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湘西趕尸鬼事之迎喜神-第11部分

時嚇得磕頭如搗蒜,道:“大爺大爺,我上有十八歲老母,下有八十歲的女兒,如果我死了,就沒有人照顧他們了,求求你,求求你饒我一命,我一定每天給你叩頭上香,每年三節瓜果香燭,您要什么我就給你燒什么。寶馬要不要,我這就叫人給您燒個十輛八輛,二奶要不要……爺爺,您放了我吧,不要再纏著我了…我怕啊…”說完既然嗚嗚地哭了起來。
魏寧聞到一陣惡臭,原來這個吳耗子嚇得居然大小便失禁,拉了一褲襠的屎,魏寧覺得好笑,雖然自己差點被吳耗子害死,但是魏寧卻并沒有要取吳耗子性命的意思,最多也就想嚇嚇他,看差不多了,又問道:“我的喜神呢?”
“在我家呢,我放的好好的,我給爺爺看管著,爺爺什么時候要什么時候就拿去!
吳耗子心里開始疑惑,人都死了,還管自己的喜神干嘛。
吳耗子這才微微抬起頭來,發現魏寧的墳墓已經挖開,棺木也打開了,在仔細看了看魏寧,發現魏寧面色雖然蒼白,但是卻和常人無異,又對魏寧身后瞅了瞅,發現魏寧身后拖著影子,忽然膽子大了起來,知道魏寧沒死,跳了起來罵道:“好小子,原來你戲弄老子的,你他**沒有死!”
魏寧不答話,只問他喜神在哪。吳耗子剛才在魏寧面前丟了大臉,已經氣急敗壞,哇哇大叫一聲道:“**,老子今天要活剝了你!闭f完撿起地上的鋤頭,就是一鋤頭挖去。
吳耗子自認膂力了得,加上手上又有兇器,欺負魏寧年輕,雖然知道魏寧有些鬼門道,但是此時沒有喜神幫忙,吳耗子膽子大了起來,可是他哪里知道,魏寧這幾年每晚蹲馬步,加上和王駝子練“炁”,早就練就了一身本事,平常幾個大漢是近不了身的,魏寧一個輕巧的閃躲,腳下一勾,雙手一推,順著吳耗子的來勢,一個四兩撥千斤,吳耗子一個踉蹌,身體失重,直挺挺地摔倒在地上,嘴里啃了一嘴的泥。
吳耗子不服,站起來還要打,可是魏寧似乎有一般,不管吳耗子怎么來,魏寧就是這一招,卻百試不爽,吳耗子總是要摔個狗啃屎,幾次三番后,吳耗子知道自己不是魏寧的對手,其實他哪里知道,魏寧是閑他太臟了,不想和他近身接觸,再加上魏寧本性純良,不想傷害吳耗子,如果真要打,魏寧一個照面一個小擒拿就可以讓吳耗子斷筋折骨。
“罷了,我打不過你,你要怎么著都成,我吳耗子認輸了!眳呛淖拥,“我無兒無女,只求你要是有良心的話,每年過節能給我燒幾張薄紙,我吳耗子就算是九泉之下也記得你的大恩!
說完,往土坑里面一躺,閉著眼睛道:“來吧!
魏寧疑惑道:“你干嘛?”
吳耗子啐道:“你他媽裝什么裝,你他媽不就是要找老子報仇嗎,不錯,老子是活埋了你,現在他**活埋老子一次,就算扯平了,咱們今后就兩清了!”
魏寧這才明白,原來吳耗子以為自己是來要他的命的,笑道:“你的命又不值錢,我要干嘛,再說,我這還沒死呢!”
吳耗子愕然道:“你不是來找我報仇的?”
魏寧道:“你雖然很壞,但是你還沒有害死我,如果我殺了你,那不是我犯了殺人罪,我才沒有那么傻呢,你把我的喜神還給我,我們就兩清了!
