠市在統一配一套兩環以內的住房,”
“你小子錢多燒的是吧?”史政一臉凝重的對柳濤說道:“公司剛剛起步,需要大量的錢,我和你嫂子在公司附近租個房子,也就不用配車配房了,等到了明珠市再說吧。行了,我們先去吃飯!
“你們兩個就不要再爭了,我們到了這里就按照公司的規定來吧,反正我們在這里也只認識小濤一個人!币︽伦诤竺嫘χ鴮扇苏f道:“好好開你的車,今天總算是滿足你開豪車的愿望了!
盛元酒店,這是一個全國性的連鎖酒店,也是太元市內為數不多的幾家五星級大酒店。酒店處于太元市的近郊,現在正是中午飯的時間,酒店的門口的停車位上也到處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豪車。史政駕駛著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車位停了下來,三人就向著酒店走去。
“先生,幾位?”柳濤對衣著一向沒有什么講究,以至于現在身上還穿著普通的幾百塊錢的衣服,至于史政和姚媛兩人更是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了,服務員的臉上多多少少的帶有一絲的不高興,很顯然柳濤并沒有注意到這些,而史政和姚媛的兩人多多少少的有些尷尬。
“要不然我們換一家?”史政壓低了聲音對柳濤說道,畢竟三人一走進來酒店那些人的目光都是射向了這里,柳濤只顧走路自然沒有注意,可是出生貧窮的史政對這些確實十分的敏感,一下就覺得不自然了,姚媛家雖然不錯,可也只能是不錯,自然也能感覺到。
“行了,別給我省錢,怎么說我們也是六年沒有見面了,這一頓你和嫂子想吃什么點什么,不要給我省!绷鴿话褤ё×耸氛募绨蛐χf道,同時找到了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對不起這張桌子是我們的!绷鴿艅倓傋聛,一對衣著考究的男女就走到了柳濤的桌子旁邊伴著臉對柳濤說道:“請你讓開,這張桌子是我們的!
“呵呵,我來的時候可沒有發現有人坐在這里?”柳濤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兩人,女的長得十分的漂亮,高挑的身材,穿上了十厘米的高跟鞋竟然超過了一米七,兩腿挺拔的長腿穿上黑絲顯示出了無盡的誘/惑,而旁邊的那個男的,很顯然是個典型的公子哥。
“讓你離開就離開,哪里來的那么多的話?”那名男子很顯然不耐煩了,聲音陡然之間提高了幾分,頓時讓史政而后姚媛兩人的臉紅了下來,史政拉一個柳濤的衣服被柳濤一下按住了。
“服務員這張位置有人預定嗎?”
服務員站在那里一動不動,柳濤的問題一結束,幾乎下意識的回答沒有。柳濤嘴角一勾,拿起了桌子上的菜譜啪的一聲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對著那名年輕人厲聲說道:“你既然沒有預定憑什么說這張位置是你的?趕緊給我滾,哪來的滾哪去,別在這里礙眼,污染了空氣,我覺得連呼吸都覺得臟!
“你一個窮鬼還想在這里吃飯?你吃得起嗎?”
“當然吃不起,不過我有這個,我倒是想要問問盛元的經理,我能不能在這里吃白食!绷鴿统隽俗约旱腻X包隨手抽出了一張卡扔在了桌子上,頓時把原來還在笑著等著看好戲的服務員嚇得面如土色。
ps:我看了書評,能回答的我都回答了,至于能不能讓大家滿意我就不知道了,我實話可能是我思維太過于簡單了,總之,推薦期間希望能過一千收藏,上一本就是沒過,今天周三了,還差300收藏,求兄弟幫幫忙!多謝!
第三十九章 有錢你也不能得罪
柳濤擺在桌子上的卡赫然就是盛元酒店的頂級vip至尊卡,這張卡還是和劉豪一起喝酒的時候無意間說以前自己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天天去盛元這種五星級大酒店享受人生。王海和劉豪兩人狠狠的把柳濤嘲笑了一頓之后,這張卡是劉豪送給柳濤的。當時還告訴柳濤,這張卡拿到盛元去白吃白喝都沒有問題,柳濤也沒有當真,沒想到今天竟然有機會用上了。
“服務員,讓他趕緊離開別站在這礙眼,把你們酒店的招牌菜一樣給我來一份,不要想著錢,不差錢!绷鴿掌鹆俗雷由系闹磷鹂ㄐχ鴮γ媲澳莻面色鐵青的男子以及一臉驚訝的服務員說道,同時從口袋里摸出了一沓鈔票扔在了桌子上:“這是你的小費,下次記住了,既然敢進這個門他就一定有本事在這里消費,不要從衣著上判斷一個人!