吳耗子看了魏寧良久,忽然從墳里爬出來,在魏寧面前砰砰砰磕了三個響頭道:“我吳耗子一輩子,干的都是斷子絕孫的活,從來沒有人看得起我,老子也沒懶得和那些臟話的一般見識,但是,今天,老子算是真的服了你了,以后,我吳耗子這條命就算是欠著你的,你以后要我吳耗子辦事,只一句話,老子上刀山,下火海,皺下眉頭,老子就是狗養的!
魏寧也懶得管吳耗子這話是真是假,反正拿回了喜神,他也懶得和這個背尸人糾纏,道:“你把我的喜神還給我就好了。至于刀山火海的,還是免了!
吳耗子點了點頭,恭恭敬敬地道:“跟我來,喜神在我家里,因為還沒有找到買家,我一直沒有出手!
魏寧正要跟著吳耗子回家,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拿起吳耗子的鋤頭,看了看墓碑,走到墳前喃喃道:“丁小姐,雖然身前我們無緣相見,但是你過世了,我們也算是同岤而眠一夜,這晚上多有打擾,不好意思了!闭f完將棺材拉入土坑,又和吳耗子兩人一起埋好了土,在墳前叩了三個頭,才跟著吳耗子回家。
走到吳耗子家里,吳耗子從床底下拖出喜神,道:“就是他了,沒有地方放,只好放在床底了!蔽抑滥銈冏吣_的規矩,所以保管的很好,應該不會出問題。
魏寧走到喜神的身邊,仔細檢查了七竅,忽然失聲道:“不好了,喜神丟了一魄!”
第四十七章 堪輿
魏寧喃喃道:“怎么可能丟了一魄,怎么可能?”
原來,人三魂爽靈、臺光、幽精又稱天地命三魂,天地二魂在人離地三尺處,而命魂則在人身體內,人類生命就是從此命魂住胎而產生的。命魂住胎之后,將能量分布于人體中脈的七個脈輪之上。分別是頂輪、眉心輪、喉輪、心輪、臍輪、生殖輪、海底輪。所以人魂容易離體,也就是我們常說“丟魂”,喜神沒有魂而光剩下魄了,就變成了僵尸,這在趕尸人走腳的時候,時常有可能發生,魄在命魂未離體之前,魄是很難離體的,現在喜神三魂都在,卻偏偏少了一魄,這不是很奇怪嗎?
這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有高人用邪術強行將魄驅離身體,代表就是茅山的養鬼術,還有一種可能是,在這附近有不干凈的東西,將魄吸引過去了。
魏寧先將喜神的七竅封好,防止喜神的魂魄再丟失,可是對這丟失的一魄卻百思不得其解,皺起眉頭,想了半天,掃視了四周,忽道:“你是不是一向都十分愛干凈!
吳耗子道:“我一個孤家寡人,飯都吃不飽,那還有空打掃,平時連臉都懶得洗!
魏寧沉吟道:“這就奇怪了,為什么你家會這么干凈呢?連一只螞蟻都沒有!
吳耗子也想了一想,忽然一拍額頭道:“對啊,我家還從來沒有出現過蟑螂老鼠這類的東西,是挺奇怪的!
“有古怪。你把你的床一開!
吳耗子連忙將床移開,果然,在吳耗子的床底,積了一層細細的水汽,這是正值夏季,干燥非常,自己床底怎么可能會積上水汽呢?
吳耗子也覺得奇怪。只是自己平時哪里會關心這些事情。
魏寧用手指在地上揩了一下,放在鼻子下聞了聞,道,“挖開看看”。
“哎!眳呛淖舆B忙揮起鋤頭,賣力的挖了起來,剛挖了一米多深,魏寧忽道:“停!闭f著跳下坑去,用手小心翼翼地將泥土爬開,果然魏寧用手挖了沒有多久,遇到硬物,魏寧將硬物旁邊的泥土爬開,是一個農家常用的壇子,用紅布蒙著,上面用泥封密封好了,但是卻有一根樹根伸了進去,魏寧打開壇子,拿出一物。
魏寧和胡耗子同時吸了一口涼氣。
原來,里面放著的是個小孩子,應該是沒有出生就已經夭折了,但是眼睛已經被人挖去,耳朵還有四肢都已經被利器砍去,就像古代傳說中的“人彘”。
更為奇怪的,他的肚子上那根臍帶還沒有剪去,和樹根纏繞在一起?瓷先ゼ瓤膳掠挚蓱z。
這是誰在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魏寧不忍目睹了,小心翼翼地將人彘放回壇子,深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下心情。道:“九子孝母,這世間居然真的有人煉這種陰毒的陣法。今天若不是我親眼看見,怎么可能相信世界上居然有這樣喪盡天良的人!
吳耗子一臉迷惘,望著魏寧,道:“什么!
魏寧問道:“最近幾年,你這里有沒有什么特別奇怪的事情或者奇怪的人來過?”
吳耗子想了想道:“沒有啊。這里一直都是我一個人住,你也知道,我這種人,哪有什么朋友!闭f完自我解嘲地笑了笑,道:“不過,好像前年,還是大前年,我記得不清楚了,來了一個瞎眼老頭,非要在我這里住幾天,我原本不干的,但是那人出手大方,給了我一千塊錢,看在錢的份上,我也就在大街上睡了三天,那人在我屋里住了三天就走了,我這里窮,除了這張床,什么都沒有!
魏寧點頭道:“這邪陣定然與這個人有莫大的關聯。對了你這里有堪輿圖沒有!
所謂堪輿圖就是這一代的風水地圖,但是和我們通常意義上的地圖不同,他是依照中國古代風水的理念畫的,所以陰陽先生一般只要一看堪輿圖,便可給人望風定氣,指脈定岤。
吳耗子道:“應該有吧,不過在村長那里,不知道肯不肯借給我們!
“走,”魏寧連忙拉著吳耗子走了。
吳耗子敲了敲村長的門,里面走出一個中年人,一看見吳耗子連忙把門一關,厭惡地道:“滾滾滾,有多遠滾多遠!迸镜囊宦暯o門關了。
魏寧算是知道吳耗子在這里多么不受人待見了。
吳耗子仿佛已經習慣了,又敲了敲門,道:“飛伢子,麻煩有事,我真的有事要找村長!
“滾,你不要呆在我門前,免得弄得晦氣!
吳耗子又喊了一陣門,開始屋里面還回幾句,后來罵都懶得罵了,吳耗子聳了聳肩道:“你看,我說過的,他們肯定不干的。小魏,我們還是回去,看可以想想別的辦法嗎?”
說完拖著魏寧就要走,這個時候,屋里面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你姓魏?”
魏寧知道是和自己說話,忙道:“我叫魏寧!
“那你認識魏求喜嗎?”
魏寧一聽有人提到自己爺爺的名字,連忙高聲道:“你見過他?他是我爺爺?”
“真的,你是辰州魏家的先生?飛伢子快去開門!
魏寧也沒有想到自己爺爺的朵兒這么響,連這個荒村的村長都認識。
魏寧進屋,只見這屋里坐著幾個人,正在看電視,應該是一家人,家里的女人忙著給魏寧倒茶,最后還極不情愿地給吳耗子也倒了一杯。
屋里的老者,看上去六十多歲的樣子,應該是村長,道:“很久以前,大概還是文格前吧,你爺爺曾經給我走過一次腳,所以認識,怎么樣,現在他過的好嗎?”
魏寧神色一黯,老者人老成精,以為魏求喜死了,勾起了人家的傷心事,連忙打了個哈哈,道:“你這個后生伢子,怎么和吳耗子混到了一起,這種人你離得越遠越好!
魏寧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又道:“所以,我想看看你們村的堪輿圖,確定其他八個小孩子的位置!