“先生,請您稍等!蹦敲琅⻊諉T也是臉色一動,連忙收起了桌子上的菜單,同時把錢推給了柳濤,她是盛元的老員工了,眼看著就要升大堂經理了,她怎么可能不認識盛元的這種頂級的vi至尊卡:“先生,我們酒店拒絕收小費的,請先生稍等片刻,酒菜馬上就來。這位先生,請你跟我到那邊就餐吧!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張酒店的貴賓卡嗎?就他這種貨色怎么可能擁有你們盛元酒店的vip至尊卡,難道你們盛元已經墮落到了這種地步了嗎?我不走,我就要這張桌子!蹦敲贻p人的臉上的肌肉使勁的抽動了幾下,他也不是不識貨,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他現在只不過是在強詞奪理罷了。
柳濤剛剛隨手從口袋拿出了一沓錢扔在了桌子上,能在這里就餐的自然都不是普通人,一眼就能夠看出那里的錢有多少,至少也是四位數。能夠隨隨便便的拿出四位數的錢給別人做小費的人,怎么可能拿出一張假卡?
“先生,能夠擁有這種卡的人,在我們盛元開看來都是至關重要的客戶,如果先生不想就餐的話你們可以離開,請不要在這里無理取鬧!狈⻊諉T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起來,她自然知道擁有這種卡的人在酒店的那些高管的眼中代表著什么?梢哉f柳濤的一句話就決定了她的生死,如果柳濤今天沒有用餐,而是選擇了離開,也就宣判了她的死刑。
“小哥,今天我請我的老班長吃飯,心情還算是可以,不打算和你計較。如果你在這樣鬧下去,你就要仔細考慮一下你要付出的代價了!绷鴿湫χ鴮δ敲贻p人說道:“你現在可以選擇離開,如果你還是在這樣繼續堅持下去的,恐怕后果就不是你能承擔得起的!
“哼,我陳龍在西山的地界怕過誰?你算是哪根蔥?”
陳龍終于感覺到自己的臉面上掛不住了,忍不住的爆出了自己的家門,聽到陳龍這兩個字所有人都是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陳龍在西山省也算是一霸的人物,在西山省也算是橫著走的人物。原因?他的父親陳輝騰是西山省的首富,整個西山省有20%的煤礦是他們家的,而且他們的家族企業還涉及到了西山省的各個方面,總資產也在西山省排名靠前。
“小子,現在離開我可以不計較,不過下一次在遇到我可就沒有今天那么好的運氣了!标慅埖哪樕祥W過了一絲的得意之色,畢竟在西山省他陳龍得罪不起的人屈指可數,而柳濤很顯然不是其中的一個。
史政和姚媛兩人何曾見到過這種場面,兩人都已經完全愣住了,直到陳龍爆出了家門史政才反應了過來。史政連忙拉了一下柳濤,想要拉著他離開,可惜柳濤已經不是以前的柳濤,如果在沒有阿爾法之前可能對這些根本沒有任何的想法,但是現在,這些人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華夏首富?有什么意義?幾十件文物就能夠搞定的事,代價只不過是幾十萬,數百萬的能量點,對手中有個大煤礦的柳濤來說這個算事嗎?
“行了,原來你是陳輝騰的兒子,我說誰敢在西山省這么囂張!绷鴿χ鴮﹃慅堈f道,同時站到了陳龍的面前:“不要以為你家有幾個錢就敢那么囂張,這個世界有的是你得罪不起的人。錢不是萬能的,有些人得罪了,你有再多的錢也沒用!
“你最好考慮清楚要不要得罪我,否則后悔就太遲了,不妨告訴你,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你一家有錢,況且你家的錢根本就不算多!
“小子,你找死!”陳龍長那么大什么時候被人這么瞧不起過,大罵了一句剛要揮出拳頭去揍柳濤,突然一只手從后面拉住了陳龍。
“陳公子,給我個面子,今天的這頓飯我請了,樓上另外還有一個雅間,陳公子賞個臉!币幻嫠氖鄽q的富態中年人站到了陳龍和柳濤的中央,笑著對陳龍說道,而陳龍的身后一名保安拉住陳龍的手,不管陳龍怎么掙扎都無濟于事。
“柳先生,是在不好意思,今天的這頓飯我請了!蹦敲心耆诵χ粗鴿f道,同時掏出了身上的名片雙手遞給了柳濤:“鄙人盛元酒店的西山省的總經理,王福志,實在不好意思打擾到了柳先生用餐,鄙人感到萬分的抱歉!