村長沉吟了半晌,道:“居然有這種事情,你等等,我給你拿去,”不一會兒,村長拿出了堪輿圖,魏寧看了看,點頭道,“我猜的的果然不錯,你看,吳耗子的家在這里,正是陰氣最重的地方,還有這,還有這,這,村長,你趕緊召集人手,將這幾個地方的小孩子挖出了,要是遲了,恐怕就會大事不妙了!
村長拿出一包煙,又遞給魏寧一根,魏寧連忙擺手拒絕,村長抽了一半,才發話:“這么晚了,要是把大家的叫起來,大家肯定有意見的,你非得給我說說這個‘九子孝母’到底是個什么陣,對我們有什么害。否則我不好跟大家交代!
魏寧點點頭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聽我師父提過,這九子孝母,乃是一個非常非常邪的陣,因為他時間長,加上對陰德損是太重,所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有人練過,這應該是第一個!
第四十八章 九子孝母
魏寧頓了頓,道:“九子孝母,就是讓孕婦生出九個小孩,在小孩九個月的時候,用一種藥物打掉,但是,一般九月的小孩已經成型,所以是很難打掉的,何況一共需要九個,所以一般母親在打掉一個兩個的時候就會難產而死,這是這個陣法難度之一。就算母親僥幸生出九個,但是至少也要七八年的時間,一般人哪有時間去等,所以這是這個陣法難度之二。有了九子一母,還需要找到一棵百年九龍槐,這種因為槐樹這種樹是最陰的,時常會受到天雷,所以一般槐樹根本活不了一百年,所以要找到一根存活了百年的老槐樹,所以這是又一難!
這個時候正在旁邊聽的飛伢子忽然插話道:“對了我們村頭就有一顆老槐樹,肯定就是它了!
魏寧點了點頭,續道:“何況還要九龍槐樹,所謂九龍槐就是這槐樹必須有九根根莖,槐樹有個特點,他的根莖的最深處,一定是這個地方的陰眼所在,所以,布陣之人就會在槐樹的最深處下‘子’——吳耗子家便是一處陰眼,其余的八處陰眼,如果我沒有猜錯的,應該是這些地方,現在村長你干凈召集人手,將這八個小孩取出來,然后毀了這九子孝母樹。不然如果這個陣一旦成了,后果不堪設想!
九子孝母,從選子,選樹、埋陰,成型幾乎要跨越一個世紀的時間,而一正常人的最多也就活一百歲,有道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到了陣成之日,估計布陣之人也已經半截入土了,要這個陣還有什么意義呢?所以,九子孝母陣,一直都只是一個傳說,因為根本不現實,所以幾乎從來沒有聽說有人布陣過,但是,魏寧今天卻親眼看見了,布陣人到底是誰,他布這個陣干嘛,有什么目的,這一切都像一個謎一般,纏繞在魏寧的心頭。
但是魏寧此時已經無暇多想了,連忙催著村長道:“村長,您趕緊召集人手吧!
村長一拍大腿,道:“飛伢子,你去村廣播站打廣播,叫所有人馬上去村里的籃球場集合!
飛伢子答應了一聲,飛也似地跑走了。
不一會兒,村長帶著魏寧來到了籃球場,此時大多數的人都睡了,這么晚了被召集起來,已經是一臉不情愿,嘰嘰喳喳地在一起嘮嗑。
看見村長到了,馬上七嘴八舌的叫個不停。村長站在前面,用手壓了壓,示意大家安靜,道:“這么晚了給大家召集起來,是對不住大家,但是,我們村發生了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所以不好意思,耽誤大家了!闭f完示意魏寧上臺說話。
“這小子是誰,怎么沒有見過?”
“對,一定是外地人,上面新派來的政府領導嗎,可是年紀太小了,不像?”
“見鬼,真的是!
農村里面排外的情緒比較嚴重,看見是一個毛頭小子又是外地人,本來就有人不情愿,若不是看見村長的面子,可能三三兩兩的走完了。
“大家安靜下,我來是有一件事情給大家講的,我剛剛發現一個事情,你們村子里有不干凈的東西!
魏寧還沒有說完,下面頓時炸開鍋了,道:“原來是個小騙子,村長你怎么要這種人來我們村呢?”
“是啊,大家散了吧,懶得跟他羅嗦,走走走,都走!
魏寧看見有人一件準備離開,心里一急道:“大家安靜安靜下。真的,我沒有騙你們!
“切!”
“打倒封建迷信,毛主席萬歲!”
“對,打倒封建迷信!
一有人帶頭,下面的人頓時齊齊喊著口號,搞得臺上的魏寧異常尷尬。
魏寧心里一急,從來沒有遇到這種情況,急得抓耳撓腮,這是吳耗子發話了:“大家跟我安靜一下,聽這個后生說完!
“給老子滾,他媽的什么東西!
“對。媽的,這個人怎么也在,村長你怎么回事!
吳耗子一出現,立刻激起了民憤,村長干咳了一聲,道:“我知道大家都不信,可是大家給我個面子,讓這個小兄弟給話講完!
村長一說話,大家安靜了一些,魏寧道:“哪個家里有鏡子的,借我我一個好嗎?”
一個好事的小孩立刻回家拿了一個鏡子給魏寧,魏寧將鏡子借給大家一一照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原來大家在鏡子中的形象都格外的模糊!
原來這個鏡子是可以反映一個人陽氣是否充足的東西,如果一個人陽氣充足,在鏡中的影像自然是清晰的,但是如果陽氣不足了,鏡中的影像就會模糊,越模糊也就就意味著這個人陽氣越少。
這也就是為什么鬼是不可能在鏡子中出現的,它們根本沒有陽氣。
“咦,這是怎么回事,”
“有點古怪,”
村里的女人有照鏡子的習慣,平時鏡中影像模糊,大多數以為是鏡子的問題,買到了假貨,所以也沒有往心里去,這樣群體在鏡子中失真的立即引起了警覺。
又有幾個人拿出家里的幾面鏡子,結果還是一樣。
“這是怎么回事?”
魏寧解釋道:“你們這個村子里面有人布了‘九子孝母’的邪術,正在一點一點的吸收你們的陽氣,如果等這九子孝母成了的話,你們這個村子的人都要被吸干陽氣而死!”
“真的假的?”有幾個封建迷信思想比較重的,開始有些動搖了。
第四十九章 拜師
魏寧點頭道:“我待會便帶你們去將這幾個不干凈的東西取出來,大家看看,就知道我有沒有騙人了!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大家點頭道,“就跟著這個小孩子看看去,看到底能有什么東西!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跟在魏寧的身后,魏寧手中拿著堪輿圖和羅盤,在一處停了下來,道:“應該是這里,來幾個人挖開看看!
幾個大漢不由分說,背起鋤頭就開工,不一會兒,便挖出和吳耗子家中一個一模一樣的壇子。
眾人更加奇怪了,對魏寧不由又信了幾分。
魏寧道:“大家把在場的小孩子都帶回家去,這些東西給他們看見了不好!
幾個膽子小的婦女帶著湊熱鬧的小孩子離開后,魏寧打開了壇子,果然取出一個和吳耗子家中一模一樣的小孩子。
驚呼聲,叫罵聲、害怕聲頓時在人群中炸開,有幾個膽子小的都背過去不停的嘔吐。
這些善良淳樸的村民何時看見過這等恐怖的東西!
“這是一處了”。魏寧點頭道,把東西放回原處,道,“去下一個地方!
忙了幾個小時,魏寧等人終于把剩余的七處小孩挖了出來。魏寧這才道:“九子已經找到了,現在該是找‘母’的時候了!
“我知道,”飛伢子舉手道,“一定在那個槐樹身上!