陳龍聽到王福志的話雖然也是一臉的憤怒,可是最終還是放下了手臂,這個王福志他是知道的,在他的面前他可不敢放肆。這也是他今天為什么能夠忍住的原因,因為這里是王福志的地盤。這個王福志連他老子看到也要恭恭敬敬的,更何況是他一個后生小輩,而且他老子也不止一次的囑咐他不能得罪王福志。
“好,今天給王叔一個面子,這筆賬我們以后再算!标慅堉澜裉鞜o論如何是找不回場子了,只能撩了一句狠話就拉著自己的女伴離開了,四周人都是目送著陳龍離開,一臉驚訝的看著柳濤。
“既然事情都解決了,那鄙人也就不好再打三位的用餐,柳先生,那您請慢用,如果有任何要求可以直接打名片上的電話,鄙人隨叫隨到!
“那就多謝王經理了,王經理,請!绷鴿粗媲耙荒樅吞@微笑的王福志,心中也是泛起了波瀾,這人到底是什么人?沒想到連那么囂張的陳龍在他的面前也是大氣都不敢出。
“三位,慢用,鄙人就不打擾了!蓖醺V拘χ鴮α鴿f道,同時快步的跟上了陳龍,在他的耳邊輕語道:“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你一家有錢,有些人你不是有錢就能得罪起的,不要給你爸爸惹麻煩!
“王叔,這人是什么人?”陳龍一臉詫異的看著王福志。
“什么人我也不知道,總之他的手里能有劉公子的貴賓卡,能開著阿斯頓馬丁,車牌又那么扎眼,你最好不要惹他,否則會給你父親帶來不小的麻煩!蓖醺V疽彩穷H有深意的掃視了一眼柳濤說道。
第四十章 陳氏集團
柳濤帶著史政,姚媛從生盛元出來的時候,史政終于相信了眼前的這個同學成了億萬富翁。史政已經收起了自己的玩笑之心,不管怎么說同學發達了第一個想到要自己來幫忙,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出生農村家庭,家庭條件還屬于特別差史政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這個機會,而姚媛看到自己的男朋友有如此強勢的同學,自然也是既興奮又震驚。
“大史,這是我們博遠集團的執行總裁李波,這位是財務總監文雅!绷鴿诙炀蛶е鴥扇藖淼搅斯緢蟮,他們一個將作為李波的助手,一個將在財務部們供職。李波和文雅聽說兩人是自己頂頭上司的老同學自然也是不敢怠慢,熱情的和兩人寒暄。
“好了,你們也不要那么拘束,你們都應該知道我不擅長經營公司,所以我不會管你們如何的管理公司,但是我只需要你們記住一條,那就是掙錢。當然公司效益好了,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們,我可不想做萬惡的資本家!
“柳董放心,我們一定好好努力,一定會讓公司更上一層樓!崩畈ㄟB忙應道,對李波來說可以說他的命運是一步登天了,雖然知道柳濤給自己找的這個副的執行總裁是什么意思,心中卻沒有絲毫的不滿,畢竟這間公司是老板的,他想要怎么做都可以。
財務部乃是整個公司的重中之重,文雅也是從小職員一步步的爬上來的,自然明白這里面的條條干干。柳濤雖然說自己不想做萬惡的資本家,可是沒有一個資本家會嫌棄自己的錢多,柳濤剛剛接手這家公司,自己的手中沒有兩個可以信的過人自然是不可能。對于姚媛的到來她早就有了心里準備,反正她不做假賬,到時候就算是公司倒閉了,以她的實力跳槽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
柳濤安排好了一切之后,就準備離開公司。阿爾法夜以繼日的合成能量,用了三天的時間如今的能量點也正好剛剛足夠消耗,三天只不過攢下了可憐的兩千能量點,隨著合成的速度越來越快,消耗的也越來越快,而據阿爾法推測,如果不多制造能量合成器,恐怕能量的合成就跟不上消耗了,必須要加快掠奪位面的計劃了,好在柳濤已經在東牟縣找到了屬于自己的煤礦,雖然開采效率不高,可蚊子再小也是肉。
陳氏集團的公司總部,陳輝騰的也是黑著臉聽著手下的人向著自己匯報什么,隨著手下的人匯報的越多,陳輝騰的面色也就越難看。陳輝騰沒有讀過什么書,可以說陳氏集團是他白手起家的企業,改革的浪潮讓他成為了最早富起立的那批人,如今在西山省這個地界上,誰不賣他三分面子。
“照你這么說,那個姓柳的剛剛成立的博遠集團就是以從我們對手的手上拿到的瑤山煤礦為基礎的了?”陳輝騰是以煤礦起家,自然明白擁有了一個大煤礦代表著什么,如今的地球是能源地球,可以說誰的手中控制了能源,誰就控制了主動權。
“據我們工商局的人說,博遠集團的如今控制在手中的有瑤山煤礦,還有一塊南洋的油田。陳總,我調查過這兩家公司原本是屬于兩家公司的,一個是衛氏集團,還有一個南洋的霍氏集團,兩家公司是在同一天轉移到柳濤的手上的!