魏寧點頭道,飛伢子帶著帶著大家來到了村頭的那顆老槐樹處。
魏寧接過村民遞過來的一把砍刀,對著樹干就是一刀,這棵樹居然流出了血,村民又是一陣驚呼。
魏寧又砍了幾刀,眾人這才發現,這可槐樹表面上長得枝繁葉茂,其實里面早就是空的了,形成好大一個空洞,魏寧將這個樹砍開,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原來離地大約一米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女人。
其實嚴格的講,這已經算不上一個女人了,因為她只有一顆頭和一層皮,整個人頭以下便只剩一層人皮,這個人皮被人像農村里面曬牛皮似地攤開,手腳的人皮被人釘在樹心里面,天靈處插著一根錐子。
村民又是一陣嘔吐,這個時候,任再蠢的人也知道,這個一定是邪術了,自己的陽氣定然是這個怪物吸取了。
“媽的,這個是誰搞的,也不怕遭報應!”膽子大的人已經開始罵了。
“造孽啊。造孽啊!
這個九子一母算是找到了,可是怎么處理呢?
其實農村里面遇到這種東西,都知道方法——用火燒了。
因為不管什么怪物、鬼魂也好,僵尸也罷,都是怕火的,用火攻是最有效的,就算是有些道行的鬼怪,普通的火奈何不了,用三味真火也是一燒一個準的。
村長即刻拍板:“燒了”。
魏寧連忙道:“不要!
其實魏寧也知道,用火攻是最好的,但是,用火燒就意味著,這些東西將會身形俱滅,魂飛魄散。魏寧只是不忍心罷了。
“怎么,先生還有其他的方法嗎?”
魏寧嘆了一口氣,只怪自己道行太淺,如果師父在這里,一定可以想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見魏寧不做聲,村長也顧不得了,叫人搬來柴禾,將九子一母集中到柳樹下,澆上汽油,村長帶頭點燃柴禾,頓時村中火光沖天。
“燒掉了,就不會出來作祟了!贝彘L點頭道,“這還要感謝小兄弟,及早發現這些東西,不然我們村…哎…”
魏寧默不作聲,靜靜盯著熊熊燃燒的烈火。
忽然,火勢一暗,火堆中的女人雙眼一睜,整個人居然在火堆中坐了起來!
“小子,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害我?”女尸大聲道。
“糟糕了,尸變了,”村民們謊成一團,長這么大,誰見過尸變呢,頓時間,膽子小的已經做鳥獸散去,就留下了魏寧、吳耗子、村長、飛伢子和幾個膽子大的人。
吳耗子膽子最大,不但不跑,反而將大堆柴禾投入火中,火勢又忽然大了起來。
“你為何要害我,我做鬼也不放過你!”女尸戟指吳耗子罵道。
“等你有機會做鬼再說吧!眳呛淖营熜Φ,又加了一把柴禾,幾個膽子大的有了吳耗子帶頭,也紛紛將身邊可以燃燒的東西投入火中,一個哥們干脆從家中拿出一桶汽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里面扔。
“去死吧。狗們!”
“轟”一聲巨響,火勢大盛;鹈缤黄鹗畮酌赘叩木嚯x,幾乎將整棵槐樹淹沒。
“糟糕,定然是這個女尸吸收了喜神的一魄,才尸變了!蔽簩幮牡。
一念至此,魏寧從懷中拿出五枚銅錢,正是當年王駝子使用過的五帝錢。
這五帝錢是指清朝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五個皇帝的時期制造的銅錢,因為銅錢外圓內方,外圓代表天,內方代表地,中間的皇帝年號代表人,所以“天、地、人”三才具備,如果使用的好,據說可以具有扭轉乾坤的能量,是祝由一脈常用的擋煞辟邪之物。
五帝錢哧溜哧溜旋轉到女尸的頭上,光化五彩,將整個女尸遮住,魏寧大喝一聲,手中結印,女尸頓時被鎮得動彈不得。
原來“九子孝母”陣,是依靠分別將九子布于九處陰點處吸收附近的陽氣,而通過九龍槐為媒,輸送給母尸,一旦母尸練成,九子就會魂飛魄散,是為“敬孝”。喜神那一魄也是被吳耗子床底那一子吸引后,然后輸入母尸。若燒,則這一魄和母尸同時得灰飛煙滅,如不燒,則母煞已成。后果不堪設想。
所幸的是,一則母尸和魄融合時間尚短,根本做不到真正的融合,最多也就是借魄起尸,二則這九子孝母陣所需的時間時間實在是太長了,必須要1年時間,少一天都不成,在母尸未成之際,這九子一母只是尋常的死尸罷了,除了吸食陽氣養尸之外,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不然若真的母尸煉成,又豈是用凡火燒能夠解決問題的。
好個魏寧,一方面指揮者五帝錢鎮住母尸,另一方面拿出尋鄉燈,喝道:“燈盞神燈,一燈二燈三燈,爬山過嶺點燈光,點的亮亮光,照見踉踉轉,左叫左轉,右叫右轉,若還不轉,九牛拖轉,鐵車車轉!
上文提到過,魂魄是很戀舊的,一見尋鄉燈,一團黑氣從女尸的身上出來,魏寧給吳耗子使了一個眼色,吳耗子知機,連忙將喜神從家里抬出,魏寧打開喜神一道竅孔,那道黑氣便鉆進了喜神的體內,魏寧又連忙將喜神七竅封好。
再見那邊,失去了魄的女尸,又重新倒入火中,在烈火中幾乎都看不清身影,但是卻遲遲沒有燒化。
這場大火整整燒了三天才將這九子一母燒成灰,魏寧雖然感慨這九子一母凄慘的遭遇,但是沒有辦法,如果今天不對付她,以后不知道會有多少無辜的人死在這母尸手上。
罪魁禍首應該是那個布陣之人。
從頭到尾,除了那個在吳耗子家借宿過的瞎子,似乎這其中并沒有什么特殊的人出現,但也有可能這九子孝母陣擺了將近六七十年了,即使有人出現過,估計現在也沒有人記得,不管怎樣,這害人的東西總是在魏寧的主持下燒掉了而喜神失去的一魄也順利找到了。
女尸燒掉的第二天,由于在這里耽誤的時間太多了,魏寧已經顧不得休息,馬不停蹄的出發了,全村人提出給魏寧送錢感謝魏寧的救命之恩,但是被魏寧推脫了,魏寧招魂幡一揮,又踏上了送喜神的路。
可是剛出村頭,吳耗子攔住去路。
“你這是怎么回事!蔽簩幇欀碱^,不解的問道。
“撲通”忽然吳耗子一個五體投地,給魏寧跪下了,道:“小師傅,你就收了我這個徒弟吧,我知道自己不成器,但是給你背背喜神,提提東西,我還是自認可以的!
聽到吳耗子要拜自己為師,魏寧覺得好笑,吳耗子一把年紀了,做他伯伯的年紀都有了,居然還拜這個沒有長大的毛頭小子為師。
“我自己都還是徒弟,怎么帶徒弟,再說了,你…我…”魏寧覺得聽到了世界上最荒唐的事情,自己都覺得好笑。
哪知道吳耗子還真認真,砰砰砰給魏寧磕了三個響頭道:“我耗子這輩子做的就是斷子絕孫的活兒,從來都是被人看不起的,只有你第一次把我當個人看,我謝謝你,我這條命是欠你的,你就是要我吳耗子去死,我吳耗子也不會皺半下眉頭,我知道我自己沒有資格拜入你們祝由魏家為徒,我也不求您能夠真正傳我幾招趕尸的法術,我只求能夠留在你的身邊,給你打點打點上下,端茶倒水,就行了!
魏寧見吳耗子一臉真誠,不像是在開玩笑,一整笑容,道:“不行,我道行低微,自己都還是個徒弟,怎么可能收徒弟,這是違反門規的,不行,不行!
吳耗子見魏寧表情堅決,也知道,這趕尸的規矩,一旦收了徒弟,就表示著自己可以開宗立派,從此與師傅劃清界限了。知道魏寧是真的不可能收自己做徒弟的,對著魏寧又是磕了三個響頭,道:“師傅,雖然你不承認,但是我心里已經將你當成我吳耗子的師傅了,只要你有事,一個電話,赴湯蹈火,再說不辭!