“這么說來這個小子很有可能是衛家或者是霍家的人了?”
衛霍兩家的勢力很大,可是不是什么人都怕他們的,他們兩家固然是財團,可是在華國這個社會里,你再有錢也要夾起尾巴做人。這兩家很有錢也很有名聲,可是問題就在于他們從不涉及政治,在西山省的這一畝三分地上,他陳輝騰未必會怕過誰。不過有些對手,他必須要慎重的進行抉擇,有些事做了到底值不值?
“不是,從我們目前搜集到的情報來看,衛霍兩家自從把這這兩處礦場轉給了他之后就沒有再做任何的聯系,而他開的車是王海的車。他手中拿的盛元的貴賓卡卻是京城劉豪公子的貴賓卡,不過這都是在柳濤送給了對方三匹汗血寶馬之后的發生的事!
“京城的劉豪?京城的柳家乃是軍人世家,雖說騎兵已經退出了歷史的舞臺,不過他們家好馬這一點倒是不假,這小子送禮倒也是送到他們的心坎上去了!标愝x騰的的臉上的肌肉抽動了一下,一匹名馬的價格絕對不低于一輛超級豪車,更關鍵的豪車你可以買到,名馬不是你想買就能買的。
“陳總,還有一點比較奇怪,最近博遠集團終止了一切和他們有關系的煤炭出售計劃,就連南洋那邊據說也開始有計劃的儲存一部分庫存。我還打聽到,這個柳濤似乎掌握了一種凈化能源的技術,可以是煤炭燃燒的更加充分,產生更高的熱值,污染更小,而且他們最近正在和政府商談建造實驗室和倉庫事宜!
“噢,瑤山煤礦出來的煤雖然是貧煤,可是數量也是十分的可觀,每年可以帶來不小的利潤,這小子竟然敢因為一個莫名其妙的技術就停止了銷售,看來他的手中真的有這樣的技術?”陳輝騰的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他自然知道這個技術代表著什么,如今整個地球都在高喊節能減排,節能減排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煤炭,石油等碳資源的使用。
如果博遠集團真的能夠提高碳資源的燃燒的熱值,減少碳資源燃燒帶來的污染,那么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博遠集團會成為這個行業的絕對翹楚,沒有之一。陳輝騰想到這里無論如何都無法平靜下來,對于陳氏集團來說碳資源絕對是其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如果博遠真的有這項技術,無論如何都要掌握在陳氏集團的手中。
“你現在安排人去查一查博遠集團到底有沒有掌握這種技術,另外想辦法從他那里調一車煤過來好好研究一下,他們的煤是否如同他們所說的一樣!标愝x騰想了想對自己的秘書說道:“另外,讓人好好查查這個柳濤的底下,竟然敢讓龍兒吃了大虧,這個仇不能就這么算了!
“陳總,那坪山村拒絕拆遷的事我們應該怎么做?”
陳輝騰聽到拒絕拆遷四個字頓時臉色一變,狠狠的掐滅了手中的香煙,惡狠狠的說道:“這是該怎么做就怎么做,難道還需要我教你嗎?”