魏寧冷聲道:“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我魏家的男兒,上跪天,下跪地,中間跪父母,沒有像你這般膝蓋骨軟的!
吳耗子臉色一陣羞愧,連忙爬了起來道:“我知道了,從今以后,除了你,我吳耗子不會再像任何人下跪!
魏寧點點頭,拍了拍吳耗子的肩膀道:“好好干,以后不要再干盜人尸體這種下作事情,找個好工作,再找個媳婦,好好過下半輩子吧!
說完,魏寧招魂幡一指,帶著喜神走上了趕尸之路。
第五十章 鬼妻
“已經耽誤了好幾天了,如果還不快點,真的就到時候誤了時辰就不好了!蔽簩幮牡,招魂幡一揮,加快了速度。
所幸的是,再接下來的一路,魏寧不再遇到任何麻煩,終于順順利利地將喜神送到了常德,李太太早就在老屋里面迎接了,魏寧按照規矩,收拾了靈堂,然后將喜神的七竅打開,將三魂七竅放出,又做了超度法事,李老太太沒有想到這個年輕的后生居然這般的本事,對魏寧自然是千恩萬謝,因為自己老頭在路上耽擱了幾日,李家不敢再放在家里,怕尸體發臭,當天便出葬了,李家兒子給魏寧結了帳,魏寧也算是挖到了平生的第一桶金,心里自然是高興,更讓他高興的是,自己總是完成了師傅交代的任務,沒有給師傅丟臉。
回想這幾天的經歷,魏寧心中的那個結始終還是沒有解開,對于神秘的布陣人,魏寧始終還是心有余悸,回去問問師傅吧,也許他會有答案,魏寧心道。
魏寧在常德找了家便宜的客房——當然這會兒不可能再去趕尸客棧了,這幾天的奔波勞碌,已經讓魏寧心身俱疲,躺在床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魏寧走了賓館,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前面看見一間磚瓦房,房門前貼著一個大大的喜字,屋檐上還掛著兩個燈籠。這是誰家的結婚啊,魏寧心里好奇,鬼使神差地走了過去。
魏寧剛到門口,房門就打開了,魏寧走了進去,果然是新房,家里的家具什么的全部都是新的,到處都貼著紅紅的喜字,魏寧再往里屋走,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忽然像遇到蛇一般,全身彈了起來。
原來床上有個女人!
魏寧臉色大囧,慌忙道:“對不起,對不起,我走錯地方了,“一時之間不知所措,臉漲得通紅。
少女看見魏寧的窘樣,不由得撲哧一下笑了起來,王度這次才將少女的相貌看清楚,這少女原是長的極美的,粉黛娥眉,星眸瓊鼻,她用手支著下腮,如云的烏發撲滿了大半張床,一對欺賽雪的玉足露在外面,腳踝處閃著兩個十分精巧的腳環,玉趾涂著鮮紅的甲油,不安分的輕輕拍著床沿。
“老公你回來了,我等你多時了!鄙倥鋈粨溥暌恍,若百花盛開,雙目如水,望著魏寧。
“老公,誰是老公,你是誰?”魏寧一頭霧水。
“前幾天我們已經拜過天地了,你忘了?我爹可是把我嫁給你了,難道你不要我了?”少女神色一暗,似乎要哭了起來。
“我們什么時候,我們,我,”魏寧一時之間頭都大了,舌頭打攪,說話都不自在。
“就是那天啊,我們可是有媒人的,那天,我爹、趙阿姨,還有好多人都在場的,你可不許耍賴,你不可以不要我的!鄙倥⑽⑵鹕,魏寧這才發現少女露出半截雪白的胸部,魏寧什么時候看見過如此香艷的場景,連忙扭?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ofqdz.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hi彩分分彩开奖