第四十一章 討董
東牟縣,柳濤再一次來到了三國的位面,阿爾法的需求越來越大,每天消耗的能量點也達到了恐怖的五千,而每天合成的能量點也只有八千,每天只能夠節約三千能量點,而這個消耗還在一直向上升。以瑤山煤礦的一日的產量根本就不足以支撐阿爾法,沒有辦法柳濤只能夠繼續加快三國位面的掠奪計劃,好在東牟縣本身就有一個巨大的露天煤礦。
“三弟,不負所望,這次我從丹陽也是招募了五千精兵,不過三弟給的錢全都用完了!睎|牟縣縣衙,前往丹陽一個多月的太史慈終于回來了,跟著他一起回來的還有招募的五千丹陽精兵,這也讓柳濤欣喜不已,三國最好的兵員就是丹陽兵了。
“錢用完了我們可以再掙,如今我們也是兵強馬壯,只要等待時機一到,我們就可以大展拳腳了!绷鴿F在毫不在乎錢,酒和鏡子在這個位面還是十分暢銷的,黃興已經加大了收購的量,而現在東牟縣的糧草是堆積如山,府庫更是被錢財堆滿了,東漢的金餅和銀錠柳濤現在已經沒有興趣拿出去換錢了,沒有任何的意義。
“什么?黃金和白銀你合成能量點之后竟然會消失?那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我?”當柳濤把阿爾法扔到了府庫之后,第二天府庫之中的五十萬兩的白銀和兩萬兩黃金消失的無影無蹤,得到了阿爾法的答案無疑是五雷轟頂。
阿爾法似乎一點也不明白柳濤為什么要暴走,反而是一臉無辜的看著柳濤,半天才說道:“老板,碳資源在我們生活的星系屬于污染資源,所以可利用的價值并不大,而黃金和白銀只是一種比碳資源要稀少的礦產,在我們看來也是一錢不值,只不過黃金和白銀里面可以利用的元素比較多,合成的能量點很高而已,其他的在我看來沒有任何的區別,都是垃圾!
“你說垃圾?我真想砍死你,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把這些黃金和白銀拿到地球上去能夠換多少錢?我可以瞬間成為一個讓人仰慕的億萬富翁!”
“老板,請你記住你已經是一個億萬富翁了,所以完全沒有必要心疼這些黃金和白銀,況且錢買不來能量點,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隨時可以為你制造大量的黃金和白銀!卑柗ê鼙梢暳鴿南敕,現在什么最重要?絕度不是錢,而是能量點。
“不用懷疑我,我可是多功能制造車,只要給我充足的能量點,我甚至可以為你制造一顆星球,一個星系也不是不可能的,更不要說白銀和黃金了!
“你告訴你合成了多少能量點?制造同樣比例的黃金和白銀你需要多少的能量點?”
“十萬,我一共合成了十萬能量點,不過制造相同比例的黃金和白銀,我需要大概五十萬的能量點!卑柗ê芸旖o出了一個幾乎讓柳濤崩潰的答案。柳濤想想也就算了,反正現在自己也就這樣了,錢都已經被阿爾法給吞噬了,追不回來了,好在自己手中還有無數可以換錢的寶貝在。
“十萬能量點,現在你趕緊給我制造一個能量合成器,我要去南洋一趟,把你扔到石油倉庫去,這樣一來我們就不用再為能量點發愁了!
不管怎么樣,有了十萬能量點也終于讓阿爾法可以多制造一個能量合成裝置了,這樣一來就可以利用起南洋的石油了。同樣都是碳資源,石油的利用效率可是煤炭的十幾倍。如今僅僅只靠著一個瑤山的煤礦是絕對沒有辦法支撐著阿爾法日益增加的龐大的消耗。用阿爾法的話來說最好還是用黃金等貴重的資源來合成,可惜柳濤現在還沒有奢侈到用這些貴重金屬去給阿爾法合成。
東牟縣,如今一切都已經進入了正軌,柳濤如今也沒有什么名聲,即使派人廣招天下豪杰義士,并且在東牟縣貼出了招賢令,可惜招攬到的人才都是一些及其普通的人才,甚至連一個出名的都沒有。不過這也大大的緩解柳濤的壓力,如今距離東牟縣城的不遠的牟山的煤礦已經開始開采了,大量的煤炭也都被存儲了起來,阿爾法也在利用者這些煤炭不斷的合成能量,好在這些人的餉銀可以用糧食支付,否則柳濤早就破產了。
“主公,出大事了,如你所說的一般果然曹操開始傳召天下英豪共討董卓了,響應曹操的一共有十八路諸侯參與這件事,如今他們各自帶著多則三萬的兵馬,少則一兩萬兵馬正向洛陽會盟!绷鴿鹊陌贌o聊賴的時候,太史慈終于送來了一個讓柳濤激動不已的消息,在三國位面等了許久,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好,終于等到這個機會了,哈哈,終于等到這個機會了!绷鴿粗种械那閳蠛腿龂萘x之中出入的并不大,也終于是放心了。
“大哥,二哥,我們也點兵出征,跟著諸侯的大軍去洛陽轉一圈!绷鴿B忙對太史慈和典韋說道,兩人連忙應諾下去點兵。
如今東牟縣也有超過了兩萬余的人馬,其中三千余人是精銳的騎兵部隊,好在柳濤不缺錢和黃興合作能夠有源源不斷的糧草運到東牟縣,太史慈和典韋帶人剿滅了兩伙劫道的山賊之后,整個世界都已經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人敢對東牟縣產生任何的想法,東萊郡的郡守也對此事睜一眼閉一眼。
東牟縣為這一天,早就已經開始準備了,大軍出發的命令下達,一萬的出征大軍就已經準備妥當了,管亥又被關榮的留了下來,如今東牟縣可是柳濤的根基所在之地,自然不容的出現任何的疏忽,故而留下了一萬精兵,其中兩千余名丹陽兵。
“管亥,張鶴,大軍出征在外,東牟縣的一切就交給你們,務必記住,東牟縣不能丟,丟了我們就徹底成了無家可歸之人了!
“主公放心,只要我管亥在一天,東牟縣就丟不了!惫芎ズ蛷堹Q連忙應道,管亥現在也算是徹底的認同柳濤了,跟著柳濤日子只會越來越好,如果東牟縣丟了,他們好不容易等來的幸福生活可就徹底的消失了,管亥是絕對不會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好,你們務必要好好合作,守住城池,等我大軍得勝歸來!
“請主公放心,我等定會守住城池,不會出現任何差池!惫芎ズ蛷堹Q兩人連忙應道。
(我很慫,有些不敢看書評,不過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會看的,求支援,求各種各樣的支援,謝謝各位的支持!)
第四十二章 盟軍老好人
有些人天生就不是大英雄,或者說生來就不是做英雄的料。柳濤想要在三國這個亂世擁有自己的地盤,除了投靠一方軍閥之外,另外就是自己稱王稱霸了,不過很顯然第二條路注定會走的很辛苦。柳濤早就已經計劃了好了,這次諸侯會盟討董絕對是一個機會,這其中的機會是你絕對無法想象的,火燒洛陽城,這要毀掉多少寶貝。
五十萬兩的白銀和兩萬兩的黃金讓阿爾法獲得了十萬點的能量點,如果想要用這個位面的資源成為自己堅實有力的支撐,柳濤必須要依靠阿爾法建立一個位面輸送通道,而建立這個位面輸送通道需要一千萬的能量點。柳濤已經有地球位面的計劃,如今手中握著一個煤礦和油田,而三國位面更有無數的能源等著自己去開發,自己可以迅速的依靠能源站穩腳跟,這個世界說白了還是一個能源世界,貧礦國家必須要看別人的臉色才能活。
如同歷史記載的一樣,柳濤帶著軍隊趕到酸棗會盟的時候也讓這些諸侯們小小的震撼了一把,畢竟一個縣令能夠帶著一萬的精銳人馬前來會盟,這確實讓人無比的震撼。不過柳濤畢竟是一個小小的縣令,而且沒有什么名聲,自然是影響不到什么大局,在諸侯之中自然也是沒有人管他的意見,只有曹操還有一個同病相憐的劉備對柳濤那是另眼相看。當然柳濤也是投桃報李,曹操那邊送了幾瓶烈酒,至于劉備,那就是有事要說了。
“玄德能的柳縣令如此看中,實在是心中有愧,此等重禮玄德是不敢收,也不能收,還請柳縣令收回去!绷鴿弥股业竭@位皇叔的時候,第一次看這種方面大耳,雙手過膝的皇叔,心中卻在想要不要給這個皇叔來個特寫什么,不過想想也就算了,這個時候拿出手機拍照,估計會被眼前的這三兄弟給干掉吧。
“玄德兄怎能如此?莫非是瞧不起在下?一口一個柳縣令叫的不是生分?”柳濤連忙笑著對劉備說道,同時眼睛掃視著劉備。這個劉備果然是感情動物,柳濤的一句話下去就開始飆淚了,看的柳濤心中也是一陣感動,拉著柳濤的手就說他的辛酸往事,漢室興衰,讓柳濤心中也有一點明白為什么皇叔一哭,天下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ofqdz.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26
hi彩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